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仓促集结

小说: 里院 作者: 猪猫兽 更新时间:2018-11-09 23:15:56 字数:4475 阅读进度:284/317

“白爷!”柳瑗叫了起来。

白无常的目光在办公室里扫了一圈儿,看着地上躺着的那具尸体,道:“你们两个,今年的指标可是用完了啊。”

柳瑗自知刚才出手较狠,与君绝直接就是自那男子的灵台劈斩而过,连魂魄都没有离体的机会。

白爷肯定是觉得这种争斗,没必要做到这一步吧?

但柳瑗的想法却不同,自从杀了几个巫开了戒之后,他就有些破罐破摔了。况且刚开始他也愣了一下,没有摸清楚对方的路数,见衬衣男这么生猛,瞬间就控制了三个人。这种时候,动起手来哪里好有个轻重,绝对是下死手!

既然白无常来了,那么局势就明朗了,柳瑗松下一口气来,道:“白爷,这都一月了,翻年了,我又有三个配额了。”

白无常道:“我们向来是算阴历的。”

衬衣男听着柳瑗和白无常在那里拉家常一般地聊天,面色更沉。

他如何看不出来这个突然现身的男子是一个灵体,而且被称作“白爷”,那是谁就显而易见了。

一见发财白无常!

“都别动!谁来都一样!”衬衣男再次攥紧了手中的雷链刀,大声吼道。

然而白无常却只是一笑,身子没有动,但身前突然浮现出了勾魂索,像一条毒蛇一般盘旋起来,昂着头对准了衬衣男。

“你真的要和我比用链子?”说完,白无常又把注意力放回了柳瑗他们身上。

柳瑗道:“白爷,这……这是我们里三院薛晨的开山弟子,嬴莹师妹,并不是……”

白无常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哦,晓得晓得,也是王曦的相好嘛。对了,你们找我,就是这事儿?我还先去里三院逛了一圈儿,才知道你们又搞了个什么培训。感觉有些亏啊。好了,该你说了,这把雷链刀,怎么到你手上的?”

亏?亏什么啊?您老跑这一趟,全力飞驰,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啊。

柳瑗和周柯都有些疑惑,但也没插嘴。

被白无常这一提,他们这才打量起束缚在嬴莹身上的铁链。

这就是青城山镇派之宝,雷链刀?!

怎么落入这种一般角色的手里?

“什,什么雷链刀?”衬衣男也低头打量起自己手中的武器,他不傻,知道既然无常爷这样说了,那这铁链就该叫雷链刀了。但这背后,有什么故事?

光是看一眼,就能喊出名字来,必须大有来头啊!

青城山倒是听过,也是个硬点子,怎么上仙给了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

“哦?你也不知,那算了,等会儿,你就跟着他们回里七院,到时我会安排人来查魂,尤其是你,别把人给我弄死了!可杀可不杀的,尽量别杀,少沾染点儿因果,等你哪天来地府报道了会让老崔他们难做的。”白无常见衬衣男这表情,竟是就这么轻飘飘地把这一页翻过去了,转而对柳瑗说教起来。

虽说这话不吉利,但人固有一死,柳瑗在白无常面前自然不敢放肆,点头道:“是,白爷。”

白无常说完,就作势欲走。

这一举动把他们双方都看呆了。

“白爷,这里……能不能稍微麻烦您一下?”周柯赶忙叫住他。

白无常打了一个响指,勾魂索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射向里衬衣男,将他的魂魄击出体外,然后再往回一勾,又重新拉进了身体里。

就这么一来一回,衬衣男便失去了意识,倒下了地上。

“他阳寿应该未尽,我就先赶回去了,说不定还能赶在黑脸儿和游神兄弟之前,回到二王爷身边。这雷链刀,你们收好,先给青城山打个招呼,说东西找到了,免得老道一天到晚在地府捶胸顿足,说无颜再入轮回。”白无常说完,化为一股青烟,消失不见。

这太符合白爷的习惯了,从来都是来无影去无踪。

柳瑗连忙闪身到嬴莹身边,将雷链刀收回,问道:“没事儿吧?”

