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初见庄玉颜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1:01 字数:3336 阅读进度:65/573

沐云槿一愣,顺着怀远大师指的看去,所以说,想要接触到警报的机关,必须先通过那阵法。

可通过红外线,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偏偏里面还结合了空释大师自己的功力在内。

半晌,沐云槿的脸垮了下来,朝楚厉摇了摇头,“红外线只是一层,真正的难题,是在空释大师的功力里。”

闻言,楚厉的眸间涌上一抹的暗黑,俊朗的脸上笼罩着一层冰霜。

这阵法,他用了近十年的时间,都察觉不出其中任何的奥秘,如今好不容易查知一些内幕,却依旧还是束手无策。

十年时间,不知他的母妃此时是何种模样。

沐云槿注意到楚厉的变化,不禁也微叹口气,宽慰的看了眼楚厉,“来日方长,回去再好好琢磨吧,至少今日也有收获了,不是吗?”

楚厉听到沐云槿的声音,眸间有几分沉疑,半晌微微点头。

从水云寺出来,已是半夜里。

虽已入夏,但这城外空旷,夜风吹来,竟也有几分的凉意。

沐云槿和楚厉并肩走着,缓步踏下水云寺外的台阶,两人都沉着眼,眼内染了几分的思绪。

过了许久,踏下最后一节台阶时,楚厉缓声开了口,“你为何会知道那红光?”

听闻,沐云槿微微顿了顿,侧目看了眼楚厉,眼内划过一抹思忖,片刻后,沐云槿勾了勾唇角,“早些年,偷偷研究过一些字符。”

楚厉微微点头,听沐云槿这么说,也便没有再问下去。

回府的马车上,沐云槿已经有些困意了,不时的打着哈欠,“对了,那日东临国的人,为何要来深夜行刺?”

沐云槿想起这茬,好奇的开口。

“东临国这些年,私下小动作不断,不仅是本皇子,连楚清楚烨他们,都有被行刺过。”楚厉道。

沐云槿听闻,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脑海里不禁浮现起那日楚青蔷和青楼勾结一事,心内涌上几分好奇,那日楚青蔷与那丽娘说道,将她即刻带出蝶花城。

便可说明,那花月楼,并不设立在蝶花城内。

那宅院,只不过是他们秘密接头的地方。

想罢,沐云槿很想开口询问楚厉,是否知道哪座城池内有花月楼,但这么贸然开口,兴许会惊到楚厉。

算了,还是自己来调查吧。

不过看来这西元国的皇子公主们,其实各个都不简单。

第二日,沐云槿一直睡到午时过后才起来。

刚转醒后,外面就传来紫香的敲门声,“小姐,大少爷和少夫人来府中拜访你了。”

“我哥和庄玉颜?”沐云槿坐起身来,有些诧异的出声。

紫香点头,听见沐云槿醒了,便推门而入,“是啊,刚刚才到府里,这会儿沈嬷嬷正在前面招呼呢,小姐你快洗漱吧。”

“好。”

不一会儿,沐云槿便穿戴好衣物,快步往前厅的方向走去。

走到前厅时,便见一席淡色华服的沐云寒和一名身着枚红色锦衣花裙的女子坐在里面,见到沐云槿后,两人都起身。

“拜见六皇子妃。”

“哥,你这是想让我折寿?”沐云槿挑眉,随后将目光落在庄玉颜的身上。

只见庄玉颜面如春水凝脂,樱桃粉唇,面上未施多少粉黛,却也显得十分灵秀动人。

“嫂嫂好。”沐云槿咧嘴朝庄玉颜笑了笑。

庄玉颜顿了顿,朝沐云槿再度抚了抚身,“六皇子妃好。”

“都是自家人,嫂嫂无需这么客气,和哥哥一样,叫我云槿便好。”沐云槿招呼着庄玉颜入座。

三人入座后,沐云槿掐算了一下日子,倒是有几分的好奇,“今日不该是嫂嫂的归宁之日么,哥哥怎么带着嫂嫂来我这了?”

“此刻午时已过,我们早已在太傅府用过了午膳,回府路过这里,便带着玉颜来见见你。”沐云寒眉目淡淡。

沐云槿会意的点头,下意识的看了眼时辰,才发现自己又睡到这么晚才起。

沐云槿想罢,又看了眼庄玉颜,只见庄玉颜端坐在那里,姿态端庄,抿着唇淡笑,一看便是标准的大家闺秀的姿态。

想想也是,她的爷爷是庄太傅,为人师表,自然从小会对自己的孙女严格一些。

此时,沈嬷嬷端了几盘点心和一些茶水上来,招呼着道,“这些是奴婢亲手做的,沐大少爷和沐少夫人第一次来府中,尝尝奴婢的手艺吧。”

“是啊,嬷嬷做的这个桂花糕,最好吃了。”沐云槿笑说着,拿起一块糕点,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闻言,沈嬷嬷朝沐云槿投去一个笑眼,随后道了声告退。

沈嬷嬷走后,沐云寒喝了口茶,“见你在这府中,与众人相处的这么融洽,哥哥也就放心了。”

