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9 第八章下 面北眉南掌中鱼

小说: 拉马克游戏 作者: 乐小云 更新时间:2019-07-12 06:52:48 字数:8667 阅读进度:369/390

缘聚缘断包厢。???ww?w?.?r?a?n?w?e?n?a`cc李宗把玩着手中一块精巧的石头,复杂的神色投向斜对面的曲芸。

用法师的思维视角去观察,曲芸自然可以判定这熟悉的奥法涟漪与自己附魔的通讯用魔法石如出一辙。只是与她练手鼓捣出那些地摊货不同,李宗手里这块宝石无论材质还是上面雕刻的纹路都宛如一件艺术品。

更重要的是,石头没有发声,李宗也没有说话,但他显然已经得到了自己所需的信息。他夹了一口霍别璃重新换上的普通菜肴,叹息道:

“黑云压顶,风雨飘摇,西北大凶!今晚燕都可是不太平的一夜啊。以我们的立场,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燕都闹出影响恶劣的血光大祸啊。”

曲芸刚才吃了不少,现在却是七八分饱了。干脆放下筷子微笑道:

“哎呀,以依子的感知,怎么觉得西北充斥着亡灵的气息?亡灵魔法啊……这东西邪性得很,杀孽无穷尸横遍野,却偏偏留不下半点血光。那些被祸害的生灵,不是被炮制成行尸走肉,就是转化成鬼物灵体。

这么强大的亡灵之力,恐怕等事情终了,一根头发都不会剩下。李先生担心的影响恐怕就算有人恶意炒作也拿不出半点证据了。”

“呵呵,胆大包天。竟有无知恶徒以为使用亡灵魔法掩饰就没事了?皇城西北非富即贵,若真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那边搞出大事情,龙颜震怒!

到时候无论是被人当枪使搞事情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监管不利的,还是的别有用心引狼入室监守自盗的,怕是吃不了兜着走,一个也跑不了。”

作为席上三方唯一一个被两边针对的,霍鑫听闻曲芸几乎明示暗说出的安排倒也不恼,只是轻描淡写地指桑骂槐冷嘲热讽着。

“这话说的,”曲芸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依子这条道路能使出几分本事,恐怕没有谁会比公主殿下更加清楚了。亡灵魔法可不是依子专攻的方向,而且找不到任何证据的同等条件下,明显有些人嫌疑比依子更大。

比如说……双密小区里那个虏人灵魂,最后败在我们手上的邪恶玩家?你看,御使鬼物战斗的进化本就是凤毛麟角;而有着那般高强实力,一人单挑依子全队的幕后黑手,恐怕有心去查并不难锁定吧?”

“是啊,我很清楚,”龙女轻垂眼帘,皓齿明眸翩若惊鸿,在曲芸眼中美出神仙般的模样,让人感到一种缥缈不实的气息:

“附魔法阵一道上,我怕是走得还没有你远了,即便这样我也算是略知一二。三角魔法阵冥府盛宴,一个上手不难却条件苛刻,因而威力惊人的法阵。

这东西凭借隐藏在空间节点的介质封锁法阵内的整个空间,一旦激活再无法逆转,阵内一切生灵都会落得个连灵魂都分解为精纯阴气的下场。

它可以借由持有同质介质进行自保或阻止激活,但想要破解就只能等道整个魔法阵能量耗尽了。如此歹毒的法阵,等到这个时候通常早已无人生还。

这魔法阵只要有相关的知识,仅仅需要一个初涉三环的法师便可以刻画,其一次性消耗的昂贵素材却足以让普通的黄袍中级法师都倾家荡产。这还是能找到足够品级材料的前提下。

在域中可以搞到的足以支撑冥府盛宴的魔法素材可不多,无一不是可遇不可求的强大宝物。偏偏我最近有幸购得了一些,魔晶……这东西不知道音乐家小姐可有研究?

