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手腕被伤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0:18 字数:3260 阅读进度:22/573

那些侍卫说完,便往北边的一处方向走去。

躲在树上的沐云槿见状,暗道一声自己真是幸运,便趁那些侍卫走远后,一路悄无声息的跟在后面。

直到看到璃泉宫的牌匾。

这想必就是楚厉住的地方了。

沐云槿在璃泉宫外待了一会儿,心中有些忌惮那些经常跟在楚厉身边的护卫,不知这夜深了,那些人是否也隐藏在附近。

一时间,沐云槿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的贸然了。

但一转念,想到那玉佩关乎自己的身世,沐云槿吸了口气,顿时豁出去了,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无任何异样后,便潜进了璃泉宫里。

如今四更天已过,很快天就要亮了,她得尽快找到楚厉的卧房,将玉佩偷拿回来才是。

幸好她的玉佩会发光,在这黑夜里找起来,并不困难。

半晌,在璃泉宫附近小心打转的沐云槿,在一间屋子门口停了下来,只见透过门缝,在这静谧的黑夜里,这间屋子里面,隐隐有月白色的光芒流露而出。

沐云槿见状,心中一喜。

顿时也不闲着,抬步轻俏的走了过去,熟练又谨慎的打开了屋门,走了进去,过程中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一进房间,沐云槿便看见自己的玉佩被楚厉放置在了床头,透过玉佩递出的光芒,沐云槿可以清楚的看见一张冷魅的睡颜。

沐云槿走到床边,垂眸看着楚厉,只见他平时一头竖起的长发,此刻如墨般披散着,身着一席黑色的贴身睡袍,此刻安静的睡着,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甚至连浅浅的呼吸声都没有。

沐云槿不得不感叹,这家伙,长的确实还不错,只是睡着了都和死人一样,冷冰冰的。

紧接着,沐云槿将视线对向了自己的玉佩,只见透着夜色,那玉佩里面雕刻的云槿二字,此刻印的格外的清楚。

一想到这玉佩关乎自己的身世,沐云槿的脸色柔和了几分,随后见时间不多,便伸手往玉佩而去

手指刚触碰到玉佩的边缘,一只冰凉的手便握住了她的手腕,紧接着一股强劲的力道从手腕传来。

沐云槿蹙眉,一低头,便对上了一双漆黑深邃的眼。

糟糕,楚厉醒了!

手腕上再度传来一股力道,好似要将她的手腕捏碎一般,沐云槿微拧眉心,指缝间银针溢出,正要刺向楚厉的手背时,自己已被楚厉一手甩开。

紧接着,楚厉从睡榻上坐起,瞥了眼床头的玉佩,再看向沐云槿,“你是何人派来的?”

森寒的口气,让沐云槿怔了怔,但又庆幸楚厉竟然没有认出自己。

心中不禁有几分怅然,自己曾经在反恐队时,偷偷潜进别人房间做任务已是家常便饭,并且从未失手过,今日竟然轻松被识破,还讨不到一点的好。

想起丁羡白天对她说的,论起身手,楚厉的比他还要好上几分。

那丁羡的功力已是出神入化,她都不敢相信楚厉的会是怎样。

虽然她对自己的身手也有信心,但也仅限于贴身格斗之类,若论起玄幻的招式来,她便是一窍不通了。

为今之计,还是跑为上策。

刚刚在来的路上,她大约已将这里的地势摸清楚了,逃跑应该不难。

于是顿了顿,眼珠子一转,将视线落在床头那枚玉佩上,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身上扯下一块衣料,往那玉佩扔去。

须臾,玉佩被衣料遮住,房间内落入一片漆黑。

沐云槿趁机,飞奔出了楚厉的房间,来到后墙处,一个凌空翻越,便跳出了璃泉宫内。

“什么人!”丁羡感觉到异样,便跑了出来,远远的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墙岩上跳开,刚想追上去时,只见楚厉的卧房内传出哐当一声。

“殿下”

沐云槿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玩命逃跑过,边跑还要边顾忌楚厉是否追了上来。

一直等她溜出宫内,发现楚厉并没有追上来后,顿时松了口气,靠坐在一个角落不停的喘着气。

“该死,竟然行动失败了。”这对于她一个反恐队待了多年的精英特工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沐云槿咬牙,一想到玉佩没有得手,心里又有几分的懊恼,早知道就先准备点迷香了,把楚厉迷晕了也好啊。

坐了一会儿后,沐云槿撑着身体坐起来,一手刚撑到地面的时候,便感觉到手腕处传来一股刺痛。

伸手一看,只见右手手腕处,已经红肿了起来,一定是被楚厉刚刚伤了筋骨。

沐云槿暗骂一声,这一行不仅玉佩没拿到,还伤了自己的手腕,真是吃力不讨好。

回到相府时,天色已经有些微亮,沐云槿将一身黑色的夜装换下,扔到床底下后,便躺到床上,有些吃力的叹了口气。

今日这事情一出,她再想拿回玉佩,那就比登天还难了。

想了想,沐云槿翻了个身,抓了抓头发,有些颓然的开口,“不管了,反正也不是我真正的家人,身世不身世的,也不重要。”

