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顺应天意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0:47 字数:3249 阅读进度:44/573

包间内再次鸦雀无声,谁人都没有想到,沐云槿直接会将问题抛给了楚厉。

这一下,可就好玩了。

楚厉微微眯起眸子,眸底闪现一抹冷厉的光芒,唇角却溢出一抹略显嘲弄的笑意,“顺应天意。”

这四个字吐出,又让众人心思不一。

楚厉这话中的意思,虽然没有直接拒绝秦暮月,却也暗暗的承认了沐云槿。

天意,果然是个好理由。

“哼,原本这好好的茶局,一下子就有些扫兴了,婉秀,回宫!”五公主有些的不悦,直接甩了脸色,坐起身来,带着自己的婢女一同离开。

五公主出门后,楚清拍了拍一旁一直看着热闹的楚信,挑眉一笑,“八弟,咱们也该走了。”

楚信立即点点头。

两人走到门口处时,楚清转身,俊颜仍旧存有笑意,看向楚青媛,“小九,你不和哥哥一起走么?”

楚青媛一愣,随后立即反应过来,嘿嘿一笑,“走,当然要和三哥哥走。”

几人出门后,原本热闹的包间里,只剩沐云槿和楚厉二人。

窗外仍旧有雨声传来,沐云槿靠着椅子,长叹一口气,“唉,看来六皇子殿下的桃花债可真不少。”

“过奖。”楚厉淡声开口,嘴角微勾。

闻言,沐云槿一笑,“看来我嫁到你府中之后的日子,也不会安逸到哪里去。”

“本皇子相信你自有应对的办法。”楚厉浅然一笑,墨色的眼眸内,隐着一抹别样的光华。

至少目前看来,她可不是一个吃哑巴亏的主,有仇必报,是她本性内最突出的一点。

光凭这一点,就吸引了他极大的兴趣。

黄昏一过,外面大雨不停,却把天色弄的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好似黑夜一般。

丁羡走进门里,将原本亮着零星烛火的包间内,又添加了几根烛火,包间内顿时明亮了起来。

沐云槿倒被这满屋子的亮光,弄的有些刺眼,嫌弃的皱了皱眉。

“天黑了,我得回去了。”沐云槿受不了满屋子的亮光,坐起身来,对着楚厉开口。

楚厉瞥了眼沐云槿,淡淡点头。

沐云槿出了包间后,立即长叹了一口气,拿出绢帕,擦了擦被蜡烛熏的有些难受的眼睛。

“小姐这是怎么了?”一直守在门口的紫香,见沐云槿一出来就擦眼睛,有些的不解。

沐云槿摆了摆手,又回头往那以一号间看了眼,只见透过窗缝,里面仍有大量的烛光透散出来。

见状,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这世上人无完人,再完美的人,也是有缺陷的。

等等,完美?

她刚刚是在夸楚厉完美么?

沐云槿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惊到,随后撇了撇嘴,快步的离开了二楼。

走出酒楼时,原本滂沱的大雨已经停了下来,沐云槿一笑,立即对着紫香开口,“运气不错,雨停了,快跑。”

话落,主仆二人快速的跑离。

此时的二楼,一道目光正尾随着沐云槿渐渐远去的身影,丁羡站在一侧,顺着楚厉的视线看去。

“殿下,这沐三小姐不像是会通阵法之人,你真的相信她如怀远大师所说的一般,能破解幽禁着容妃娘娘的阵法么?”

沐云槿回到府中时,经过后园的时候,恰逢苏碧青沐灵珠母女在园子里散步。

那两人也没想到会在此碰见沐云槿,脚步一顿,捉摸不透意味的视线朝沐云槿看了过去。

李姑姑此时也跟在苏碧青的身后,脸上还挂着彩,一见到沐云槿后,好似老鼠见了猫一般,往后不自觉的又退了几步。

苏碧青注意到了李姑姑的异样,有些不悦的沉下脸,想起前不久自己在府中狗圈里找到了被绑着双手和双脚的李姑姑,那时李姑姑整个发丝凌乱,脸上手上都被狗给挠伤,却偏偏无法还手。

解绑后,李姑姑由于手脚被绑太久,一时之间甚至都无法屈伸手脚,休养了几日,才勉强能站立行走。

苏碧青想到此事,不由得暗叹了一声那小贱人果真狠毒。

“原来是云槿啊,我当是谁呢,大半个月不见,为娘几乎都快忘记这府中还有一个你的存在了。”苏碧青讪笑,虽然最近吃了不少亏,但每每看见沐云槿,总是忍不住奚落几句。

“彼此彼此。”沐云槿冷笑一声,懒得与那母女置气,绕过两人,便准备离开。

苏碧青见沐云槿要走,出声喊道,“对了,今日为娘正巧去你的院子里找你,顺便看了眼你的及笄礼服和嫁衣,果真是不错呢!”