我只是不知道啊,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胆大包天的恶徒情愿暴殄天物。冒着巨大风险顶风作案,搭上价值连城的重宝舍本逐末剖腹藏珠也要与凡人计较。不计得失意气用事,总觉得,不像某些人会做的事啊……”

她句尾与其上扬,突然正色看向曲芸:“不弄清这件事情,我寝食难安,某些合作恐怕也不敢进行下去了。毕竟以守护者的立场,我不可能为了解决几只鼠患而唤醒一头恶龙吧?”

**裸的杀意扑面而来,其强大的威势形如实质远胜李宗,惊得霍鑫手中的筷子咣当掉在地上。是了,无论以九州团长还是大庸公主的立场,又怎么可能不找个机会就恶心一下她眼里肉中毒瘤般的臧王府一系势力?

只是……恶龙吗?

“呵呵,”曲芸虚弱地哼着,强撑起一丝微笑:“公主殿下不必如此紧张。那恶徒的打算恐怕无人可知,但依子手上有件自己近期打造的本命法器。这东西贯穿了火焰能量,阳盛阴衰平衡失调,变得不适合人家一个女子使用了。

若是依子能有那恶徒般的机会收罗如此一大笔怨念阴气,便正好平衡了这件法器,您提的那点风险代价皆不在话下。”

至于另一个原因她自然不会明言。云裳于九州的关系,如果不能彻头彻尾强势到底,便只会像霍鑫说的,沦为人家手中的一把枪。

“心狠手辣霸气外露……但却杀伐果决目的明确,果然是最适合这游戏世界的性子。我们在场诸人,又有哪个不是这般性子?善良固然美好,却是走不到这一步的,”

龙女说着收敛威压,端着的脸色逐渐和缓下来,轻启唇弯。一颦一笑,都伴随着奥术元素的流转,需要曲芸以极大的意志力才能避免沉醉其中。相比之下,曲芸给自己准备这一身魅惑的附魔衣裙则是小巫见大巫,完全被压制了功效。

“音乐家,我期待你的成长。尽快踏足巅峰的世界,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自然,”曲芸默默吞下口中鲜血,笑得像邻家女孩一般甜美:“日后合作愉快。”

“那……至于交换基因的事?”龙女露出期冀的眼神。

事实证明越是高贵冷艳的女子,一旦露出俏皮乖羞的举止那杀伤力是成指数增长的。然而曲芸按捺下小鹿乱撞给出回答却是斩钉截铁。

“免谈!”

虽然龙女是她偶像一样的存在,虽然她已经清楚自己喜欢的是女生,虽然她不清楚是不是自己误会了什么……但是,对三面两交的几乎算是陌生人献上自己的身子这种事怎么可能!

颇为讽刺,李宗密谋长公主布下的下马威,终究是没有龙女轻轻三言两语来得有效。然而谁又能事先猜到曲芸的心猿意马呢?

老板娘霍别璃的品味似与曲芸相近,缘聚缘断是不卖酒的。霍鑫便饮着杯中的橙汁不动声色笑望身边的曲芸。

事情会像她暗示的那么顺利么?她万万不可能想到萧府会有一整团高阶超人坐镇。是了,若没有霍鑫的授意,凭萧仙石那个纨绔子弟又怎么可能结交到唐装青年那样的朋友?

从龙女那异样唯美的声音魅惑中缓醒,曲芸也饶有兴味欣然加入了大小狐狸们明嘲暗讽的游戏。

有趣的是,一群人口诛笔伐声讨着今晚行凶的恶徒,却没有一个人提出去阻止或者查探。每一方势力都在坐等着一个结局。

咣咣咣咣咣……

响亮的金属碰撞声不绝于耳,却仿佛同时出现在萧家大宅后院的各个地方。

康斯妮拖着一道道残影上下翻飞,舞蹈般的动作里手中武器不住地切换闪现。该隐皇族的血统天赋速度和武器大师,结合了大庸武林泰斗郭老一身借力力使力的真传,最终配上拉马克徽章零等待即时切换手中武器,康斯妮形成了一套前所未闻的战斗舞蹈。

