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6章 你要相信辰少

小说: 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 作者: 风信子 更新时间:2019-04-16 06:57:07 字数:2544 阅读进度:1653/1657

叮!

电梯门缓缓地打开。

安容故意用挑衅的目光看着施施然走出来的赵琳琳,心说,“一旦慕容辰和俞暖暖的感情生出嫌隙,我的机会就来了!”

赵琳琳不动声色地走到安容面前,故意说道,“我没有点外卖。”

安容依然面带微笑,直勾勾地看着赵琳琳说,“我来找您,总要带点见面礼,刚好是饭点,不是吗?”

安容嘴上这么说,却将外卖放到了柜子上。

赵琳琳双手抱臂,冷淡地说,“我不认识你。”

“你会有兴趣认识我。”安容冲外面努努下巴,干脆地说,“聊聊。”

赵琳琳思忖几秒,没有回答安容,直接往外走。

做一个襟怀坦荡的人,才不会落人口舌。

何况,她赵琳琳这一生只求一件事。

为了这一件事,她隐忍这么多年,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赵琳琳目光坚定地看着前方,心说,“所以,不管这个女人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能轻敌。”

当然,以对方的姿色,不可能是辰少的女人。

何况,辰少已经结婚了!

想到这,赵琳琳含恨地咬紧了牙关。

那个叫俞暖暖的女孩,凭什么成为辰少的妻子!

赵琳琳缓缓吐出胸中的浊气,眼里闪过一丝暗色。

她不能自己出手伤害俞暖暖。

辰少是何等机敏智慧的男人,她不能冒冒然行动,否则,多年痴情等待,都付之一炬了。

为了谈话的私密性,赵琳琳领着安容去了咖啡馆的二楼,要了一个包厢。

“吃过晚饭了吗?”赵琳琳扫了眼安容包扎的右手。

“吃过了。”

赵琳琳便给自己点了一份简餐,给安容点了卡布奇诺,并对她说,“这家店的招牌。”

安容笑了下,说,“谢谢。”

赵琳琳别开脸。

她不喜欢安容脸上的笑容。

皮笑肉不笑,只会显得自己很Low,尤其是在男人眼里。

要笑,就好好地笑。

不想笑,就保持安静的表情,反而令男人高看一眼。

这是她混迹职场多年总结出来的。

然而……

赵琳琳的眼里闪过一丝痛楚。

她的经验再多又如何,在辰少面前,什么招数都使不出来。

因为她怕。

一旦被辰少看出来,她就前功尽弃了。

何况锁城的那位,也不是她敢招惹的。

这些年,她每天都只能祈祷锁城的那位赶紧结婚。

因为只要锁城的那位放弃辰少,辰少就会是她的了——放眼辰少身旁的女人,只有她足以与辰少相配!

谁知!

那个俞暖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程咬金!

今日一见,也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

长相很纯,目光很清澈,笑起来很甜。

但这种女孩根本不适合站在辰少身边,只会带给辰少接踵而来的麻烦!

赵琳琳点的东西很快送了过来。

安容便说,“我不着急。您工作一下午,先吃东西吧。”

赵琳琳也没有客气,说,“谢谢体谅。”

于是,安容玩手机,赵琳琳吃东西。

十五分钟后。

赵琳琳放下刀叉,看向安容,说,“您找我何事。”

安容抬起头,照旧先露出笑容。

这一次,安容的笑容,落入赵琳琳的眼里,便顺眼了很多。

因为安容的眼里泛起真实的自嘲情绪。

“我叫安容。我和俞暖暖曾是最好的朋友。”

赵琳琳的眼皮突地跳了一下,心中顿时冷笑一声,“呵,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然后呢?”赵琳琳表情疑惑地看着安容,“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主人说了,她得不到慕容辰,慕容辰也休想得到想要的幸福。”

赵琳琳一怔,蹙眉,说,“你的主人?”

安容淡淡一笑,“白白小姐。”

赵琳琳错愕极了,“你?”

“俞暖暖害我家破人亡,我恨她,但是,我没有能力报复俞暖暖。”安容简单地说明自己的情况,目光灼灼地看着赵琳琳,冷冷地说,“所以,我投靠有能力的白白小姐,为她做事。”

赵琳琳暗吸一口冷气。

好浓烈的恨意。

这个安容眼里的恨意,让她相信,此刻俞暖暖若是站在她面前,她能够将俞暖暖生吞活剥了。

赵琳琳不露声色地说,“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安容叹了口气,眼里再次露出讥诮的情绪,用懒洋洋的语气说,“赵秘书,您继续装蒜,就没有意思咯!不过,您不想要这个机会的话,自然有别人想要。”

话音未落,安容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能为辰少效命已经是我的福气,我不敢妄求别的,只求辰少一生平安顺遂。”

安容想了想,说,“赵秘书,您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安容回首,笑盈盈地看着赵秘书,说,“然而,你若是不抓住这个机会,辰少将有性命之忧。”

赵琳琳的瞳仁顿时收缩,冷冷地问,“什么意思你!”

“辰少和俞暖暖领证结婚那天,在民政局门口,辰少也受了伤。”

赵琳琳回忆了一下,质问安容,“你是指辰少耳朵上的伤口?”

安容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赵琳琳的脸色变得难看。

她想要撕掉这个女孩脸上虚假得让人反胃的笑容。

“你的意思是子弹上有毒?”赵琳琳确认。

安容摇头,“不是毒,是药。”

“什么药!”

安容露出兴味盎然的表情,“是的。这是我主人秘密研制的情药。中毒的人,并不会感觉到特别强烈的异样,但是,只要让他每天都服用一点点,就会爱上身上散发着特殊香气的女人,直至为对方迷乱心智,不可自拔。”

“赵秘书,您很幸运哦!因为我主人不屑用这种办法得到辰少,便决定将这个机会赠予您!”

虽然安容的话是包含了对赵琳琳的奚落,然而,对于赵琳琳来说,却像是来自天堂的甘霖。

因为对她来说,只要能够得到所爱的人,那么,是用什么过程和手段,都不重要,受这点屈辱,更是值得的。

所以,赵琳琳听安容这么说,心脏怦怦地跳动。

虽然心动了,赵琳琳还是保持着自己的理性,说道,“如果我不接受白白小姐给的这个机会呢?”

赵琳琳这么说,就是依然聪明地为自己留出一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