他也不管男女有别,直接一把搭在了她的脉上,摸了一把嬴莹的腰,定下心来,扶着她坐了起来,道:“师妹,要不你来捅他两刀?”

说完,非常热心地把与君绝给递了过去,眼神中全是希冀的光芒。

“师弟。”周柯在一旁出声道。

“师兄,师妹没事儿。哎,现在呀,嬴莹师妹也娇贵,今晚的事儿,可不许给薛主任说啊,到时候铁定有板子落在我们屁股上。”柳瑗回道。

然而,他抬起头,却看见周柯皱着眉,望向了白无常消失的方向,一脸严肃。

“你刚才听到白爷说的话没有?”周柯道。

柳瑗道:“听到了的,我这个人听劝,这不是让师妹来捅人嘛,放心,捅屁股和大腿,出不了事儿,就捅两刀,呃,四刀,一边两刀。”

周柯摇头道:“我不是说这个,你刚才没听白爷说吗?他要赶回二王爷身边……”

二王爷?

柳瑗反应了一下,然后顿时也望向窗外。

二王爷不就是楚江王吗!?!?

楚江王找到了??

什么情况!?

他不是被地府给阴阳两界通缉了吗?

黑白无常和日游夜游赶往他身边,又是什么意思?

捉拿他?

正在这个时候,周柯的电话想了,接起来就是大师兄劈头盖脸一阵大骂:“你们两个搞什么!怎么不在带教?嬴莹呢,也不见了?”

周柯自然大气都不敢出,道:“大师兄,怎么这事儿都捅到您这儿来了。我和柳师弟带着嬴莹师妹出来开了个小差,马上就回去。”

我去,这里七院的人告黑状啊!

就消失了这么一小会儿,至于吗?

程鹏不给力啊,这点儿事儿都捂不住!

“赶快滚回去,把大家看好!今晚里七院的见习被临时终止了,收队的时候发现你们不在,程鹏又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自然就打电话到我这儿来了。”王弼司道。

失误啊,该早点儿把新买的卡给换过来的。

周柯心中暗道。

“见习叫停了?出什么事儿了?小师弟没事儿吧!?”周柯问道。

今晚的见习相对昨天的,要温柔很多,不可能出问题吧?

王弼司叹口气道:“小师弟倒没事儿,楚江王找到了,张小莉也找到了。他老人家主动联系的地府,让黑爷和日游夜游领三千地府阴兵去接应他。现在,平等王和都市王以及宋帝王也在往他那里赶。里七院那边儿,黄义歆带着聂烽,杨允佶和徐小磊也出发了。地点就在小一他们巫寨附近不远,我们也准备去点儿人。”

“楚江王他老人家要干嘛?”周柯有些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最后得到的消息,是楚江王强攻里三院,还杀了人和鬼差,这突然出现,就要召集三千阴兵,他在针对谁?

“具体的消息还没有证实,地府怕说不清楚,把事情给我们里院说了一下,让我们也跟着去点儿人。同时故意把阴兵集结的速度压了压,等着我们一同过去。”王弼司道。

周柯听了,默默点了下头。

地府这样处理没有问题。

在不知道楚江王的目的前,绝对不能把兵权放给他。如果他有什么主意,一旦三千阴兵到手,凭着他的威望,这三千阴兵可绝对是指哪儿打哪儿,不带一丝犹豫的。

同时这么大的地府人员调动,又绝对不可能瞒过里院的眼睛的,况且这里面,还牵扯到一名里院的副主任医师,那就更要给里院招呼一声了。

楚江王只是召集了四名阴帅和三千阴兵,地府却跟着去了三个阎君。看起来是去助阵,实际上则是押阵!

一旦真的楚江王有问题,那这边儿还有三位阎君,到时候,最多双方都指挥不动这些阴兵,而四名阴帅肯定也不敢插手。

周柯小声道:“大师兄,那个,就刚才,白爷还在我们面前呢……”

接着,他把事情简单地给王弼司说了一遍,然后不敢吱声了。

王弼司沉默了一会儿,道:“和楚江王一同失踪的,还有白爷……他本就行踪不定,当时大家注意力也不在他那里,都没有想到他,都是后来,才发现的。白爷就和你们说了那些?”

