第111章 拜师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1:47 字数:3259 阅读进度:111/573

沐云槿思忖了一会儿后,余光瞥了眼那风玄道人,又瞥了眼一旁的楚厉。

心中虽然一百个不愿意拜这风玄道人为师,但他刚才的话里,却又透出了许多的威胁和信息。

那黑莲之魂如今在自己的体内,若真的不及时引出的话,恐怕对自己真的会有性命威胁。

还有就是,自己成功的催动了黑莲,便表明自己有希望救出容妃,这是楚厉一直以来期盼着的事情,自己若是拒绝的话,未免有些残忍。

衡量一下后,沐云槿咬着唇,瞪了眼那风玄道人,“怎么拜师?”

楚厉有些诧异的看向沐云槿,紧抿着唇瓣,眉宇间有些的深意,心中似有什么东西,在一滴一滴的融化

风玄道人再听闻沐云槿的话后,狂笑不止,顿觉得解气啊。

刚刚还飞扬跋扈抽自己一鞭子的小丫头,这会儿要拜他为师啊,真是太解气,太解气了

“我告诉你哦,你最好保证教了我功法后,真的可以破解那个阵法,不然的话,我把天都给你捅了!”沐云槿瞪了眼狂笑的风玄老人,眸内藏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风玄道人止住笑,挑了挑眉,挺直着腰板,端坐着,“来吧,三叩首,拜师!”

三叩首

沐云槿面色有些僵持,这师父本就拜的不情不愿的,这老头儿还让她跪下磕三个头,简直是在挑战她的底线。

沐云槿有些为难的视线瞟向楚厉。

楚厉接触到她可怜巴巴的眼神后,莫名有些心疼,其实关于她母妃的事情,本就与沐云槿无关,他与她接触的这段日子里,又怎会不知她是个心高气傲之人。

“走吧。”楚厉垂眸,对着沐云槿开口。

沐云槿一愣,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确认无误后,咬着唇瓣,“你确定吗?”

“嗯。”楚厉点头,眼神坚定。

沐云槿微叹口气,顿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小女子自然也可以!

如今有生路摆在她眼前,她为何放弃不走?

于是一转身,朝着风玄道人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师父请受弟子一拜”

楚厉被沐云槿这突如其来的动作震惊了,幽暗的瞳孔里浸满复杂和惊诧,双手渐渐的握成拳,眸子深沉,面色冷峻冰凉,心底却泛起一丝连自己都未察觉的暖意。

认识这样的一个女子,是否便是所谓的幸运?

连磕了三个头后,没等风玄道人开口,沐云槿直接站了起来,“可以了吗?”

“勉强可以,明日起,你就跟在为师的身旁,学习破阵之法吧。”风玄道人开口。

“要多久?”沐云槿皱眉。

风玄道人挑眉,“看你自己悟性了,悟性高的话,半个月,悟性差的话,半年都未必!”

“”

沐云槿被堵得哑口无言,也懒得在这草屋里待下去,扔下一句,“明天这时候我来找你!”

出了草屋后,沐云槿跳上马车,楚厉跟在她的身后走了进来,看了眼沐云槿,眸中有股说不出的意味。

“那个风玄道人,很厉害吗?”沐云槿边整理着刚刚沾了灰尘的衣服,边开口。

“他是秋叶道人的师兄,曾与空释,秋叶齐名,天下三大高手之一。”楚厉解释道。

沐云槿嘴角抽搐了一下,天下三大高手

所以说,刚才真的是让着她的?

可怎么看,那个老头子也不像是武林高手的样子,不然怎会落魄成这样。

“那看来,我还赚到了,跟着这老头儿学点本事,也不错。”沐云槿自我安慰,心里总算是舒服了一些。

楚厉见她心态如此乐观,忍不住伸手抚了抚她的后脑勺,动作特意放轻,“委屈你了。”

哈?

沐云槿瞳孔微微有些放大,后脑勺传来的轻柔触感让她忽的耳垂有些泛红,以往楚厉说话做事都冷冰冰的,似乎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么温柔的说话。

楚厉这么一说,沐云槿反倒不好意思了,垂着眼,脸颊莫名滚烫滚烫的,“没事,能帮到你就好。”

见沐云槿此时有些别扭的样子,楚厉唇间染笑,如云似烟。

“殿下,先去哪里?”马车外,响起了丁羡的声音。

“绿荫。”

“是,殿下。”

马车行驶了一会儿后,停了下来。

“到了。”楚厉撩开窗帘看了眼外面。

沐云槿点头,出了马车站稳后,才见自己在一家名为绿荫的酒楼门口停了下来,再看了眼四周,似乎自己正处于莘曜城街市中心的位置,此时大街上百姓来来往往,到处都透露着热闹。

收回视线时,沐云槿余光忽的瞟到一侧,视线一顿,偏眸看去时,花月楼偌大的三个字映入眼帘。

而此时花月楼的门口,聚集着拉客的莺莺燕燕,门口为首的,便是那日楚青蔷口中称呼的丽娘。

沐云槿双眼发光,暗叹这一趟莘曜城,真是来的值得了!