沐云槿脚步一顿,随后浅浅一笑,“是啊,云槿也觉得不错。”

“恩,这一次,珠儿的倒是不如你了。”苏碧青淡笑道。

话落,沐云槿没有再理会苏碧青,懒得再与苏碧青拌嘴,直接抬步往拾花阁的方向走去。

身后,苏碧青笑看着沐云槿的背影,低声对着沐灵珠开口,“这次为娘虚晃一招,沐云槿一定以为为娘在她的锦衣和嫁衣上做了文章,回去还不得一通研究。”

“是啊,就她往日被我们害了几次,如今定是个疑神疑鬼的性子,要是没找出什么问题来,说不定还会弃了那两件锦衣,到时候可就好笑了。”沐灵珠捂嘴一笑。

沐云槿回到拾花阁内,一进卧房便见自己放在衣柜里的两件锦衣被随意扔在床上,眼眸微微眯起,有些的不悦。

紫香立即跑了过去,拿起两件衣裳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发现没有任何破损后,顿时松了口气。

“幸好没什么问题。”紫香话落,又接着道,“小姐,你说她们不会又在锦衣上面下毒吧?”

紫香说着,放下了锦衣,有些害怕的看了看自己的手。

沐云槿冷笑一声,走过去将两件锦衣折叠了起来,继续放回衣柜里,随后环抱着双臂,有些不爽的开口。

“这等小孩子把戏,也想糊弄我。”

紫香愣了愣,不太理解沐云槿的意思,“小姐不检查一下吗?”

“谅她们也不敢在这锦衣上做手脚,这两件锦衣是按照秦太妃和九公主的意思定制而成的,若出了什么岔子,连带着秦太妃和九公主一起得罪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想她们还是能分辨的。”沐云槿道。

紫香点点头,似懂非懂,随即扁了扁嘴,“小姐,今日她们趁我们不在,都随意进咱们院子了,还乱翻我们的东西。”

“随她们吧,横竖也就剩十日了。”沐云槿无谓的开口,眸内却有一抹深意。

翌日,沐云槿难得起了个大早,特意去前厅和沐相等人一同用早膳。

膳桌上,习惯了晚起的沐云槿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神情内满是倦意。

苏碧青吃了口点心,见此情景,朝沐云槿看了过去,“云槿昨夜没休息好么?怎的满面倦容?”

“是啊,托了母亲的福,几乎一夜没睡。”沐云槿淡淡开口。

闻言,苏碧青和沐灵珠对视了一眼,眸中明显有抹喜色,自己这回吃了沐云槿那么多亏,总算轮到自己扳回一城了。

沐灵珠看了眼沐云槿,脑海里浮现那日水云寺之事,心中暗暗思忖,也不知太后娘娘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正说着,管家从门外匆匆走进来,走到沐灵珠的身旁,弯了弯腰,“四皇子那边派人来说,今日邀四小姐前去郊外游湖。”

“四皇子?”沐相和苏碧青一怔。

管家点头,“是,的确是四皇子的人。”

管家话落,走开后,苏碧青勾起唇角,看了眼眉宇间有些沉思的沐相,“看来,四皇子对珠儿有意。”

沐相点点头,面上却有种难以捉摸的意味。

谁人不知道,如今朝中其实分有郑太后与秦太妃两派,而四皇子与六皇子,恰好都是各一派,处于对立的状态。

如今自己的女儿分嫁两位皇子,自己作为当朝丞相,原本应当处于中立的局面,可现在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处于中立了。

四皇子,六皇子,确实是两大难题啊。

苏碧青似是看穿沐相心中所想,随即一笑,“老爷,上朝时辰快到了。”

沐相点头,神情有点凝重,随后放下了手里的碗筷,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官服,往外走去。

沐相走后,苏碧青看向沐灵珠,见她眼内并无悦色,随即似笑非笑的开口,“珠儿,快回去准备一下吧。”

“恩。”沐灵珠点点头,面上无任何的兴致,坐起身来,朝着后园走去。

见沐灵珠兴致缺缺的离开,沐云槿噗嗤一笑,慢条斯理的吃着银耳羹,“妹妹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啊。”

“高不高兴,不是体现在当下,而是要看谁能笑到最后。”苏碧青宛然一笑。

“恩,母亲说的有点道理。”沐云槿点点头,伸了个懒腰,“四皇子的心胸也真大,明知妹妹喜欢六皇子,还约妹妹去游湖,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呢。”

“呵,就凭珠儿有西元国第一才女这个名号在,多的是达官贵人上门提亲,就不劳你来操心了。”苏碧青出声讥讽。

沐云槿挑眉,撇了撇嘴,“我倒不是管闲事,只是在关心妹妹而已。”

话落,换了件衣服的沐灵珠已经走了出来,沉着眉眼,与苏碧青打了个招呼,便带着红霞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