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冤家路窄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1:30 字数:3288 阅读进度:99/573

沐云槿瞥了眼这多事的楚清,微挑眉梢,“四妹妹大婚,要安慰也是荣王爷去安慰,哪里轮得到我。”

楚清低笑一声,“倒是本皇子多事了,那就先不打扰你们了。”

话落,楚清看向楚厉,又补上一句,“六弟,明日父皇让我们辰时去他那里议事,你可不要忘记了。”

“嗯。”楚厉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便上了停在府外的黑玄木马车。

沐云槿跟着走上了马车。

马车外,楚清看着刚才两人的背影,唇角溢出一抹捉摸不透意味的笑。

马车上,沐云槿趴在窗沿边,看着城外沿途的风景,心里有股难言的情绪在内。

过了不知多久,当马车在水云寺门口停下时,沐云槿有些诧异的看向楚厉,“怎么又来这里了?”

“本皇子找怀远大师有些事情要办,你先自己四处逛逛。”楚厉看了眼沐云槿,随后往马车外走去。

沐云槿撇了撇嘴,坐在马车上,并未下车。

看着楚厉和丁羡往台阶上走去时,沐云槿抿了抿唇,朝着一旁喊道,“紫香”

“奴婢在。”紫香立即走到了马车的窗口处。

“这水云寺附近,有没有什么好吃的?”沐云槿有些无聊,看了眼四周。

紫香想了想,停顿了半晌后,摇了摇头,“具体的奴婢也不清楚,只听沈嬷嬷说,秦太妃特别喜爱吃水云寺的斋菜,说是特别素净好吃。”

“哦?斋菜?”沐云槿挑眉,换作平日里,对着清淡的东西丝毫没有兴趣,但今日嗓子一直痒痒的在咳嗽,听紫香提起这斋菜,倒是有些想吃了。

不一会儿,沐云槿下了马车,朝紫香眨了眨眼,“本小姐今日带够了银子,走,带你去吃斋菜。”

“谢谢小姐。”紫香话落,便跟在了沐云槿的身旁,两人朝台阶上走去。

水云寺门口,此时正有几名僧人在那守着,沐云槿来过几次,那几名僧人自然认得出她,此时见她踏上台阶,便朝她掬了一礼。

“请问,在哪里吃斋菜?”沐云槿问道。

“回禀六皇子妃,进寺后,一直往左走,静心苑内,便是本寺提供斋菜的地方。”那僧人恭敬的道。

沐云槿点头,道了声谢,往左边的静心苑走去。

片刻后,沐云槿站在静心苑的大门前,听着里头传来阵阵低吟的佛乐,莫名的有股沁人心脾的舒心感。

往里走去时,迎面走来一名僧人,“见过六皇子妃。”

“我们皇子妃想尝尝这里的斋菜,劳烦这位小师父准备一下。”紫香道。

“请皇子妃稍等片刻。”

僧人走后,沐云槿找了个位置坐下,紫香也跟着在一旁坐了下来,见桌上摆着茶壶,帮沐云槿倒了杯茶水。

沐云槿嗓子正干哑的难受,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水,顿时一股带着清香的花茶味弥漫开来,润着嗓子,喉间清润了许多。

“师兄,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明日你可以继续陪我练功了。”

“师弟,再等几天吧,你大伤初愈,还是再养养身子,练功之事,一时之间急不来”

“是,师兄。”

沐云槿垂眸喝着茶,听着屋内忽然传进来的两道声音,握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抬了抬眼皮后,只见进门说话的人,正是那日与自己交过手的闻远和明远。

那两人在沐云槿一旁的桌子上坐了下来。

沐云槿暗道一声倒霉,右手撑着脑袋,脑袋偏向左边,尽量回避那两人几分。

片刻后,几名僧人给沐云槿端了满满一桌子的斋菜过来。

“请慢用。”一名僧人朝抚了抚身,便走了出去。

沐云槿看着满桌子素净的菜色,添了添嘴唇,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青菜,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吃完一口青菜,沐云槿又拿勺子舀了一口嫩豆腐,吃进嘴里后,依旧说不出来什么感觉。

果真是斋菜啊,寡淡的连一点咸味都没有。

正埋头吃着时,沐云槿没注意到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被一旁的闻远和明远落入眼里。

那两人刚开始看沐云槿只是有些眼熟,还不太确定,但瞥到她手腕上缠着的细丝后,两人立即会意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传说,灵器凤尾鞭,在打造时,曾经被注入过仙灵,因此在认了主人后,会变成细丝缠绕在主人的手腕处,待灵器的主人运起真气时,细丝便会得到感应,变成神器凤尾鞭。

而此时,那女子手腕处缠绕着的细丝,不就是那日打伤他们的神器凤尾鞭么?

