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倒拽九牛之力

小说: 桀宋 作者: 迷惘的小羊羔 更新时间:2018-09-01 21:16:34 字数:3554 阅读进度:17/730

衣甲鲜明的齐军士兵,在淡紫色的旗帜之下,排成一个个整齐有序的方阵,盾牌手,持剑武士,弓弩手,骑卒,步卒……各个兵种都错落有致地在方阵的各个方位,还没进入宋军的弓箭手的射程之内,所以他们可以保持阵型的不变,缓缓踏步行进着。

“弓箭手准备——”

“放箭!”

蝗虫过境一般的箭矢嗖嗖嗖地飞射出去,这时候的齐军并没有太多的护具,连长方形的盾牌都没有多少,更多的人只有手里的一面圆形盾牌,甚至是只拿着武器而已。一波又一波的箭雨收割了至少一千多人的齐军士卒的性命,他们哀嚎着倒在血泊里,无助地呻吟着。

进入了射程,那么在匡章的督战之下,一万名技击之士便撒开脚丫子狂奔,向着前方的宋军方阵狂奔着!

齐国的技击之士,其实就是这个时代的雇佣兵。他们都自带衣甲、兵器和干粮,骁勇善战,但是缺乏一定的团队配合,为了获得奖赏,他们什么都干的出来。

此时,见到技击之士开始冲锋的田需,也按照高唐的指令,统率七千骑兵从右翼方阵掠出,轰隆隆的马蹄声敲响着大地,骑士们手持斩马刀,一身轻便的皮甲,把腰伏在马背上,就这样快速地冒着箭雨向宋军方阵冲击而去。

因为技击之士之前已经承受了一大波的伤害,所以齐国的骑兵倒是没有折损多少兵力。

“给我挡住他们!”子烈负责打头阵。

在子烈的指挥之下,三千名盾牌手被有效地利用起来,举着长方形盾牌在方阵的前沿地带阻挡了齐国骑卒的第一波伤害!不过骑兵的冲击力太强悍了,这盾牌方阵一触击溃,就好似木棍捅在薄纸上一样,除了发出了轻微的声响,其余的便被穿透而过了。

众所周知的,这第一排的盾牌手并不能真正地阻挡骑兵的冲锋,这个不现实。不过盾牌的确能减缓骑卒的冲击,有效地减慢敌方骑兵的势头。

但是宋人是狡猾的,哦不,这个时代的打仗方法已经转型了。俗话说得好,兵不厌诈,所以在齐军的骑卒穿过盾牌手的阻击之下,速度刚刚减缓了下来。就被一条又一条拌马索给绊倒了,狠狠地摔到了地上,然后被战友践踏而死,或者给宋人补刀了。

从高处俯瞰下去,齐人的骑卒已经冲垮了宋军飞方阵,好似一柄利刃,呈现出三角形的利刃迅速在宋军方阵里来回地穿梭。不是骑卒被砍断了马腿杀死,就是在马背上被冷枪戳死,当然了,齐人的骑卒给宋人造成的伤害也不小,至少方阵里倒在血泊里的大多是宋兵的尸体。

“杀!”

“冲啊!”

高唐统御兵马很有方法,就像指挥自己的四肢一样,骑兵瞬间冲垮了宋军的军阵,然后技击之士杀到,跟宋军短兵相接起来。从左翼包抄的司马尚部也赶紧杀入战场,如果说宋军的方阵是一张大网的话,那么齐人的轮番进攻,便是一条又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儿,肆意地弹跳着,想要挣扎着从这张错漏百出的渔网里跳出去。

“众将士!随寡人冲阵!”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对阵同等兵力,战斗力却有着天壤之别的齐人,宋君偃一点都不怂。

他知道,士气不可泄,一旦宋军被动地结阵防守着,士气就会向一鼓作气,再而三,三而竭一般,这似乎牢不可破的方阵,迟早会被齐人打破的,所以他不能后退,只能硬着头皮挥舞着丈八蛇矛领兵冲锋陷阵。

见到戴偃左右冲杀,手下无一合之敌的雄姿英发,高唐不由得感叹道:“这世上哪里还有向子偃这般骁勇善战的君王?当年的商纣王,莫不如是也!”

不过,高唐心里也隐隐有些担忧,戴偃的武力值这么强大,自己想要擒贼先擒王的计策能不能成功呢。这个机率太小了。

匡章高喊道:“将军有命,凡将宋君偃杀之或擒之,皆可赏千金,食邑上大夫!”

闻言,旁边的技击之士顿时红了眼睛,利欲熏心,他们也不顾戴偃那超强的武力,一个一个跟打了鸡血一样,前赴后继地向着宋君偃的方向冲击而去。

子烈唯恐戴偃莽撞,赶紧下令收缩军阵,以陷阵营为中心,外围更是密密麻麻地包着成群的宋兵,与齐国的技击之士开始肉搏战。

战至三刻。

子烈满脸是血,言道:“干骜呢?他的一万兵马按计划不是应该出现了吗?这方阵都点燃了,按道理说他应该出其不意地从齐军的后方杀来了呀!”

