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诡异的身手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1:23 字数:3215 阅读进度:86/573

凤尾鞭本就具有灵性,此刻被沐云槿握在手里,凌空一甩,鞭身散着金光,猛的朝着闻远和明远挥了过去。

沐云槿甩鞭速度之快,那两还未反应过来,身上便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鞭子,露出一道血痕。

闻远和明远眉头紧皱,看着被鞭子划过的衣衫,满眼狠戾的扫视着沐云槿,“这不是凤尾鞭么?为什么会在你手里?”

闻远话落,明远忽的大笑,也不顾身上被抽了一鞭的疼痛,“师兄,今日真是赚到了,不仅拿到了玄灵真经,还一并得到了传说中的神器凤尾鞭,看来老天爷都要帮我们。”

“不错,待杀了这个女人之后,一并夺过凤尾鞭来!”

听着两个自说自话的,沐云槿扫了眼手里的凤尾鞭,虽知这鞭子具有灵性,却不知竟然还是件神器。

看来,前段日子这鞭子在她手里,都被她浪费价值了。

“你们两个,到底打不打?不打我就走了。”沐云槿嘲讽的一笑,抬眸睨着两人。

“想走?做梦!”闻远话毕,眼内溢出杀气,双手握成拳状,“对付你,三拳就够了!”

沐云槿微抬眼皮,眯了眯眼,唇角勾起冷笑,“话不要说的太满,试试才知道。”

话落,沐云槿收起凤尾鞭,同样双手握拳,闻远没有用玄术,那正合她的心意,一会儿一定把他打的连运真气的力气都没有。

闻远率先出拳,一拳挥来,伴随着一股强劲的拳风,沐云槿侧身躲避,身手矫健,转身一个回旋踢,一脚狠狠的踹在闻远的腰侧,踢的闻远连往后退了几步。

明远站在一侧,始终注意着沐云槿的出招身手,“师兄,这个女人实在奇怪,我竟看不出她用的是何派的功法。”

话音刚落,只见闻远在拳法上讨不到好,开始和沐云槿一样,运用腿力,这个女人的身手,实在是诡异。

沐云槿双眸敏锐的观察着闻远的出招,见他变换了招式,不禁哈笑一声,见闻远抬腿踢来,沐云槿反手一扣,指尖银针溢出,扎进了闻远踢来的小腿里。

闻远被银针刺痛,闷哼了一声,紧接着见闻远有个缓冲,沐云槿回身伸出手肘,狠狠的扣击在闻远的胸膛处。

闻远小腿被扎了银针,胸膛又挨了结结实实的一拳,一个没站稳,直接跌坐到地上,喉口涌上腥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师兄!”明远上去扶一把闻远,只听闻远道,“快先去把她杀了!”

明远立即点头会意,运起真气,朝着沐云槿飞扑而来,沐云槿见他用了真气,再次将凤尾鞭拿了出来,运起轻功,身体飞跃起,眉宇间泛着冷意,凤尾鞭握在手里飞舞,鞭身的金光照亮了这一室的黑暗。

紧接着沐云槿甩出鞭子,鞭子缠绕住了明远的腰,越勒越紧,明远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竟然一点内功都用不出来,沐云槿见状微挑眉梢,一扬手,将明远的身体甩到了一旁的墙壁上。

明远先是被甩到墙壁上,后跌落到了地上,连吐了几口血后,晕死了过去。

“看来你们两个的武功,也不过如此嘛!怪不得还要来抢这真经,哈哈哈哈!”沐云槿话落,也不多耽误,使着轻功往出口的方向飞去。

闻远看了眼一侧晕过去的明远,想着刚才的那一幕,竟满满有些不可置信。

这个女人,究竟是何人,竟然拥有如此诡异的身手。

沐云槿在飞速跑出暗阁后,便回到了原先来的那颗大树下,刚站稳喘了几口气后,便见不远处怀远大师和楚厉以及秦暮月三人,往暗阁里走去。

沐云槿心中一凛,这会儿楚厉他们去,定然会碰见重伤的闻远和明远两人,不禁暗叹一声,幸好自己跑的快。

“此地不宜久留,绮绮,我们快走。”沐云槿抬眸看了眼正坐在树上的绮绮。

绮绮立即点头,与沐云槿一同施展着轻功离开。

与此同时,正背着明远走出暗阁的闻远,恰好被迎面进门的楚厉以及怀远等人撞上。

“闻远师弟,这是怎么回事?”怀远一看见衣物上有血痕,嘴角也有血迹的两人,皱着眉头开口。

一旁的楚厉视线清寒的扫了眼两人,眉心微微蹙起。

闻远也没想到会这么倒霉遇上怀远,瞥了眼一旁昏死过去的明远后,心生一计,“师兄,方才我与师弟在后山练功的时候,看见一个女子鬼祟的身影潜进了寺里,紧接着我们见她可疑,便一直跟在她的身后,见她一路进了这个暗阁里。”

“没想到进了暗阁后,我们被那女子发现,本想生擒那女子抓来见你定夺,结果那女子身手狠辣,我们师兄弟二人,联合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

怀远听闻,眉心微拧,瞥了眼一旁的明远,伸手握着他的脉搏上,“皮外伤,带他回去好好休息。”

“是,师兄。”见怀远丝毫没有怀疑自己的话,闻远心中一喜,刚想拖着明远离开时,听怀远又问道,“那女子,有什么特征?”

