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黑夜中的算计

小说: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作者: 鱼果酱 更新时间:2019-02-11 18:59:54 字数:3245 阅读进度:577/578

看着显然已经陷入疯狂中的阮玉霞,温瑾瑜感觉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啪――

响亮的把掌声落下,房间中的空气都跟着变的凝结成冰,让人感觉压抑。

阮玉霞双眼擒泪,眼中闪着浓浓的失望,声音透着撕裂,道“二表哥,你居然打我为什么就是因为我说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吗”

温瑾瑜将变的麻木的手背到身后,不让阮玉霞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现在天色已经晚了,你回去吧。”

阮玉霞看着温瑾瑜颀长的身影,心中的失望越发浓厚。

声音带着哭腔,道“二表哥,你居然要赶我走”仿佛有多么的难以置信。

温瑾瑜连身子都没转动,就听见他低沉而魅惑的嗓音,道“是”

“你居然又为了那个已经死了的女人赶我走,那个女人在你心里就真的那么重要吗”阮玉霞藏在衣袖中的手指,直直陷入她的手掌中,留下一个深深的痕迹。

贝齿轻咬,在柔嫩的唇瓣上留下一个痕迹,双眼擒着的泪水,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委屈跟心殇。

温瑾瑜转身,清冷的月光顺着窗口泻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就像从天上飘下来的人,难以靠近。

“她没有死”

一字一句,就像从贝齿中泄出来一样,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双眸中的坚定,让阮玉霞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所做的事,都变的如此的可笑。

她嘴角忍不住泄出一阵清冷的笑,带着刺耳的冷冽,让人听的耳膜生疼。

“二表哥,我一直以为只有我自己在自欺欺人,没想到你这堂堂的秀才老爷,也跟我这无知女人一般。”阮玉霞话中透着犀利,让温瑾瑜眼神有瞬间的退缩。

没等给温瑾瑜说话的机会,就听见阮玉霞接着张口说道“她玉瑶落下了云雾山,只要是盛京中的人就清楚,只要从那里掉下去的人,从来没有人能够生还,她玉瑶也不过是凡夫俗子,又不是真的仙女下凡,又怎么能免了一死她死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她。”

阮玉霞说到最后,都能听见她后槽牙发出的格格声,透着一份癫狂跟凄厉。

“你闭嘴闭嘴我不许你这样乱说我不许你听清楚没有”

温瑾瑜整个人都透着一丝疯狂,双手像一把铁钳,狠狠将阮玉霞的安静固定住,双眸中泛着如蛛网一般的血红,双颊中的咬肌更是清楚的显露出来。

阮玉霞从来没想到,这温瑾瑜不过只是一个文弱书生,这手上的力气居然如此大。

她只觉得胸腔内的空气都跟着变的稀薄,双眼凸出,就像一只濒临死亡的鱼,双手拍打着他的双手,试图从他手中挣脱。

“二二表哥,我我知道错了,你,你快些松手,我,我”

听见阮玉霞艰难发出了声音,温瑾瑜双眸中泛起的红潮这才褪去,手下意识松开。

咳咳――

一连串的咳嗽从阮玉霞嘴里发出,声音中更是透着嘶哑,带着差点死亡后的恐惧。

等阮玉霞平静下来,就听见温瑾瑜恢复过来的声音道“你回去吧,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踏进我的房间半步。”

看着温瑾瑜绝情的脸庞,阮玉霞狠咬贝齿,心中闪着不甘。

玉瑶那个该死的贱人,她活着的时候,自己没能挣过她,可没想到她现在都已经死了,自己居然自然败给她。

阮玉霞心中好恨,那个女人怎么会这般阴魂不散她到底哪点不如那个女人

她想不通,那个女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妖法居然让这么多人对她趋之若鹜

阮玉霞看着眼前将她拒之门外的人,心中一阵阵泛着冰冷。

这个男人对她总是这般冰冷,更是对她不假辞色,她不甘心。

自己对他这么好,为他甘愿忍受府里所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可自己在他心里居然还不如一个死人。

刚刚自己差点被他掐死,现在都能感受到脖颈上,那种窒息的感觉。

阮玉霞眼看着温瑾瑜向着后院走去,顿时感觉房间内的空气都变的凝结住。

她不能就这样轻易的妥协了,她喜欢二表哥四年了,自从她来到温老夫人身边,就一直默默喜欢眼前的男人。

她一直看着眼前的男人在温家苦苦挣扎,现在终于能够出人投地了,现在考中了秀才,再过不久,就可能会是举人,她如果嫁给他,那将来,她就是举人夫人。

这样的荣耀,这样的守护,就这样让她轻易的放手,她怎么可能甘心

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从身后猛然抱紧温瑾瑜,声音带着哭腔道“霞儿是真心喜欢你的,二表哥,难道你真的就这样忍心,让霞儿嫁给别人吗”