然而,仅唐装青年一人就控制着云裳最强的战力无力分身。而且拼斗之下,康斯妮稳居下风步步败退。

不知唐装青年进化出的何种能量,一身阴邪之气散溢。移动起来就像是没有实体一般不受空气阻力,快得离谱。便是在康斯妮引以为豪的速度上也是略胜一筹。

康斯妮现在只能倚仗快速的自愈拖延时间。身上伤口一道道绽放又一道道愈合,自身的鲜血极其先锋派地泼出一地画作,却终究难以伤到唐装青年分毫。

没有被无力挣扎的碾压,但全面压制下同样找不到任何破局反转的契机,她只能寄希望于同伴。

然而不想另外一边同样不容乐观。

两队布阵相似,这边是任棉霜主防御,梅娴诗在她身后操纵着一套散寒春无死角地打击。甚至甄辉齐也从任棉霜露出的空隙中冷不丁放几发冷枪。

而对面则是大个子主防。一身钢筋铁骨刀枪不入,硬生生靠着肉身为同伴挡开每一道难以分辨的银针穿刺。而那浓妆女子则一手枪匕一首花剑,边射击边用枪匕和花剑从刁钻诡异的角度刺击。

任棉霜没能挡下每一击突刺,身上被戳了几个血窟窿。但这对她如今的体质而言已经影响不大。对面的大个子也来不及分辨每一根银针,胖子和女子也各负轻伤。

只是这两人都不是萧家找来那些三脚猫超人所能比的。想要击穿穴位命门一针致命,也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三对二,看起来旗鼓相当僵持不下,比康斯妮那边的状况要好上很多。但是时间却并不站在自己这边。

那持握十字架散发淡淡金光的中年胖子虽然大汗淋漓,却是丝毫没有苦苦坚持的态势。他在控制着能量循环的节奏,吃力,却持久坚韧。

而在十字架的光辉之下,甄辉齐手中的魔晶就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激活曲芸留下的冥府盛宴魔法阵。

而萧府这边只要拖到天亮布阵的数十魔晶消耗殆尽,空间的闭锁便会打破。到时候无论是安天府理异院还是九州本队,都不能不对云裳出手拿下这些“暴徒”。

无解必败。

谁也没想到,破局之处居然在那被保护得最严密,全力压制魔法阵的胖子身上。

他无声无息地栽倒在地,露出被利刃刺穿的延脑。角度精湛,只渗出不多的血液。

胖子倒下,露出像蝙蝠一样倒挂在回廊木梁上的尹熙颐。她赤着的双足,吸盘一样的细密趾纹扣紧木梁,承担住她整个身体的重量。

压制体温消除声音几乎停止呼吸,连自己人都没能发现潜行于回廊穿斗式木顶内的尹熙颐。她静静攀附在屋顶,一直在等待着出手的时机。

胖子手中偌大的十字架被尹熙颐应声砍断,露出里面包藏着的魔晶碎片。

“不!”唐装青年一声大吼便冲向甄辉齐。他心如明镜,知道这大阵一旦开启再无法逆转,但同样清楚想要活命唯一的出路便是抢到甄辉齐手中那块硕大的魔晶。

但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献祭着自己血液的康斯妮后发先至地挡在了他面前。这并不是什么底牌,只是一瞬间的爆发而已。但只需要这一瞬间就足够了。

甄辉齐这次终于没掉链子,启动了曲芸留下的阵法。整个萧府四周的空间仿佛咔吧一声崩碎开来,这是埋藏在空间节点的魔晶瞬间转换为精纯的能量。

刹那,萧府四周空间的闭锁不复,但紧接着一团团无色无形但普通人都可以感知到的死气就在整座萧府弥漫开来。

唐装青年,浓妆女子,大个子,刀疤脸老人和那些因为没有战力被丢在院里懒得去杀的社团大佬们,以及上百口搭上萧家战车战战兢兢躲在房间的关系者。他们无一例外,痛苦着挣扎着哀嚎着,如烟雾般缓缓消散。