“是的,白爷似乎很着急赶回去,但看不出什么异常。那个,大师兄,我们现在拿这把雷链刀怎么办啊?”周柯问道。

“这事儿先放一边,你们说的那个人类进化,我也知道,暂时还不清楚有什么联系,都往后放。先过了今晚再说。”王弼司道。

他正在考虑带多少人去。

因为里七院可是除了刚才点的那些人之外,还出动了七八十人。他在想里三院是不是也该这样。

人去少了,万一有什么事儿,说不定人就填进去了,连个送信儿的人都没有。人去多了,是想干什么?

楚江王目前看起来是杀了里院的人,可地府已经答应了会给里院一个交代,现在双方摆出这种阵势,很容易引起误会啊。

最重要的是,师傅赵竹仁一定要去,因为他和楚江王关系非常要好。可他这一动,里院保驾护航的人就必定不能少,而且常师叔和何雨宇听说后,也一定要跟着去。难道让里三院的三个院长一起扎堆儿?

周柯道:“好,我们这就回去。大师兄麻烦你通知下这边儿的六扇门来这里善一下后,动静稍微有点儿大。”

柳瑗这时插嘴问道:“大师兄,你刚才说的,未经证实的消息,到底是什么啊?能说吗?”

王弼司道:“楚江王称,他找到了遗人的疑似据点。”

“真的!?”嬴莹问道。

王弼司道:“不知道真假,所以现在我们也很难办,如果是真的,那我们里院就不能袖手旁观,但现在我们也只能拿出这么多人来。”

这是实情,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就又是非常仓促的一战。

柳瑗瞄了嬴莹一眼,让她不要问这么没有营养的问题,道:“可是,大师兄,不管楚江王说的是真是假,他没有把自己的事儿说清楚啊,他就没点儿解释吗?”

王弼司道:“这我哪里知道,人都还没有见着呢,我们的信息,都是地府给的,地府估计也和我们一样,准备当面问他。好了,你们在那边儿小心点儿,里七院的高手,也出去了一些,但只要不出里七院,问题应该不大。抓着的那个人先带回去,哦,记住把牙齿磕掉,免得他又生吞了孟婆汤。”

王弼司说完,挂掉了电话。

三人面面相觑,这怎么就和在医院值班一样,老是来急诊啊。

柳瑗试着将嬴莹给搀扶起来,但没想到被后者果断拒绝了。

他正要询问怎么了,嬴莹却接过了他递过去的与君绝,发泄般的在衬衣男的屁股上戳了两刀!

“师兄你们先在外面等一下,我稍后就出来。”嬴莹道。

柳瑗有些不放心,这哪儿能行,虽然嬴莹师妹在他心中的印象,并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但是万一她真的把人给整死了,今天就等于白跑了。

“师弟,走!”周柯似乎是反应过来了,扯着柳瑗的衣服,就把他往外拽,同时传音入密道:“师妹被电来尿裤子了……”

柳瑗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师妹捅两刀那都还算轻的了。

“师兄,刚才大师兄所说的,你怎么看?”柳瑗问道。

周柯回忆了一下,道:“楚江王没把自己的事情解释清楚之前,其他都不重要。但不过也不用他解释,等另外几位王爷到了,事情自然也就明朗了。”

的确如此,楚江王再强悍,也没办法在其他阎君面前撒谎。到时候,只用直接问他一句,是不是他做的,也就够了。

之后的事情,就不是需要他们来操心的了。

现在整个圈子都知道地府的楚江王失踪了,毕竟三位阎君在阳间行走,道家佛家不可能不过问的,又恰逢青城掌门驾鹤,自然之前在丧葬之时聚在一起,在茶余饭后讨论过。

只不过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即使是和里院关系最好的道家,也没能得知事实的真相。

柳瑗看了看手中的雷链刀,道:“对了,师兄,青城掌门,是因何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