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开个价吧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0:12 字数:3320 阅读进度:19/573

那些强盗们一见到沐云槿,几乎全数眼前一亮,心中感叹,这姑娘漂亮的和仙女似的,若是

那些强盗越想越兴奋,其中为首的强盗头子忽的大笑几声,指着沐云槿,“今日算是捡着大便宜了,快,把这小娘子带回去。”

“头儿,那这个呢?”其中一人指着靠着马车的沐灵珠。

沐灵珠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最先的惧意,趁着沐云槿背对着自己时,还朝那强盗头子递了个眼色。

那强盗头子朝她点点头,两人瞬间达成共识。

“有了这个这么漂亮的小娘子,还要那个干什么?”那强盗头子忽的跨下了马,淫邪的一笑,朝着沐云槿的方向走来。

“怎么办,我已经忍不住想现在就办了你了!”强盗头子走到沐云槿的面前,开始自顾自的宽衣解带。

一旁,几个小强盗笑成一团,“老大,那马车不就是特意为你提供方便的么?”

“哈哈哈,说的也是!”

沐云槿听着这些下流的语句,再看看一旁沐灵珠和红霞已经有些幸灾乐祸的表情,沐云槿一声冷哼。

衣袖内的匕首几乎随时都要呼之欲出,沐云槿活动了一下脖子,眸露一丝嗜血的杀意。

好久没有动过手了,还真的有些手痒了呢。

“来,小娘子,让爷来让你知道什么是天堂哈哈哈。”强盗头子伸出手,正准备抓上沐云槿的肩膀时,只见沐云槿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紧接着,手腕处传来一阵刺痛。

强盗头子立即收回了手,看了眼手腕处,发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现象,便以为刚才那刺痛只是巧合。

于是再度伸手

沐云槿见时机差不多了,也懒得再与这些强盗耗下去,半截匕首已经露在外面,正准备大开杀戒时,一旁的暗处忽的冒出一个蒙面黑衣人,飞身在半空之中,指缝间暗器游走。

紧接着,惨叫声四起,原本那些耀武扬威的强盗,此刻纷纷倒地,一片哀嚎。

沐云槿正诧异这黑衣人是哪冒出来的时,便被那黑衣人一把抓住手臂,飞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原地,沐灵珠望着沐云槿远去的身影,再看看地上满地打滚哀嚎的人,一切快的几乎让她反应不过来。

“小姐,现在怎么办?”红霞也没料到这一幕,站在沐灵珠的身旁,开口道。

沐灵珠抿了抿唇,看了眼地上的那强盗头子,不悦的开口,“曹攀,你先带着他们离开,不要留下痕迹。”

“是,四小姐。”

沐云槿被黑衣人带到一条小溪旁,刚想询问黑衣人的来历时,便瞥到小溪旁边,站着一抹玉白色的身影。

那身影只露一个侧脸,便让沐云槿感受到那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意与疏离。

于是只好在离那身影距离一米处停下,摸了摸鼻子,“楚,六,皇子,这么巧啊,在这碰见你。”

楚厉侧过眼眸,薄唇抿起,眸底深邃,难得的回了沐云槿一个恩字。

沐云槿顿觉没劲,又将注意力放在了身后的黑衣人身上,黑衣人此时已经扯下蒙面的黑布,正是丁羡。

见此,沐云槿勾唇笑笑,“真没想到,你的武功居然这么厉害,佩服!”

许是从小在反恐组织长大的缘故,对于那种身手敏捷厉害之人,沐云槿心中总有一种敬佩之意。

丁羡一哽,有些的不好意思,咳了咳声,开口道,“三小姐过奖了,我的武功和殿下比起来,不算什么。”

沐云槿听闻,又回头看了眼楚厉,随后看向丁羡,撇了撇嘴,讪讪的开口,“对了,你怎么只救了我,我妹妹还在那里呢!”

“啊?殿下吩咐我只救你一个”丁羡摸了摸脑袋,在楚厉的忽然传来的一个眼神里,闭上了嘴巴。

“干的漂亮!”沐云槿朝丁羡竖起一个大拇指。

那些强盗本就是沐灵珠找来的,反而留她在那里,也不会有什么事,救了她反而浪费人力资源。

丁羡看着这一幕,心中暗叹,这相府的内斗果然是很厉害。

与丁羡聊了几句后,沐云槿自始至终未听见楚厉说一句,于是也不愿继续再这里逗留,但环顾了一下这个四周,发现自己对这陌生的环境,一片的迷茫。

“三小姐,这里离城中有不少的路程呢,徒步回去,恐怕要走到天黑吧。”丁羡看出了沐云槿的想法,冷飕飕的开口,又瞟了眼自家主子。

沐云槿闻言,皱起眉头,心中暗骂了一声沐灵珠真会挑地方。

“晚点会有人来接殿下,三小姐你先在这休息会吧,一会儿随殿下一起回城。”丁羡道。

沐云槿撇了撇嘴,点了点头,随后走到一旁的一颗大树下,席地而坐,靠着树杆开始闭目小憩。

闭上眼的一刹那,楚厉的视线便追随了过去,眼眸微微眯起,静静的打量着沐云槿。

她还真是活的没心没肺。

丁羡看着自家主子的视线,不禁咋舌了一下,压低声音开口,“殿下,三小姐的玉佩还在咱们这里,要不要找个时机告知她一声。”