沐云槿也有些感慨,“这府中确实没有人为难我,比在相府舒坦多了。”

听沐云槿这么一说,庄玉颜抿唇一笑,“都说六皇子为人淡漠,但对云槿妹妹,却是格外好的。”

“恩?嫂嫂这话从何说起?”沐云槿挑眉,格外好?没到那个地步吧。

“那日在宫中宴会,六皇子为了帮云槿妹妹解围,不惜当场奚落嘲讽梨妃之事,外界已经传遍了。”庄玉颜道。

闻言,沐云槿抿了抿唇,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接下来的时间,与沐云寒和庄玉颜闲聊了片刻后,庄玉颜与沐云槿也有些热络起来,不似刚进门时那般的客气。

“今日与云槿妹妹初次见面,发现还是有几分投缘的,真期待下次与云槿妹妹见面。”庄玉颜笑着道。

沐云槿微微勾唇,“我整日闲在这府里,玉颜姐可以随时来找我。”

沐云槿也与庄玉颜聊熟了,连称呼都从刚才的嫂嫂变成了玉颜姐,她总觉得,叫嫂嫂能把对方叫老了。

但对方也不过比她大一点点而已。

“恩,好。”庄玉颜笑着点头,看了眼时辰,“对了,如菡说晚点要去相府找我,我得先回去了。”

听闻是温如菡,沐云槿不知为何,微微蹙了蹙眉心。

当初第一次见到温如菡的时候,她和燕绫裳在一起,对着当时闻名天下的沐灵珠十分的客套巴结。

可那在茶楼设计沐灵珠和沐亦杨时,这温如菡和燕绫裳对沐灵珠表现出来的,则是满面的嘲弄和叽哨。

看来,这个人,待人没有半分真诚,只不过是表面功夫做的好而已。

庄玉颜从刚才接触下来,她便发现是个心思单纯之人,想必也是真心当温如菡为姐妹的。

不由得,沐云槿有些担忧庄玉颜,随即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正好要回府找夏柔妹妹说些事情,一起去吧。”

闻言,一旁的沐云寒面露一抹的异色,眼内有几分思忖。

回到相府后,温如菡已经在前厅等着庄玉颜。

庄玉颜一见到温如菡,面上含笑,立即走了过去,亲昵的与温如菡说笑。

沐云槿和沐云寒还走在外面,此时沐云寒微微垂眸,看向沐云槿,“你与五妹一向不亲近,是不会特意回来找她的。”

“你是觉得,这温家小姐有问题?”沐云寒道。

听沐云寒这么一说,沐云槿朝沐云寒竖了个大拇指,“哥,你能不能别这么聪明?”

“不是我聪明,只是往日这温小姐也来过几次府上,都是来见灵珠的。但自从母亲出事后,便再也没见这温小姐来过,便知她是个势力之人。”

“楚青蔷虽如今被我们握着把柄,但不代表她不会假借他人之手,这段时间,我必须得好好的防范着。”

沐云槿环抱着双臂,听沐云寒这么条理清晰的说明,微扬眉梢,“看来,我今日算是白来了。”

“无妨,你们都是女孩子家,打成一片会容易一些。一会儿,你替哥哥仔细看紧那个温小姐,不能让她伤害玉颜半分。”沐云寒道。

“我知道了。”沐云槿勾唇。

沐云寒听闻,勾勾唇角,便往另一处走去。

沐云槿见状,踏进了前厅里。

此时前厅里,温如菡和庄玉颜已经聊的火热,沐云槿看着这一幕,便知庄玉颜与这温如菡,果真是关系匪浅。

“六皇子妃怎么也在?”温如菡瞥见沐云槿,一瞬间脱口而出。

随后立即发现不妥,坐起身来,“拜见六皇子妃。”

“温小姐免礼。”

沐云槿找了个椅子坐下。

“如菡,这是云寒的妹妹云槿,你们应该平时也有见过吧?”庄玉颜笑着,帮两人搭线。

温如菡点点头,但自从瞥见沐云槿的身影后,眼神便有些闪躲,“是啊,和六皇子妃见过几次了。”

“那就好,往后我们可以三个人作伴的,咱们年纪都差不多,应该也有一样的话题。”庄玉颜道。

沐云槿坐在那里,将温如菡脸上那些不自然的神色尽收眼底,随即从上到下打量了温如菡一眼,眸光内有些玩味。

随即,挤出一抹无害的笑容,“是啊,之前就见过温姐姐几次,但都一直说不上话,今日倒也是个好机会。”

温如菡见沐云槿笑容热切,微微松了口气,勾起唇角,朝沐云槿点头示好。

“玉颜,好久没有吃你做的马蹄糕了,不知今日有没有福分,能让我吃上一口?我可是惦记了好久了”温如菡话锋一转,有些娇嗔的朝着庄玉颜开口,面上扬着灿烂的笑。

庄玉颜一听,唇角微勾,笑看了一眼温如菡,“你呀,每次来就缠着我做马蹄糕,不过今日我心情好,就去给你做上一份吧,正好云槿妹妹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