温瑾瑜颀长的身姿,挺立如松,后背挺直,在阮玉霞拥上来的瞬间变的格外僵硬。

仅仅一瞬间,温瑾瑜就仔细将她环保的双手掰开,慢慢转身,眼神中透着犀利,身上温雅的气息跟着变的多了几分诡异。

“阮玉霞,你明知道我心里只有她,你现在还缠着我有什么意义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自从进了这温家大房,你哪次不是在大哥面前表现的更加温柔贤惠,脸上的妆容也更加精致”听着温瑾瑜的话,阮玉霞眼中出现片刻的慌乱,很快又强自镇定下来,眼中闪着笃定。

脸上透着一丝苍白,说话支吾,道“二,二表哥,你,你瞎说什么我,我才没有。”

阮玉霞眼中出现闪烁,不敢直视温瑾瑜那双漆黑如墨的双眸。

像是被洞察了隐藏在心底最重要的秘密,整个人都变的有些迷离。

温瑾瑜看着还想要辩驳的阮玉霞,脸上的冷笑变的更加强烈。

“阮玉霞,你别想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你以为你的小心思只是被我一个人发现了吗”温瑾瑜冷幽幽的话,让阮玉霞一直低垂着的头猛然抬起来。

“温瑾瑜,你”

“怎么装不下去了吗”温瑾瑜俊逸的脸上勾唇一笑,露出轻蔑的眼神。

不给阮玉霞辩驳的机会,接着出声说道“之前我一直念着咱们一起生活四年的情分,所以才不想将事情说明白,可没想到你居然想在我的饭菜里下手,这让我如何能忍”

温瑾瑜怒气横生,将桌上的食盒一股脑全都扫到地上,看着滚落在地的鲈鱼,阮玉霞心中大骇。

双眸瞪成铜铃,眼中快速闪过慌乱,脸色跟着变成惨白,双唇紧泯,不发一语。

心中暗暗生出慌乱,他到底是何时发现的

猛然将头抬起来,正好撞上温瑾瑜一双凌厉的双眸,眼中折射的光,让阮玉霞心中大骇。

“你是不是想问我是何时发现的”温瑾瑜俊逸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笑落在阮玉霞眼中,透着彻骨的冷,让她不由得打个冷颤。

“表哥,我,我”

不等阮玉霞组织好自己的语言,就听见温瑾瑜低沉的声音接着说道“你看到我门后的那个帘子了吗你要想知道就自己过去看个清楚。”

阮玉霞耐不住心中好奇,慢慢迈动自己的脚步,向着房间中的暗处走过去。

房间里的灯光很暗,在温瑾瑜的身后,有一道深褐色的帘子,阮玉霞伸出青葱般的玉手,将帘子的一角抓住。

向着身后看了一眼,等看到温瑾瑜脸上的冷笑,阮玉霞闭上双眼,猛然将帘子拉开。

啊――

等阮玉霞看清楚里面的情景,脸上先是露出一抹惊恐,接着脸颊潮红,连双眸都染上了血红。

实在是,这里面的东西真的太令她震惊了。

惊的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双脚更是向后倒退了数步,直到身体撞到身后的书桌上。

“二,二表哥,你,你这是”

阮玉霞吓的双唇都跟着泛起白色,颤抖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温瑾瑜看着这样的阮玉霞,忍不住眼中露出嘲讽,道“怎么这不是表妹一直想要的结果吗现在看到了,怎么反而露出这样惊讶的表情难道该受到惊吓的人,不应该是我才对吗”

温瑾瑜将暗处的东西提出来,每靠近一分,阮玉霞便吓的倒退一步,直到退到避无可避,将身子猛然转过去,双眸紧闭,嘴角忍不住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二表哥,二表哥,我错了,求二表哥别再拿过来了,我不敢了。”阮玉霞如果不是脚下变的麻木,像是生了根,此时她恨不得立刻夺门而出。

温瑾瑜像是觉得这点惊吓还不够,将手中提着的东西,直接拿到烛光下,让笼子里的情形照个清楚。

只见笼子内有几只白色的老鼠,此时躺在笼子里的,已经有两只奄奄一息,如黄豆般大小的双眼,却泛着幽幽的红光。

其他两只此时双眸都泛着赤红,身上的毛都炸起来,身上还有彼此撕咬过的痕迹,白色的毛上染着点点猩红。

两只小东西,还不忘彼此缠绕在一起,嘴里还不时发出几声尖锐的吱吱声。

这样的场面,让一直养在深闺中的阮玉霞吓的脸色苍白,眸中更是闪着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