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一车两美

小说: 借种玉米地里的女人 作者: 我爱厂花 更新时间:2015-05-06 13:24:59 字数:3351 阅读进度:11/231

第十一章一车两美

“说什么呢?我们两个,还要你管。”听着王兴的话,春泥暗暗说着他。

“是呀,说得好像本事挺大的。”杜鹃说着这样的话,心里其实蛮高兴着。

她听得出来,王兴的话,是真心实意的。

在说说笑笑下。

王兴带着春泥和杜鹃,出了房门。

来到了客厅里面。

张素娟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虽然是早餐,但是菜色上,显得还是丰盛着。

王德生的话,嘴里抽着香烟,站在门口,等着王兴。

“小兴!昨晚过得还可以吧。”王德生上来,就暧昧着问了王兴一句。

“恩,恩,恩……还不错。”王兴嘴里打着哈哈。

大大咧咧着坐在了主桌上,吃起了饭菜。

“以后她们两个的房门,你们二老就不要锁上了,万一有点急事要办,出不去,也是一种麻烦。”

“这……对,对,对,以后不锁了。”王德生笑着。

此时此刻,王兴的一些要求,只要不太过分的,王德生会马上答应着。

“吃,吃,吃,小兴!”张素娟示意着王兴。

似乎之间,昨晚发生的那些不快乐的事情,已经在几人之间完全消除了一般。

王兴在饭桌上没心没肺着吃了起来。

春泥和杜鹃的话,则是在他身边小心陪着。

一顿饭吃好了,王兴自然是要上班去了。

只是来到了门口的时候,王兴发现了一个问题。

春泥和杜鹃的自行车被上了锁,动不了了。

只有自己的自行车,放到了门口的位置,还能动着。

“这……”王兴嘴里暗暗了一句,脸上显得不明白着。

“小兴啊!以后就让她们两个,坐你车上班吧。”

“这样的话,也好增加你们彼此的情分啊。”王德生说着话,嘴里呵呵笑着。

“这就是为了借种,能更加方便一点。”

“王伯,这恐怕不好吧,别人看见了,两位嫂子的脸面,也就没了。”

“啥脸面不脸面的,她们两个向你借种的事情,昨天不到晚上,就在乡里传开了。”张素娟嘴里暗暗了一声。

“这……”王兴还想说几句着。

春泥和杜鹃却走了上来,示意了王兴一眼。

让王兴把车子骑出来着。

看着两个儿媳要和王兴上班去了,王德生忙是在两个儿媳的身后说道着——这次可要看住他了,别再两个人单独回来了。

在王德生这样的话语下,王兴骑着车,带着春泥和杜鹃,朝着粮食站的方向,骑了过去。

“两位嫂子,干嘛不让我说他们一下啊,说不定就被我说动了,让你们俩,继续独自骑自行车上下班了。”在路上,王兴嘴里疑惑着。

“哼,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打发了他们,他们的鬼点子,比你我三人,多了去了。”春泥坐在王兴的前面,用手推了推王兴,示意着他,别和她身体,过分靠近了。

“干嘛啦。”嘴里还说着王兴。

“春泥嫂,我后面还有杜鹃嫂呢?没办法,不靠近你,我就靠近着她。”王兴解释着。

“你……”听着这样的话,春泥也是没有办法着。

“这下,算是被你占尽了便宜吧。”沉静了一下心思,春泥开着王兴的玩笑。

“呵呵,倒是着。”王兴说着话,目光看着身前的这个春泥嫂。

细皮嫩肉的春泥嫂,胸口的肌肤一片雪白着。

王兴此时的位置好,从上往下一看,几乎可以一览无余着。

“春泥嫂的胸,可真深邃啊。”

王兴色眯眯的目光,春泥看到了。

胸口一转,就避了过去。

同时的话,路上三人骑车上班去的样子,也是被过路的行人,纷纷指指点点着。

“看,看,看,肯定是昨晚借种借上了,不然不可能这么亲密的。”

“是呀,鳖了三年,终于有男人了,看这两个骚货,开心的脸都红了。”

“昨晚肯定不知道,被王兴给弄了几回了。”

一些风言风语,一时间就针对上了春泥和杜鹃两人。

乡村中的这些恶毒妇人,嘴里的话,就恨不得往别人心口上扎着。

所以话音巨大下,春泥和杜鹃,可都是听了不少着。

加上这些上了年纪的妇人,同样遭受着自己丈夫三年不震的苦果。

风骚的身体,早就嫉恨上了,乡里那几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和同样年轻漂亮的shao妇。

因为此时此刻,王龙乡上上下下,几千个姑娘和shao妇,能真正有男人疼爱的,也就那么几十个特别漂亮的。

别的女人,只能是默默忍受着。

这一份身体难言的寂寞。

“两位嫂子,难过了。”王兴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问着两女。

“有什么难过的,她们不过是在嫉妒我们两个而已。”春泥想了一阵以后,就想明白了,为什么路过的人,用那么难听的话,说着她们姐妹俩。

“是呀,她们只不过是在嫉妒我们。”杜鹃也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以后,竟然就报复性着,用自己的手臂,挽住了王兴的腰肢着,把自己丰满的胸部,故意着摊在了王兴的后背上。

做出一副和王兴亲密的样子。

让身边说道着她们姐妹俩的妇女们,嫉妒去。

“杜鹃嫂,给福利呢?”王兴暗暗说着身后的杜鹃。

“白给你便宜,你这小色鬼,还不开心啊?”

