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离婚(八)

小说: 另类保镖:龙潜都市 作者: 风流小二 更新时间:2016-07-29 05:46:10 字数:2128 阅读进度:897/1989

第八百九十九章:离婚(八)

叶凌天淡淡地点了点头,说道:“行吧,这个事情我会配合你来演这出戏的,但是怎么操作你安排人去做,到时候让那个助理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就行了。不过时间得先和我核对一下,毕竟我那边还有一个公司,而且最近事情也比较多。”

“嗯,好,这个我会安排好的。我其实就是想问问你,这些人应该怎么给全部撤掉?”陆莹继续问着。

叶凌天好奇地看着陆莹,笑着道:“你不是个没打算的人,你既然名单都已经列出来了,这就说明该怎么做你早就有了详细的计划了,而且,只是撤掉几个人而已,这对于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我怎么想的那是我的事,但是我想听一听你的看法,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嘛。”陆莹继续问着。

“这事应该没什么难的,你说的所谓的方式方法其实就只是为了找到一个合理的撤职理由罢了,对于高层核心人员来说,不管你找出什么样的理由来,大家都知道你就是在打压张友林一派的人,而对于底下的员工来说,你就算是完全不说理由把他们的领导给撤换了他们也不会觉得什么,因为他们是不会那么关心你这上面是在干些什么的。所以总结起来,这个理由有那么难吗?其实一点都不难,只是要保证不要一次性的大面积换就行了,一次换一两个,不在同一个系统里面换,隔一段时间又换一两个,这样自然就不会引起大范围的恐慌。找个理由很简单,能找出过错的自然就以过错的名义撤职、开除,业绩不佳的降级,业绩不错,也没有过错的就调离,调到一些不重要的岗位上,或者是他发挥不了作用对你没有任何威胁的岗位上。这种做法是最为稳妥最没有风险的,如果我猜得没错,你的想法和做法应该跟我是**不离十的。”叶凌天点了一根烟慢慢地抽着,淡淡地说道。

陆莹笑了笑,说道:“的确,我们俩想的基本一致。”

“这种事情,十个人有九个人都会这么做的。”

“那对张友林呢?你觉得最后应该对张友林如何?怎么处理他?或者说是怎么对付他。”陆莹接着问道。

叶凌天转脸看着陆莹,看了很久。

“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我?”

“没什么”叶凌天淡淡地说着,然后说道:“怎么对付张友林那要看你的想法了,如果你不想把他逼到绝路,没有对他恨到那种地步,大不了把他在大唐集团所有的羽翼全部剪掉,最后撤了他在大唐集团的所有职务,让他纯粹地只是做一个股东一个董事就可以了,他反正也不会对你对大唐集团再有任何的威胁。如果你对他恨之入骨,自然可以有很多的办法来对付他,你大可以调查他的过往,以他张友林的性格,当了大唐集团这么多年的副总经理不可能手上是干净的,违规违法的事情肯定没少干,找到证据去报警,这里面有很多操作空间,罪重罪轻都可以由你决定。另外就是他手里的股份,对于这一块我的理解很浅薄,肯定没有你了解的深厚,我相信,以你的手段和能力有无数种办法可以把他手里的股份变成你的或者说是变成大家的。”

陆莹点了点头,说道:“我的选择是后者。”

“不意外,我猜你也是会选择这么做。”叶凌天点点头,显然,他也早就猜到了。

“我早就说过,这次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不会给他一丝机会的,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的彻底,斩草不除根出风吹又生这个道理我是清楚的。”

“了解,如果你是个妇人之仁的女人你也走不到今天了。”叶凌天再次点头,然后端着红酒优雅地喝着。

“你对张友林这个人怎么看?”陆莹也喝了一口,随后问道。

“没怎么看,我对他不熟,我跟他前后总共也就见了几面,加上今天也就总共是第四次吧。”叶凌天淡淡地说着。

“你···你们·今天见过面?”陆莹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叶凌天看着陆莹,随后摇头说道:“陆莹,其实作为朋友,咱们有什么话可以直接问,不必转那么多的弯子。如果你真的信任我,那么你大可以直接问我,如果你不信任我,也不必问我,可以直接让我把股份还给你,然后把董事长的位置也还给你,我叶凌天绝对不会多说一句话的,你这么试探我其实会让我心里很难受,你知道吗?”

陆莹睁大了眼睛,被叶凌天说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最后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试探你的?”陆莹是个聪明人,叶凌天话都说得这么清楚了,自然就知道她是在试探他了,他没必要再编什么理由,好不如直接承认。

“这个不难猜,秘书和助理都是你的人,今天张友林来见我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们不可能不告诉你。而且,今天这么晚了你特意打电话叫我过来本来就不合理,再加上来了之后虽然你只提了一条张友林,其实你句句话都是在说张友林,这难道不应该让我怀疑吗?再加上你总是问我的看法,我其实一直以来都只是给你做个样子,所有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参与,都是你吩咐助理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罢了,今天这个事情不算是大事,你偏偏要问我的看法,还给我名单,结合今天张友林进我办公室的事,我要是再猜不出来我也算是太蠢了。陆莹,说实话,我不喜欢你这么做。”叶凌天抽着烟淡淡地说着。

“对不起,其实我是相信你的,秘书来跟我汇报,也说了你与张友林谈话的内容,我呵斥了她,让她以后不要偷听,也不准在我面前打你的小报告,但是,我自己思前想后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最后还是把你叫过来想试探一下你的想法,希望能够从你的说话里发现什么,好让自己心安,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能够猜出来的,可能是你太聪明,也可能是我太蠢了。对不起,凌天。”陆莹很诚恳地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