“怎么了?”楚厉见沐云槿站在原地不动,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后,微微皱眉,拉着她的手臂,便将她往绿荫酒楼里带去。

沐云槿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进了绿荫酒楼。

“公子。”酒楼门口的小二见到楚厉后,立即迎了上来,又道,“瞿城主在二楼等候许久了。”

“嗯。”楚厉淡漠的点点头,带着沐云槿往楼上走去。

沐云槿边走边拽着楚厉的手臂,“瞿城主,瞿歆瑶也在?”

楚厉低眸看了眼正拉着自己手臂的手,丝毫没有任何的反感,任由沐云槿拉着,点点头,算是回答了她的话。

二楼包厢内。

沐云槿跟着楚厉进去的时候,便见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坐在那里饮着茶,一头青丝高高的挽起,上面插着一支红色的玉步摇,姣好的面容透着一股艳丽和媚态,繁丽雍容。

她便是瞿歆瑶了吧?

“只听说六皇子要大驾光临,却不知还带着红颜知己。”瞿歆瑶低眸一笑,朝楚厉身后的沐云槿看了眼。

楚厉淡淡的看了眼瞿歆瑶,走近几步,从衣袖内掏出一个锦盒,放到瞿歆瑶面前,“他给你的。”

瞿歆瑶瞥了眼锦盒,原本含着笑意的面色一怔,眸色渐渐暗了下来,看着那锦盒,半晌未动。

沐云槿在一旁坐下,赶了一上午的路,此时又饿又渴,也顾不得与瞿歆瑶打招呼,自顾自的倒了杯水。

捧着水杯喝水的过程中,沐云槿余光始终细细的打量着瞿歆瑶,这个女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的妖气。

不一会儿,见瞿歆瑶缓缓伸手,吧嗒一声,打开了锦盒,瞥见里面的东西后,神色淡淡。

沐云槿顺着看了过去,锦盒里是一支精致的梅花白玉簪,简单素雅却又不失清新。

瞿歆瑶将发髻上的红步摇摘了下来,用这支梅花白玉簪替代,戴上后,转眸看向沐云槿,“好看吗?”

沐云槿一怔,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随后有些木讷的点点头,“挺好看的。”

话落,只听瞿歆瑶轻呵一声,似是有些自嘲,“真奇怪,他为何不亲自送来给我”

包厢内一时有些安静。

片刻后,瞿歆瑶取下梅花白玉簪,随手扔进锦盒里,关上锦盒,将锦盒直接扔出了窗外。

沐云槿对于这举动,有些的莫名其妙。

“让你们二人见笑了。”瞿歆瑶朝着楚厉和沐云槿微微勾唇,手里把玩着先前取下的红步摇,“他明知我喜艳丽之色,却送来一支那么寡淡的簪子,真是不将我放在心上啊”

“这么多年了,你还在与他怄气?”楚厉微微开口。

瞿歆瑶轻笑,眼眸闪过一丝讥诮,“我又何尝想与他怄气,是他偏偏要来气我”

“许禾虞这人,可真是块木头。”

话落,瞿歆瑶坐起身来,连声招呼也没打,就出了二楼房间的门。

瞿歆瑶走后,沐云槿云里雾里,暗叹道,这瞿歆瑶,果真是个奇女子,但是却是奇怪的奇

不一会儿,饭菜上齐后。

沐云槿咬了一块排骨,嚼了几口后,想起一茬,“对了,那个老头儿说学他的破阵之法,少则半个月,多则半年,那我这段时间,都要留在这里吗?”

“先留半个月。”楚厉微微开口。

沐云槿点头,想到刚才在外面看见花月楼一事,脑袋里便浮现出楚青蔷的脸,这个活腻味了的五公主,待她查出花月楼背后的秘密后,要她楚青蔷好看!

吃完饭后,沐云槿和楚厉在绿荫酒楼里留下休息。

来到自己的客房后,沐云槿刚躺下,便又立即跳了起来,一拍脑袋,“差点忘记了,我前不久在这买了宅子啊!”

想到那些花了自己不少钱买来的宅子,沐云槿有些欣喜激动,立即穿上鞋子,往楼下走去。

下楼梯的路上,恰好碰见了丁羡。

“皇子妃,你去哪?”

沐云槿做了个嘘的动作,小声的开口,“我去外面逛逛,一会儿就回来,不要告诉楚厉。”

丁羡点点头。

沐云槿跑到楼下后,想了一下那个宅子的方位,对着门口的小二开口,“请问,城西那边,是不是有所名为青府的宅院?”

小二闻言,想了想,点点头,“是啊,青府空置很久了,近日听说被人买走了。”

“那怎么走?”

“出门右拐,走到底就可以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