“呵呵,当然开心了,这么大着。”王兴说着话,用自己的手臂,轻轻撞了一下,自己身后杜鹃胸口的部分。

鼓鼓的部分,在王兴手臂的撞击下,轻轻晃动着。

“死鬼。”杜鹃感受着这样的情况,暗暗说着。

脸也很红着。

很快,王兴骑着自行车,把春泥和杜鹃,带到了粮食站里面。

“哟!”不偏不倚着,正好碰上了,上班来到的圆军。

圆军那小子的身后,依然跟着他那三个女朋友着。

圆军把车一拦,挡在了王兴的路前。

贼眉鼠眼的目光,盯着王兴身前身后的两个嫂子身上。

“老弟!你可比我,还来得开放啊,我在粮食站里,虽然说踩了三只船,那可也是做着一些表面工作着,上班,至少让她们各自骑着自行车着,你可好,直接来一锅端了啊。”

“去,去,去,少说风凉话,昨晚的事,我还没跟你说呢?”王兴骂着圆军。

“昨晚啥事啊?”圆军显得不懂着。

不过把车道还是放了开来。

对着王兴车上的春泥和杜鹃,还调戏着,吹着口哨。

“上班了,我再跟你说。”王兴脚一蹬,把车子骑了起来。

送着春泥和杜鹃,进入了粮食站中。

圆军的话,也是跟了上来。

停好了车,春泥和杜鹃,还有圆军那三个女朋友,都各自朝着自己办公室里走去了。

只是圆军和王兴还在一起嘀咕着。

“你昨晚喝醉了酒,骂了隔壁的两个女的,知道嘛?”

“隔壁的两个女的。”圆军嘴里暗暗说着。

“你是说那两个广播站的小婊子。”

“怎么开口闭口,骂人家婊子呢?”听着圆军的话,王兴说着他。

“不是小婊子是什么,老子给了她们机会,她们还摆出一副清高的样子,不愿做老子的女人。”圆军显得不服着。

“你小子,手头上有这么多女人了,人家不跟你,也是正常的。”王兴也不想跟圆军这个二愣子,多说话着。

锁好了自己的自行车,就往自己的办公室里,走了过去。

“啥!如今乡里正常的男人,扳着手指头,都能数得清楚着,就这么几个男人了,老子还主动去追求,她们两个竟然给老子摆脸色,老子能不生气嘛。”说起昨晚那两个下小红楼里,遇到的女人,圆军显得很生气着。

王兴听得出来。

这圆军生气,完全是因为,自己泡不到她们两个而生气着。

“好了,好了,她们是婊子,行了吧。”王兴说着话,往自己办公室里,走着。

可是圆军似乎还有什么事情,硬是把他给拉住了。

“兄弟!跟你联系几单生意,你做不做?”

“生意?”王兴嘴里暗暗了一句。

“什么生意啊?”

“借种的生意啊?”

“借种的生意?”王兴没想到,圆军这小子,竟然会给自己介绍这样的生意。

“你小子不是身下有种嘛?自己不去借啊,还要老子去借干嘛。”

“有些种,我去不合适。”圆军嘴里为难了一句。

“不合适?怎么了?你小子身上有梅毒啊。”

“说什么呢?”听着王兴的话,圆军嘴里笑着。

说骂了王兴几句。

“我不是体型稍胖嘛?那些乡里,比较有气质的shao妇,就不愿意让我来借种,说我像头猪,可是你这身材和样貌,我看是我们乡里,有种男人中,最好的一个了。”圆军嘴里呵呵笑着。

“今天早上的时候,就直接有大主顾,专门过来,向我打听了一下你小子的情况,估计啊!你今天生意就要来了。”

“大主顾。”听着圆军的话,王兴白了这小子一眼。

“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主顾啊?”王兴嘴里问着。

“天机不可泄露,估计啊,今天就能揭晓了。”说笑着,圆军这小子,就走开了。

“你小子。”

圆军如此一来。

害的王兴是一头雾水着。

带着重重的疑问,王兴进入了办公室里面。

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脑子一片混沌着。

为着圆军离开时的那句话,心里乱成了一片。

“妈的,又要有人来向我借种了啊?会是什么大人物啊?让圆军这小子,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