还不如拿了三万两黄金,好好的过下半辈子呢。

这么一想,沐云槿心里舒服多了,打了个哈欠,便沉沉的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沐云槿是被手腕处传来的刺痛给疼醒的。

睁眼时,沐云槿伸出右手,便见自己的手腕此时又比先前肿了许多,并且有些的猩红。

沐云槿很想爆粗口,他丫的楚厉到底使了几成力,能把她的手腕弄成这样。

可偏偏,经过昨晚的事情,楚厉那边或许会在追查她,她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找大夫来给她医治。

“小姐,你醒了啊,奴婢来伺候你梳洗吧。”紫香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沐云槿下意识的想手藏进了被窝里,对着紫香开口,“不用了,我还想睡会儿。”

“小姐,刚刚秦太妃那边派人来说,邀你今日入宫用晚膳的,所以小姐你还是起来,梳洗打扮一下吧。”

听闻,沐云槿皱起眉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紫香,你去帮我煮十个鸡蛋来吧,越滚烫越好,我想吃”沐云槿胡诌了一个借口,对着紫香道。

紫香一怔,有些诧异的看向沐云槿,“十个?”

沐云槿点头,“对,十个。”

紫香虽是诧异,但也不好质疑自己的主子,于是便出了门,往厨房走去。

见紫香一走,沐云槿赶紧下了床,梳洗了一番,又换好了衣服。

不一会儿,等紫香来时,沐云槿已经打理好自己,坐在一侧的藤椅上了,“小姐,你要的鸡蛋。”

“恩,放着吧,你先出去吧。”沐云槿瞟了眼那冒着热气的鸡蛋。

紫香抿唇,点点头走了出去。

紫香走后,沐云槿立即拿过那些鸡蛋,放置在自己红肿的手腕处,不停的旋转。

希望在进宫之前,能消消肿吧,否则令秦太妃起了疑心那就不好了。

更何况,秦太妃邀请她用晚膳,说不定也请了楚厉,她可不能在楚厉面前露出马脚啊,否则一不高兴了,治她一个什么罪名,那就麻烦了。

想完这一系列,沐云槿叹了口气,自己怎么变得这样怂了

在卧房内待了半个时辰后,沐云槿觉得手腕的刺痛消散了不少,不由得又庆幸幸好没伤着骨头。

“小姐,时辰不早了,待奴婢为你梳好发髻后,便该出门了。”紫香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沐云槿点头。

梳妆台前,沐云槿将自己的首饰盒摊开,从里面找了约莫四个五手镯以及手链之类的饰品,尽数带在右手处。

一整串带下来,竟也能将红肿的地方掩盖几分,只是不太美观罢了。

“今日秦太妃邀请了沐灵珠吗?”沐云槿想到这茬,开口问紫香。

紫香帮沐云槿戴上最后一朵珠花后,便摇摇头,“四小姐一早就被郑太后邀请进宫了。”

“郑太后?”沐云槿想起那个一身艳红的老妇,有些失笑,“看来无论在哪里,敌对的一方,始终都是敌对的。”

紫香闻言,似懂非懂,笑了笑说,“奴婢那日偶然听几个明珠楼的婢子在那闲聊,说是郑太后有意撮合四皇子和四小姐。”

“四皇子?”沐云槿微微蹙眉,印象中好像从未有人提起过这个皇子。

“是啊,四皇子乃宫中晴妃娘娘所出,但晴妃娘娘红颜薄命,生下四皇子不久后便去世。所以四皇子是由太后娘娘一手抚养长大,所以是属于郑太后那一派的。”紫香道。

沐云槿听闻,心中有些的了然,怪不得那日楚厉他们都称呼秦太妃为祖母,称呼郑太后却是为太后。

看来这后宫之中,也早已被分成了郑太后派和秦太妃派。

如今,这沐灵珠,那日在秦太妃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现在恐怕也接下了郑太后抛来的橄榄枝,成郑太后一派了。

这下子,恐怕又要不得安宁了。

走在出府的路上,沐云槿再次碰见了沐夏柔。

沐夏柔一见到沐云槿的身影,笑的格外的乖巧,一口一个姐姐,叫的无比的亲热。

“五妹妹是有什么事情么?”沐云槿皮笑肉不笑的扫了眼沐夏柔,冷不丁的开口。

沐夏柔闻言,似有些不好意思,垂眸看着地上,娇羞的开口,“听闻秦太妃邀请了姐姐入宫,妹妹也想一同去见见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