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初战阮彰

小说: 剑域神王 作者: 鱼头初六 更新时间:2019-07-12 06:54:58 字数:2344 阅读进度:971/979

楚天策脚步并不快。

这条幽深狭长的甬道,岔路极多,似乎盘绕在大地深处一座迷宫。

光线幽暗深邃,就连空气都极其稀薄,四壁雕琢着精巧的灵魂封印法阵,压制着灵魂探查之力。

烈苍星的星辰本源强横、天地法则坚实,灵魂探查范围、本就远远不及元龙星,此时配合着灵魂封印法阵,灵魂探查几乎是被彻底压制,唯有双眼、以及无数次战斗所积累的战斗敏感,才真正可靠。

“这里弥散着的天地精元,怎么会如此驳杂?”

双眉微蹙,楚天策的身形愈发沉稳。

大地深处,原本应该是大地之力最为浓郁精纯。

然而在此地,丝毫不逊色于大地之力的、还有浓郁的死亡气息、暴烈的杀戮真意,或许是因为此地靠近地脉真火,一缕炽烈暴虐的火焰真意,同样交织在虚空精元深处。四种力量交缠盘绕,扭作一团。

除此之外,还混杂着种种奇诡莫名、凌乱驳杂的气息,弥散在虚空之中。

似乎是源自这秘境本身,又似乎是因为武者不断进入、不断搏杀,激荡法阵、气劲才渐渐席卷。

迈步前行,大概走了七八百丈,楚天策双眉微蹙,眼前又是一个凌乱之极的路口。

大概只有半柱香的时间,楚天策已经经过了三十几个岔路口。

跟随着冥鬼指骨的气息,一路前行,倒是颇为顺畅。

只是这种顺畅,并没有实质上的意义。

这一路固然是没有遇到危险,同样没有得到收获。

半柱香时间,穿行大地深处,楚天策如同深陷迷宫,根本不知道自己所走之路、究竟是对是错。

然而这个路口,却是有着一个极大的不同。

有两个路口,似乎都缭绕着淡淡的吸引和诱惑,似乎指导着楚天策前行的路线。

更重要的是,这两个路口,并非普通意义上的岔路。

而是一上一下。

其中一条,直贯大地深处。

本就幽森黯淡的甬路,此时更是显得深沉诡异,这条直贯大地深处、深不见底、目不可见的甬路,如同一头太古异兽的深渊巨口,交织着深沉而浓郁的死亡气息、与锋锐而凌厉的杀戮真意。

“小家伙,说出冥鬼指骨的下落,我可以允许你离开此地。”

突然,声音响起、低沉却清晰的脚步声,如同阎罗摧魂的鼓点、缓缓传开。

狭长的甬道深处,阮彰踏步而来,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冷笑。

双瞳深处,却是闪烁着一抹不悦和遗憾。

“先前那个鬼族,为了那所谓的气运青睐、竟然放弃了冥鬼指骨。至于你这小子、明明得到了冥鬼指骨,竟然主动放弃,白费我无穷心力,才能在这秘境中搜寻到你。我没有太多耐心,说出冥鬼指骨被你藏在哪里,我可以饶你一命。”

阮彰背负双手,粗糙的巨杵并不在手中。

遒劲之极的肌肉、闪烁着极致的力量光辉,赤足站在大地之上、几如荒神后裔一般。

威严而苍茫,质朴却霸道。

“冥鬼指骨,已经被我彻底炼化,”楚天策回转身形,嘴角轻扬,“你那紫晶地龙呢?”

阮彰闻言,却是嗤笑一声,眼中掠过一抹鄙夷和不屑,旋即一抹锋锐的愤怒,骤然升腾。

“区区一个元魂境的小家伙,以为击败了几个石皓、樊狸这样的废物,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就凭你、还想炼化冥鬼指骨?”阮彰双眉一立,突然一步踏出,“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大地轰然一震,四面山壁,同时发出低沉的战栗,碎石细砂、簌簌而落。

强横无比的气劲,尽数激荡在一道拳影之中,向着楚天策当头砸下。

这一拳,没有丝毫花俏、速度并不快、更远远谈不上精妙,似乎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

然而恍惚之间,楚天策却是感觉,拳劲充塞虚空、巨力扑面、如同雄山飞掷、正面攻杀!

“这就是烈苍星妖孽的力量?纵然是元龙星上、等闲神火境初期,都无法匹敌!”

一瞬之间,楚天策甚至可以感受到筋骨皮膜的沉郁痛楚!

这一道质朴无华、纯粹厚重的拳劲,尚未及体、已经如同泰山压顶。

呼吸、血脉、精魂,在这一刻,同时凝滞!

深吸一口气,左瞳火焰跳跃,楚天策长剑一抖,龙吟声冲霄而起,亘古永恒的剑意、霍然席卷。

山河永恒!

轰隆一声巨响,激烈震荡着的甬道石壁,突然凝滞。

强横无比的剑意、裹挟着无尽深沉、无尽伟岸、无尽坚韧的永恒剑魂,直贯阮彰拳锋。

“圆满境界的通幽武技,怪不得可以击败石皓,你的剑道天赋、纵然是在烈苍星、都堪称一流。可惜你的境界不足、力量太差了,若是进阶真武境,说不定我还需要稍微认真一点。”

阮彰双眉一轩,眼底掠过一抹惊讶。

只是这惊讶之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惊惶和凝重,身形沉凝、第二步踏出,拳锋骤然浓烈十倍!

不避不让、直贯而下!

面对圆满境界的通幽武技、面对地阶上品的灵剑,拳锋上渐渐弥散出一抹深沉的光辉。

强横的威压激荡,楚天策只感觉真元与血脉的运转愈发滞涩,手中的长剑、甚至开始轻轻战栗。

这是绝对的力量碾压!

阮彰这一拳,朴实无华,只是将真武境巅峰的力量、尽情挥洒。

楚天策眼底一抹厉光掠过,手腕突然一抖,剑锋倏然间、自沉稳博大、永恒无尽、化作幽森缥缈、狰狞凌厉,甬道之间、似乎倏然弥散起一层薄薄的雾气。雾气深处,一道凌厉无匹、倏忽奇诡的剑气,直刺阮彰眉心!

暗影刺!

“抢攻?真是自寻死路!”

阮彰冷哼一声,不退反进,拳锋猛然激荡、手臂似乎一瞬间暴涨三尺。

浩荡无匹、犹如厚土的拳劲,直贯楚天策头颅。

三尺剑锋、明明比阮彰的手臂长得多,然而此刻,却是拳锋先至、若是楚天策不退让,便只有先被拳锋击碎头颅。到得那时,气劲溃败、剑锋虚浮、根本不可能真正伤害到阮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