曲终落幕,甄辉齐擦着额头的汗水叹气:“可惜,拖得太久了。他们既然了解这魔法阵还能反制,那启动大阵的一瞬萧氏父子肯定已经逃掉了。”

“未必,你们来看看这个。”康斯妮从后厢房探出头来,随手丢下两套衣服。

“这是萧氏父子刚刚穿着的衣服。”梅娴诗过目不忘:“看来除了我们,还有人不想萧家存续下去啊。”

翻看衣服,上面没有伤口,却留存着大片黑色血污。血迹是中毒从口中吐出的,连冥府盛宴魔法阵都无法转化的血液,可见毒性之强这物体已然不是人类血液的性质了。

在冥府大阵让他们尸骨无存之前,萧氏父子已经被杀害。

缘聚缘断包厢,绵里藏针讪牙闲嗑的大小狐狸们齐刷刷住了口。李宗手中精美的宝石微微发热,曲芸道一声抱歉接通了魔法石的通讯,而霍鑫则是拿出了手机翻看上面收到的消息。

“主人,我们出来遛弯,看见萧家出事了哎,就是和常小蜥蜴他们家抢生意那个超有钱的萧家,”说话的是康斯妮:

“官差把房子都围了,听说里面几百口人一个不剩全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那种。而且还发现了一个密室,里面都是各种调配毒药的器具,可吓人了。

主人你说,之前在双密小区毒杀那么多无辜民众的凶手会不会也在那里一起消失了?”

话是说给曲芸同席人听的。官差当然不可能这么快到场,不过显然也不会差太多了,毕竟连李宗都接到了报告。

“你们都没事吧?那种是非之地不要靠近,小心被某些别有用心之人泼了脏水。”

曲芸如是说道。让旁侧的霍鑫嘴角就是一个不由自主的抽搐,好气啊。

“没事没事,我们去城北前海胡同新开的夜市烧烤压压惊就回家。嗯……没准我之后还要一个人找间酒吧去加点餐,总之天亮前一定回去。”

对过李宗也差不多同时收起了手中的宝石。他依旧面无表情,但是曲芸通过其心跳多少能感受到一些动容。

“后生可畏,本座还是小看了你的手段和魄力啊。合作愉快,有实力和手段,便有资格拿到自己想要的待遇。

那批珠宝你处理得很妥当,某些人还以为是九州出手吞下所有货维系秩序。殊不知你们有办法完全回收所有自己放出的货,而我们只收下了那些别有用心之人从别处流出的。

顺着这些多出来的货,我们找到很有意思的东西啊。”

气得脑门青筋崩起的霍鑫听了这句突然就是心底一凉,李宗恰逢其会地向他看过来:

“不过合作规合作,本座还有正事要优先处理。听说萧府那边有人‘失踪’了,这种灵异现象理异院还是要出马去查一下的。”

既然“没有死人”,那么就是另一套规程了。既不会引起民众恐慌,也没有发声什么恶性案件,无非是为附近居民增添了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

毕竟在这个多数人信仰科学的世界上,比起虚无缥缈的灵异现象大家更愿意流传萧家得罪了大人物举家连夜逃出国外之类的谣言。

但至于臧王府趁乱添把火的行为,可就是不让出些核心利益就绕不过的事情了。无论霍鑫还是他老子霍悯阳都没想到云裳最后还有这样一手把他们揪了出来。

“曲芸,谢谢。”长公主霍别璃目光真挚:“我欠你一个人情,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

“姐!”龙女瞪了姐姐一眼,打断了她的话。得不到曲芸的身体,又没有什么一定能让她顺从的诱饵,龙女在和云裳的交锋中已经逊色一筹。这时候姐姐还要欠出个人情,别到最后九州反倒成了这丫头手里的枪了。

