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共妻的复仇 冬夜

小说: 快穿之机不可失 作者: 月季花开 更新时间:2019-04-16 06:59:17 字数:2720 阅读进度:417/574

兄弟们商量好了房屋田地怎么分之后说好第二天再去请村长等人来做见证写文书。顶点X23US

当夜里大江氏等孩子们睡下了,就不停的拧张午,恨道:“分家有这么分的吗?谁家分家是这样的?哪家不是当大的多要东西的。”

张午抓住她的小手道:“你呀,怎么不好好想想这三家砖瓦房可是都归了咱家。二弟三弟虽然分了宅基地给他们,可是那一片荒草,什么都没有。”

“哼,房子造好之前,他们住的屋可还是归他们住的。”

“你说你,当大嫂的,怎么这么小心眼呢。还不是你说过两年要送天宝去夫子那里读书。现在跟两个弟弟闹僵了有什么好处?到时候他们还能出钱还是能出力?”

“呸。以前是想着我们这一大家子人供天宝一个。现在一个个的走出去了,没分家还能让他们搭把手。分家了,他们要不乐意,我们能怎么办?”

张午直接把女人拉进怀里圈起来:“不能。我弟弟我还能不知道嘛。当初小弟要走,你自己可还说那是好事。”

“哼,这能一样嘛。”

“放心吧。有我呢。肯定让天宝读上书。”

大江氏听了他的保证才露出一丝笑容:“这可是你个儿说的啊。”

“是是是,是我说的。我自己儿子呢,我能不放心上?”

隔壁的小江氏在张晨提出分家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放下过。

“这下如你心意了,没怪我不要这屋子吧?”

小江氏横了他一眼,眼波流转之间却是显得比平日里勾人的多。

咕咚~

张晨咽了咽口水,一把抱住小江氏就亲了下去。

另外一屋里,张早在屋子里烧起了火,又将床铺被子从箱子里拿出来重新铺好。

“哎呀,好像有点潮,我问大哥去借床被褥来。”

何氏坐在椅子上,将跟堂兄们玩累的儿子小心的抱在腿上让他睡好。

“别去了,火不是起来了嘛,烤烤火一会就能睡了。”

“唉。”

何氏摸摸隆起的肚子,又摸摸睡着的儿子:“分了宅基地给我们,就在这间屋子的旁边的空地,你怎么就不争一下这屋子啊。好歹我们有个住的地儿啊。”

“我要争了这屋子,那大哥家被我跟二哥的屋子夹在中间就太小了点。”

“就你最好心。”

弄了两条板凳,将被褥和被子放在上面烤着火。

张早又去将木盆的脏水给去倒掉。

等忙完又将何氏手中睡着的儿子抱起来,在何氏身旁的床沿上坐下之后,张早说道:“下次回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地就还给大哥二哥他们种着吧。”

“嗯。不过等年后记得带上分家文书去衙门把契证给办了。”

“好,我会记得的。”

两个人沉默下来,烤着火,张早又忍不住想到李谷雨。

要是三兄弟还是只她一个女人的话哪里会分家,她……

真的变得不一样了,不光是名字。

又想到她改名字是为了跟她同姓的男人成婚,心里就很不舒服。

只是这种郁闷纠结还不能给其他人说。

嗯,要不然找个时候跟大哥二哥说说,毕竟只有他们才能最理解自己。

被人惦记着恼恨着的石柳对此一无所知。

她打了那些孩子之后,她自然清楚总会有人要告状的。

嗯,最好一定要告状。

然后家里大人最好也气势汹汹的来讨伐她。

这样她就又能找到机会对人动手了。

咦~

好像有什么不对,

为什么自己最近频频手痒,想要动手打人呢?

明明她是一个那么可爱温柔善良迷人纯洁的小姑娘,

呕……

让她自己先吐会儿。

呕……

九五也跟着吐了。

【我觉得你该找时间看看心理学的书籍,这里可以搜集一些道家佛家甚至儒家的书籍也可。需要修身养性一段时日。】

“啊?你也觉得我心里出问题了?”

【你那还没出问题吗?都对自己没有一点清醒的认知了。】

(^)

我对自己的认知一向很正确!

虽然有孩子告状了,可是长辈一方面觉得跟人学东西,尤其是学学问,那不听话挨打是应该的。

另一方面也是孩子身上没有一点点伤,去找人理论都少了点底气。

等了一下午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找茬,石柳表示自己很不开心,怎么能这样呢?

孩子不都是爹娘爷奶手中的宝吗?

不是应该轻轻碰一下无论孩子有没有伤都先大声责怪别人的吗?

难道小山村的整体素质这么高?!

啧,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妤生对于她的想法多少有点猜测,可是她也没有找虐的习惯,毕竟这副身体才养了几个月,还完全不是石柳的对手。

两个小的除了晚上睡觉,白天都是缠着李福生的。

这里又没有什么娱乐消遣活动,石柳就只能带着妤生两个人继续做棉衣了。

两个人直接在教学的地方继续烤火。

妤生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问道:“你想到到时候靠什么谋生没有?”

石柳叹了口气,看了一眼空荡荡除了火光照射范围内其他暗沉沉的院子摇摇头。

“没有啊。我还得想个营销策略推销自己呢。”

“靠你做夫子?”妤生觉得那收入可没办法保证有好的生活。说不定供一个弟弟进学堂都困难。

“到时候你跟着我一起,可以接触一些官家小姐们。”

妤生觉得那种慢拖拖的任务方式一点都不适合自己。

她恨不得现在就把刘承允给绑架过来玩养成。

唉~

可惜小妹离开之后还没回来,还不知道打听的怎么样了。

妤生低头做棉衣,口中不甘愿地应着:“好吧。”

冻的挂鼻涕虫的李凯风真的如一阵风一般迈着小短腿进来了:“娘,阿姐,我们抓到大虫虫了。”

大虫虫?

什么东西?

两人没一会就看到李福生抓了条大蛇回来了。旁边还跟着咧嘴乐个不停的李凯乐。

“快过来烤烤火。生哥,你就用架子上的热水直接去把你手上的蛇给收拾了。”石柳边说边将将两个熊孩子身上鞋子上的雪花给拍掉。

妤生则是跑去给他们拿干净的衣服让他们好换。

鞋子虽然是做的皮靴子,不过还是有雪水渗进去了,湿漉漉的东一块西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