好啊,正愁没地方报仇,这会儿自己送上门来了。

沐云槿起初觉得这斋菜寡淡无味,但渐渐吃了一些后,觉得别有一番滋味,全然将一旁还坐着闻远和明远一事忘的一干二净。

光盘后,沐云槿靠着椅子,长长的叹了口气。

紧接着,还未等她反应过来,身旁寒芒一闪,随即感觉到脖颈处一凉,垂了垂眼眸,发现此时正有一把剑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啊!你们大胆”紫香见到此景,一拍桌子,刚要出声怒骂时,只见沐云槿朝她做了个嘘的动作。

紫香一愣,立即闭上了嘴。

“妖女,还记得我们么?”闻远手持着剑,见沐云槿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唇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沐云槿斜睨了一眼两人,伸手弹了弹闻远手里的剑,发出叮的一声,“这位小师父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倒是想认错,但你手腕上的凤尾鞭,可不想让我认错!”闻远满目鄙夷,凑近了沐云槿,压低声音道,“识相的话,把真经交出来,否则别怪刀剑无眼。”

“哎,真是出门忘记看黄历了,吃个斋菜还能碰到来寻仇的。”沐云槿拿起绢帕,擦了擦额头的汗,看向紫香,“小香儿,去把我相公叫来。”

紫香立即会意点头,跑了出去。

一旁的明远见紫香跑了,正准备追过去时,冷不丁觉得小腿一疼,低头看去时,三枚银针正稳稳的扎在自己的小腿处。

“卑鄙妖女,今日定要杀了你!”明远气急,拔出银针,拿起一旁的棍子,准备朝着沐云槿扫来。

许是屋里的动静太大,门外正在值守的小僧跑了进来,见此情景后,瞪大眼看向正拿剑架着沐云槿的闻远。

“闻远大师,这可是咱们寺中的贵人,当今的六皇子妃,万万不可惊扰啊!”

“什么?!”闻远拿着剑的手莫名一抖,一脸错愕的看向跑进门的那名小僧人。

一旁的明远同样诧异。

“刚才我还见六皇子在前面与怀远大师说话,六皇子妃往日随着六皇子来过寺里几次,我们怎么会认错!”

闻远此时满目的惊诧,睨着面前沐云槿云淡风轻的脸,又回想了一下那日这女子狠辣的身手,她怎么可能会是六皇子妃呢?

还是说,真的是自己认错人了?

可这手腕上的凤尾鞭,是绝对不会认错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

在闻远还没彻底反应过来,剑还架在沐云槿脖子上时,迎面扫来一道强劲的掌风,将闻远整个人横扫了出去,破窗而出,跌落到了窗外的假山石上,当场吐血晕死了过去。

明远见到此景,脚下一软,跪了下来,“拜见六皇子。”

楚厉此时站在静心苑的门口处,暗沉着脸,眸子微微眯起,冷冷的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明远。

沐云槿坐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脖子筋骨,伸了个懒腰,悠悠叹道,“哎呀,吃个饭都不安生,还有人拿剑要杀我,怪吓人的。”

“殿下,刚刚那两人,还口不择言,骂咱们皇子妃是妖女。”紫香站在楚厉的旁边,瞪了眼跪着的明远。

明远腿下一软,求救的眼神递向随楚厉一起过来的怀远大师,“师兄,这都是误会啊,是闻远师兄错把六皇子妃,认成了上次在暗阁伤我们的女人。”

“你们两人,真是”怀远无奈的摇摇头,看了眼一旁的楚厉,见楚厉此时周身散发着低气压,一时也不敢开口替明远和闻远解围。

楚厉冰寒的目光从明远身上划过,随后转过视线,看向沐云槿,“你怎么说?”

言下之意,这两人的生死交给沐云槿来定夺。

沐云槿摸了摸手腕处的凤尾鞭,淡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明远,“上天有好生之德,佛门重地,还是不见血光为好。”

“既然两位大师将我认错了,那便说明是误会一场,既是误会,说清楚就好了。”

“明远大师,下次见到我,还能认清楚我吗?”沐云槿垂眸,看向明远。

明远触及到沐云槿的目光,连连点头,“是小僧眼拙了,多谢六皇子妃大人不记小人过,下次小僧与师兄,定不再犯此错误。”

“好了,那就行了。”沐云槿淡淡的一笑,挑眉看向楚厉,“咱们走吧?”

楚厉瞥了眼沐云槿,眸间有股难言的意味,轻哼一声,转身往静心苑外走去。

沐云槿挑眉,步子轻快的跟着楚厉走了出去。

一行人走后,跪在地上的明远立即爬了起来,跳出了后窗,扶起此时晕死过去的闻远,“师兄,师兄”

闻远悠悠转醒,紧皱着眉头,痛苦的捂着心口处,缓缓的道,“不会错的,那六皇子妃,一定就是那日抢我们真经的妖女。”

“那玄灵真经,现在岂不是就是在六皇子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