“……”戴偃一言不发,面色有些阴沉,谁都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子烈,看到对面的齐军大纛了吗?”戴偃遥遥地指着对面的矮坡上,那个高高在上的齐军大纛。

“看到了。”子烈愣了一下,又反应过来道,“君上!你……你不会又要冒险了吧?”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军马迟早会被击溃的!子烈,你领锐卒给寡人与陷阵营开路!”

子烈没办法,君命不可违。于是在战场上又出现宋军反击的势头,宋军兵马就像是一块凹凸不平的石头,在齐军的浪潮里面激起了千层浪花。

“宋君偃这是想要干嘛?!”

“不好!他的目标是中军的高唐将军!”

齐宋两军围绕着高唐与戴偃这两个核心人物都展开了斩首行动。

战况愈演愈烈。

“哦?想杀我!”高唐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诧异的笑意,旋即释然道,“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么怪不得我了!全军,合力绞杀宋君偃——”

戴偃现在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犹如魔神降世一般,挥舞着手里的丈八蛇矛,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每一击,都能击杀一个敌人。

剩余的陷阵营将士也各自为战,围着戴偃开始向着齐军的中军大纛那边杀去,不过包围他们的齐军实在是太多了,挥着武器手都麻痹了,却依然还能看到人头攒动的齐军士兵在四面八方地冲过来,跟蚂蚁一般,让人头皮发麻!

见到宋君偃越来越近的身影,高唐的神色一点都不慌乱,他镇定自若地在中军大纛的位置指挥着,吩咐一队又一队的齐兵上去阻击宋君偃以及陷阵营,不过他们最后的下场也只是被撕碎而已。

随着戴偃越来越接近中军大纛的位置,他四周的陷阵营将士也越来越少,渐渐不到百人。没错,高唐打的就是这种战术,以多欺少,不惜一切代价消耗陷阵营的有生力量!

等宋君偃到了自己的眼前,可能他以及他的将士们都已经手软,体力不支了吧。

“上!”随着高唐一声令下,距离他已经不到十丈距离,只一两个冲锋就能杀到的宋君偃,顿时心里一阵不妙。

果不其然,在高唐的喝令之下,从四周陡然有十几个齐军锐士从手里抛出了铁钩,戴偃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这连着铁钩的绳索是从四面八方抛过来的,戴偃挥舞着丈八蛇矛打飞了几条绳索,却还是被准确无误地勾中了!

脖子、双手、双脚、腰部……十几条锁链,连着结实的绳索顿时把戴偃整个身子栓了起来,就跟五马分尸一样。

“君上!”

附近的陷阵营的士兵们大呼着,想要冲上去救出宋君偃,却被身前的齐兵阻挡了,进退不得。

一杆长矛径直刺了过来,戴偃还能低着头,仰面朝天地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但是他的气力已经卸掉了,于是拉着绳索的齐军悍卒纷纷将他拉下了马。

“呃!……”宋君偃倒在了地上,背后磨擦着地面磕着生疼,让他忍不住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此时的戴偃就跟死狗一样,被硬生生地拖在地上!

猛虎已经被束缚住了!高唐满意不已,对于勇猛无匹的宋君偃,他早就胸有成竹了,只要把戴偃干掉,那么这场仗就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

随即几个士兵拿着长戈上去补刀,不料都被戴偃一一避开了。戴偃一个鲤鱼打挺,一连踹到了几个齐兵,忽而站在地上,扎着稳健的马步,额角青筋凸起,他暴喝了一声。

“昂——”戴偃抓着手里的绳索,掰成了麻花状,以暴制暴地抗住了脖子上还有膝盖的拉力,他瞪着眼睛,浑身上下都好似散发着一股凝重的魔气一般,顿时抓起了绳索反制着齐兵,抓着绳索就像摇晃死蛇一般,甩飞了四个齐兵。

以宋君偃为中心,抡着锁链打飞了一连串的齐兵,还有附近的陷阵营战士。戴偃此时状若癫狂,不过却极为迅猛有力,就像是挣脱了束缚的雄狮,瞬间震开了身上的锁链!

“这……这还是人所能拥有的力量吗?”高唐震惊了!

宋君偃这让人匪夷所思的武力,着实让人胆寒,他就这样站在那里抓着丈八蛇矛,四周的齐军士兵却不敢轻举妄动了,他们都胆寒了。

真乃神人也!

传闻,戴偃的祖先商王子受(商纣王)也有所向披靡的武力,可以托梁换柱,倒拽九牛!当然了,倒拽九牛就太恐怖了,本来一头牛的力气已经够大的了,还能倒拽九牛,九头牛的力气都不能与之匹敌,这还是人吗?

嘛,宋君偃其实形象跟商纣王差不多的。羔羊想要给戴偃塑造的形象其实也糅合了几个历史人物的,纣王、秦始皇、项羽、曹操。

人无完人,戴偃也不会是一个完美的人,不会心慈手软,心性甚至有些残暴、多疑,这是一个君王所必须具备的品格。

书友们同意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