曲芸也笑了。虽然唯独龙女需要自己身体这个问题无论如何也搞不清楚原委,但她的小心思却是瞒不过曲芸。终究是对这位姐姐有好感的,曲芸不想为难人也不想破坏两队关系,便提出一个很有趣的解法:

“要说请诸位帮忙啊,依子还真有件事要拜托大家。”

“是什么?”李宗冷下脸来。与云裳并非恶意的交锋中处处落于被动是他的策略有失。若是这音乐家得了便宜还诛求无已,他不介意丢着脸面也要教教这小辈实力才是谈判的筹码。

“前一段啊,依子出于好奇答应了某人的追求。结果这些天发生了好多事,让依子突然明白自己喜欢的是什么样的人了。所以我想请两位公主做个鉴证,”她边说边转向面色阴晴不定的霍鑫:

“对不起,世子爷,分手吧。不是你不够好,只是依子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太喜欢男生哎。喏,为表歉意,亲手为你烤了一炉饼干。咱们都不是有精力儿女情长的闲人,好聚好散,节哀顺变。”说罢曲芸手中突然出现了一袋自制的饼干递上前去。

“区区性别问题,也会影响曲小姐这样的人物选择伴侣?”

无论心中是如何七窍生烟,霍鑫表面上还是谈吐优雅,丝毫没有动摇的样子。称呼也分寸得当地换回了曲小姐。有这份情场老手的从容,也无怪他先前对曲芸志在必得的决心。

“哎?她们跟我说,一般女生分手的时候要委婉些啊,”曲芸撅起嘴,用食指戳住脸颊:“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依子直说便是。人家不喜欢比自己笨的男生呢。”

女孩子的话,可爱就够了,难道你霍大世子想走走卖萌路线?

在两位公主玩味的笑容中,霍鑫颤抖着双手接过曲芸递来的饼干。饶是以谲诈多端翻云覆雨那世子爷的涵养,他被如此羞辱后也几乎难以掩饰愤怒与困惑的情绪。

然而在人家长公主的地盘上,他又敢翻起什么风浪?仅仅是分个手,为什么一定要当着公主的面?不,应该说为什么要当着九州的面?

曲芸的意思很明确,他现在总算也是清楚了。自己看准人家感情初姐的弱点,打着借刀杀人的算盘,想着轻松坑下人家的团队还坐收美人心。

结果人家将计就计,一开始失了智般的轻松答应交往好似上了他的当;其实却只是借助自己的弱点让他利用,借助他营造的局面与二人的关系看清整盘棋路,剪除他的党羽,最后还反将一军。

轻轻一句分手,让臧王府的狼子野心在皇室面前无处遁形。父亲说的没错,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这位小姑奶奶的级数。为了分手产生的影响而答应的交往,这像是一个对感情一无所知的少女能干出的事?

那边等蓝枫知道了霍鑫的真面目恐怕还要狠狠自责一番自己害了曲芸。却不知曲芸终究是曲芸,算无遗策。在自己的弱点上铺开局面,从别人铺设好的死局中一开始就能透过层层迷雾看到通往终盘的棋路。