提起玉佩,楚厉微微蹙眉,眉宇间染上一抹的不自在,薄唇微微抿起,暗暗有些叹息。

从来没有过,想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的感觉。

但那枚玉佩

丁羡看着这一幕,心中也有几分惋惜,瞥了眼一旁大树下的沐云槿。

沐云槿不知睡了多久,直到被人推醒,看了眼天色,午时已过。

“是不是要回城了?”沐云槿坐起身来,看着把她推醒的丁羡,又看看一侧不知何时停上了一辆马车。

丁羡点头,“是,三小姐快上车吧。”

沐云槿起身,往马车处走去,丁羡跟在身后,原本还想扶她上马车,却见沐云槿轻松的一跳,便钻进了车厢里。

丁羡站在原地,顿时有些玄幻。

沐云槿一进车厢内,便觉得有股暗沉的气氛,瞥了眼已经端坐在里面的楚厉,沐云槿撇了撇嘴,忽然觉得和这人一路回城,也是种煎熬。

于是扯了扯嘴角,朝楚厉微笑示意后,便靠着车厢,再次紧闭着眼,开始假寐起来。

“赏文楼里,坐在本皇子身边的蒙面女子就是你吧?”

楚厉的声音忽的在车厢内响起,薄唇抿起一丝弧度,眼内难得染上一抹兴致。

正靠着车厢的沐云槿微微一怔,随后睁开眼,大方承认,勾唇一笑,“六皇子果然厉害,瞒不过你的眼。”

所以,那以沐三小姐的身份进宫时,楚厉便知道她是赏文楼里的女子了。

想罢,沐云槿伸手抚了抚脖颈处,撇了撇嘴,心中暗骂,那还装模作样的掐她做什么!

“并非本皇子厉害,而是本皇子捡到了你的东西。”楚厉说着,从衣袖内拿出了那枚月白色的玉佩,摊在手心里。

沐云槿见到那玉佩,顿时眼前一亮,惊呼一声,“这东西亏我找了好久,原本是被你捡到了。”

正要伸手去抓那枚玉佩的时候,楚厉便拢起掌心,将那玉佩攥在手心里。

“恩?”沐云槿不明白楚厉的意思。

“开个价,这枚玉佩,本皇子要了。”楚厉眸底闪过一抹的冰寒,声音平静,看着沐云槿。

沐云槿有些不解楚厉的用意,虽听紫香说,这枚玉佩价值万金,可楚厉是六皇子,什么稀罕值钱的东西没见过,为何唯独要她的玉佩?

何况那玉佩里,还刻着她的名字。

“我若说不卖呢?”沐云槿勾起一笑,挑了挑眉梢。

楚厉闻言,原本有些温和了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此刻面色凝着,看不出任何意味,车厢内的气氛顿时降到了冰点。

“咳,逗你玩的,怎么和小孩子似的,脾气说来就来。”沐云槿适时出声,朝楚厉投去一抹狡黠的笑。

随后伸出三根手指,朝楚厉比划了一下,“三万两黄金,一分都不能少。”

沐云槿话落,浅浅的一笑。

紫香都说了,那玉佩值万金,她不过就往上抬点价而已,不过分吧!

再说那玉佩对她而言,根本就没什么用,还不如趁机卖个好价钱,保下半生衣食无忧呢!

这么一想,沐云槿觉得自己真是太智慧了!

“好,成交。”楚厉爽快答应,随后淡漠一笑,“三日后,本皇子准时送上三万两黄金。”

楚厉的爽快,倒让沐云槿有些的犹豫了,不由得对那玉佩更好奇了几分,“你为何对那玉佩这么执着?”

“你不必知道。”楚厉的面色有些不自然,别过脸去,看不清此时的表情。

沐云槿见此,似笑非笑,也懒得再与楚厉纠结这块玉佩的事情,脑海里开始思忖一会儿回府后,该如何教训沐灵珠的事情。

从来她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今沐灵珠又算计了她一次,她怎么也是要将这笔账讨回来的!

想了良久,当沐云槿的视线落在一旁的楚厉身上后,微挑眉梢,心中有了盘算。

打蛇打七寸,这沐灵珠的七寸,不就是楚厉么?

“六皇子,今日你救了云槿,云槿感激不尽,为表心意,不如一会儿去相府用膳吧?”

楚厉听到沐云槿的声音,幽深的目光落在沐云槿身上,片刻后,眼眸内划过一抹的思绪。

顿了顿,只听楚厉缓缓开口,“丁羡,去相府。”

见楚厉同意,沐云槿不由得再次对楚厉与那玉佩好奇了几分,楚厉难道怕自己反悔,竟然连她的邀请都同意了。

这好像和传闻中的六皇子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