“师弟不才,这暗阁里太黑,我们并未看清那女子的脸,那女子才刚离开不久。”

闻远原本想抖搂出凤尾鞭这个特征,但自己今日也参与了偷盗玄灵真经一事,未免引火上身,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楚厉眼眸微微眯起,薄唇紧抿,眉宇间沁满寒意,森冷的道,“怀远大师,这暗阁里的守卫要加强了!”

怀远听着这森寒的口气,便知楚厉现下有些怒意,不禁连连点头。

待闻远和明远离开后,几人又往前走了几步,走了一会儿,便见空旷的道路上满是碎石,丁羡拿着灯笼照了照,这才看见地上还有斑驳的血迹。

“真没想到世上还有女子有这么高的本事,我倒是想会会那人了。”秦暮月看到此景,扬起下巴,扫了一眼一旁的楚厉。

怀远拧着眉头,似是想到了什么,加快步伐往里面走去。

来到容妃的阵法前时,怀远接过丁羡手里的灯笼,四处的照了照,在照到一处空裂的砖石后,惊呼一声。

“遭了,玄灵真经失窃了!”

沐云槿在飞离水云寺不久后,手腕上的凰羽阁灵号便消失了起来,见灵号消失,便与绮绮在中途分头。

潜进房间里,沐云槿看了眼紧闭的房门,便知还和自己离开前一样。

沐云槿站定后,走到桌前连喝了几杯茶,喘了口气后,坐到一旁的藤椅上,拿出怀中的那本玄灵真经,翻阅了起来。

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沐云槿只见真经上写了一页的字符,但那些字迹极沐云槿低头凑近看,才勉强能看见似乎是炼气的口诀。

再往下翻时,画着一个又一个的人形图案,一招一式皆有详细的刻画和引导,沐云槿第一次见古人的功学,不禁觉得有趣,一页一页的往下翻着。

翻到一半的时候,沐云槿合上真经,微微闭眼,脑海里全然都是刚才看过的一招一式,且招数都精妙无比,堪称武学之最。

沐云槿休息了片刻后,直接翻到了末页,出乎意料的,末页上写着一行字

“hell!我的好朋友,喜欢我送你的这份礼物吗?”

沐云槿有些被震惊到,从这说话的口气和字迹来看,应该是空释大师没错的。

难道他早已卜算到,这本玄灵真经,会落到自己的手里?

沐云槿想罢,不免觉得神奇,嘴里喃喃的道,“都说这空释大师已经圆寂,我怎么觉得他还活在哪个角落里呢!”

否则怎么连死了后,都能预知现在活人生存的局面。

沐云槿合上玄灵真经,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原本想将玄灵真经放置在一个好地方的,但估摸着自己这两日会对上面的功法有兴趣,便直接塞到了枕头下面。

不多时,房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小姐,你醒了吗?”

“醒了。”沐云槿听闻紫香的声音,整理了一下衣物,往外走去。

推开门后,便见紫香站在门口,“殿下回府了,让奴婢来叫小姐去用晚膳。”

沐云槿点点头,刚踏出房门一步,又接着问道,“秦暮月在不在?”

“不在,只有殿下一人。”紫香抿嘴一笑。

沐云槿嗯了一声,往前面膳厅的方向走去。

一进膳厅,便见楚厉坐在主位上,眉眼淡淡,一旁站着丁羡,沈嬷嬷正不时的帮楚厉添茶。

沐云槿一走进膳厅里,便感觉到一抹异样的目光传来,顺着视线看去,正看到楚厉清淡的目光扫落在自己身上。

沐云槿咬了咬唇,莫名的有些底气不足,随即立即扯出一抹笑来,和往常一样,坐了下来,也不和楚厉多说什么,拿起筷子。

楚厉看着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无奈的摇摇头,拿起茶杯,轻抿了口茶。

喝茶的瞬间,余光瞥到沐云槿的衣领处时,眼神骤然暗了下来,面色浮上几分的清寒。

“下午在府里做什么?”放下茶杯后,楚厉淡声开口,看向沐云槿。

沐云槿头也没抬,低头扒着碗里的饭菜,“在房间里睡觉。”

“嗯。”楚厉微微点头,又扫了眼沐云槿的衣领,慢慢的收回视线,眼底染上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