一败涂地。唯有这个词可以形容这盘棋局操盘手霍鑫的下场。

臧王府,九州,云裳仙府,使徒,萧氏集团,一生实业,六位棋手中,他最先落子。面北眉南两面三刀,把己方敌方全都算计到自己的路数中去。

结果终局,阴谋败露搞得人尽皆知,手下势力被吃干抹净,暗自培养的附庸团队被一帮新人在团长缺席的情况下一锅端了,最后连煮熟的女朋友都飞了,他还偏偏不敢翻脸。

他后悔了。鱼与熊掌,终究不可兼得。若是当初没有自作聪明引曲芸入局……

比霍鑫还要更惨的恐怕就只有他手下那家破人亡被灭了满门还无处伸冤的萧家了。

霍氏姐妹是真开心。她们平常也不少对臧王一派冷嘲热讽,但那不好对付的老烟枪却总能不动声色步步压制,不留把柄地夺取到实际利益。

而且由她们自己仗势欺人地嘲讽霍鑫,哪有看着他因为一个自己为玩弄在股掌之间的半新人小姑娘气个半死带劲?这畅爽……念头通达啊。

他没有拒绝曲芸的分手礼物。这真的是一袋饼干,没有下毒。无论外观气味全都正常,甚至拿到拉马克世界中去鉴定都会得出肯定的答案:这是一袋应选者自己炼制的饼干。

深夜的臧王府顶层像是新燕都城夜空中最明亮的星辰,用光鲜的外表掩饰着里面最黑暗的恶意。

“你的算无遗策呢?”霍悯阳靠在高背沙发上,周身被阴影覆盖。他用烟枪敲打着沙发扶手,一条条烟龙通过地上的霍鑫每个毛孔进进出出。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次如果不割让出大量的核心利益,恐怕之前的小手腕就会变成皇室抽走我们基石的撬棍。音乐家?好一手请君入瓮。今晚过后,除了九州和我们自己,恐怕整个域都会当做萧家的事是你办的了。你可知错?”

“是……”

“知错了,就回去好好反省一下如何补救吧。记住,在真正的对手面前,不要再耍那些不入流的小心机。”

霍鑫浑身微微抽搐着,忍痛爬起身来。

诱发刺痛的毒雾游走周身经脉,他却直到离开大门也一声没哼。毕竟,是从小就习惯了的事情嘛。

“有趣。大庸的棋盘上,又多了一位落子人啊……你说呢?”

待霍鑫掩门而去,霍悯阳散去了游荡在空中的无数烟龙,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沉声道。而落地窗帘后面则闪出了一个身影,正是伪装成萧伯的杜尔。

“贵国的国事哪容我一介小小杀手置喙?我只管拿钱杀人,今天这两人其实算是白杀了。我不动手,他们也会死在大阵中。但终究是冒着天大的危险去完成了任务,账还是要结清的。”

“是啊……”霍悯阳又长长吐出一条烟龙:“我怎么就没想到那音乐家真能在儿的手下在场时做到徒灭萧家满门的事情呢?刚刚教训他轻敌,看来我也犯了同样的毛病,差点被你给骗过去了!”

杜尔一愣:?!

“你明明在场,知道他们是死定了的,却偏偏要亲自动手留下痕迹。双密小区那时,哪怕对手是那个潜力榜第一的音乐家儿的布局也不可能出现那么大漏洞……

桑海之心的规矩啊……没想到我臧王还不是你的第一雇主。身为统领东亚地区的银面使徒,兢兢业业挑拨着玩家与皇室的关系还不够吗?双密一事儿选择坑了你们总部派来的小队看来真是做对了!

本王选中那潜力榜魁首云裳仙府下手,看来在某些人眼中份量还是不够啊。你要挑拨的是臧王府和大庸皇室的关系,本王说的对吗?

只是不清楚,派你来的是哪位银面同僚,还是那位金面的大人呢?算了,桑海之心的规矩,你死也不会说吧……”

杜尔一身出神入化的毒杀手段,却在霍悯阳的烟龙盘绕中连一根手指也没来及动就倒下了。

身死一瞬间,杜尔周身瞬间剧毒散。

却尽数被房间里游走的烟龙吞食殆尽。

离开顶楼的办公室,霍鑫黑着脸回到自己卧室。手中突然出现了曲芸临别赠送的那袋“分手礼物”,仰躺在硕大的床垫上暗自腹诽:

看你发扬蹈厉占尽先机,终归还不是个小女子?本少迟早要把你吃干抹净,就像我现在吃掉这袋饼干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