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一章 终始!

小说: 江山别闻录 作者: 田永斌 更新时间:2019-06-13 06:52:11 字数:6010 阅读进度:248/248

纳兰青卢看了别逸尘一眼,干脆的点了点头。至于杨林夕,似乎想说什么,但嘴唇蠕动了几下,还是放弃了。最后叹了口气,放松了全身的肌肉。

其实她比雷顿更清楚。既然别逸尘和纳兰青卢已经恢复了,基本上相当于大局已定。所以此刻她应该做最紧要的事情。只要云台封印重铸,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更何况,她也同样清楚,适才和雷顿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场,起因在于叶青磷,而不是对于云台封印的态度,而这就足够了!

别逸尘能做出这种安排,自然是有把握的。

之后,两人同时如流星般坠落,再次刺破黑云后消失在下方。

同样的,黑云迅速弥补上了她们刺破的地方。

他们走后,别逸尘依旧没有放松,拖着雷顿,落在了叶青磷弄出的黑云上,就在离他不足三丈远的地方。

“我要保他。”雷顿叹了口气,淡淡的道。

“你知不知道,就这一句话,已经暴露了你所有的秘密了。”

雷顿悚然抬头,看着别逸尘,不知道他何出此言。

“你可是刚刚从三玄归一阵法里出来的啊。”

雷顿看着他,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别逸尘也叹了口气,接着道:“虽然刚才我不在阵中。但我毕竟也是阵眼之一,所以阵法里发生的事情,我是能感受到的。所以你要保他,我没有任何意见。所以我才只开了杨林夕和纳兰青卢。因为我知道,如果没有你们的拼死抗争,这个云台是保不住的。尤其是最后,如果没有叶青磷的那股子狂劲,你们只有一个结果:云台保住了,但是阵中的人也……”

他没有说完,但是谁都知道这个也后面不会是什么喜闻乐见的东西。

“所以,这次保护云台的事情,看似平稳,实则非常凶险。说白了,稍有差池,都是玉石俱焚的下场。不过我们挺过来了,这就行了。至于修为上的事情,不管受创如何严重,总归有回复的方法的。我甚至都想好了。此次事件过后,封妖盟和其他宗门之间的恩怨,是该了解了。”

雷顿微笑了一下。

“你不必如此。”别逸尘严肃的道:“不只是因为你们三人的作为。”

雷顿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叶青磷和风莫离。

“还因为,如果我们之间的恩怨不解决。就永远也腾不出手来去应对更大的挑战。我相信你也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吧。”

雷顿的眼睛瞬间就眯了起来:难不成他也知道黄金世界的事情!

不过别逸尘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道:“所以不管叶青磷做什么,只要不危及封印安全或者我有能力阻止他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情我一概可以做主。更何况,他的修为已经损耗的极其严重。现在他更是强行打开我为地狱,更因此陷入到这个境地,他的威胁实在是——”

雷顿再次叹气,别逸尘说的没错,现在的叶青磷实在是算不上个威胁。

“倒是你。”他话锋一转,道:“同样是从三玄归一阵法里走出来的,可是据我看,你的修为不但没有损耗,反倒是比之前更胜!而且,你明明看见我和纳兰青卢都恢复了,还能说出要保叶青磷的话,你得是有多大的自信啊!”

雷顿讪笑了一下:他说的没错。自己是急火攻心,才露出这么大的破绽的!

现在云台上的情势是从三玄归一阵法里出来的,基本上暂时都是废人了!除了身在阵外的杨林夕外,没有任何人有再战之力!

所以就算雷顿要保叶青磷,也该是靠嘴而不是和杨林夕硬抗!

可他偏偏就这么做了!

甚至是看见纳兰青卢和别逸尘都恢复后还准备这么做!

这能说明什么:这要么说明他是个疯子,要么说明他有能力这么做!

而雷顿是疯子吗!当然不是。他不但不是,还是个非常谨慎,低调,甚至有点窝囊的人。而能让这样的人说狠话,只有一个可能:他有能力那样做!

所以雷顿就不得不解释,为什么同样是三玄归一阵法的一份子,他就能独善其身的出来,不但没什么损失,似乎还有所得!

这样的境况要是做诛心类的解释的话,就是雷顿在阵中的所有表现全部都是假装的,他完全就是出工不出力,完全是个最大的投机分子!

“我……”

雷顿刚说了个我字,别逸尘就抬起手打断他,道:“你不用解释。也没这个必要。阵法里的事情我虽然看不见,但是能感受到,包括你的付出。至于你为什么会是这个和他们截然不同的表现,我只能说完全是因祸得福。而这种机缘,可是求都求不来的,我也只能是羡慕的份儿。如果一开始我能坚持入阵,说不定现在活蹦乱跳的就是我了!”

雷顿有些汗颜,同时也为别逸尘这种惨绝人寰的坦诚感到震撼!

“所以我还是那句话,你要保他,我毫无意见,但是他不能威胁封印安全!”

雷顿点了点头,其实不止是他,自己也不能让叶青磷这么干。

看着他的神情,别逸尘很明显的松了口气。看来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和雷顿翻脸,毕竟多年情谊不说。只刚才三玄归一阵法的努力,就足以让他面对雷顿的时候束手束脚了。而那样的话,一旦雷顿发起狠来,尽管别逸尘有纳兰青卢和杨林夕的帮助,但是也不敢保证能短时间完胜。而一旦他们纠缠起来。那么下方的云台就危殆了。万一有人趁此落井下石,那就是天底下最窝囊的事情了。

协议算是达成了,两人也放松下来,同时看向叶青磷。

他还是那副老样子,雕塑般的跪在那里,黑色的圆珠还在老位置上。

“你准备这么做?”

“我不知道。”雷顿有些颓然的道:“说实话,这种情况我还是头一回见。我知道他的执念很深,可没想到会深到这种程度。”

“他强行放出元魂,看来是打算直接以元魂穿透云台,进入暗境!不得不说,这是个好方法。以最小的代价,击破云台。而且元魂之术是鬼道的精髓。我们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拦的下来。怪不得杨林夕会那样急迫。一旦让他成功,那今天的事情就算是前功尽弃了。”别逸尘的语气里竟然有一丝赞赏,道:“可惜他耗力过巨,以至于放出元魂后竟然无力控制。时也命也!”

“其实拦住元魂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毁掉它。”

别逸尘微笑了一下,道:“原来你以为杨林夕要直接毁掉叶青磷的元魂!怪不得你不惜暴露秘密,也要阻止她。”

雷顿认命似的揉了揉眉心,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对了。说到你在三玄归一阵法里的遭遇,你好像已经突破狐妖修为的等级瓶颈了!”别逸尘斟酌了一下,道:“你是不是——进阶了!”

雷顿动作一僵,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道:“这你也能感受到!”

可是让他意外的是,别逸尘的脸色陡变,急道:“是真的吗!”

雷顿有些懵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进阶会让他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不像是嫉妒啊!他不是这样的人啊!

“有什么不妥吗?”

雷顿的话其实就是默认,并问出自己的进阶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得到雷顿肯定的回答后,别逸尘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精彩,眨眼睛会变幻了好几种神色!弄得雷顿脸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的跟着扭动起来!

片刻功夫后,他才回复平静,看着雷顿道:“你真的不知道?”

对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雷顿是更加懵逼了!

这会儿他不用任何言语作答,表情就足够了!

别逸尘看着他的脸,好半天才颓然的道:“你是真的不知道。”

雷顿能做什么,摆摆手?耸耸肩?好像都不妥吧!毕竟他还没搞清楚情况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

别逸尘没有立即回答,很显然他在整理心情,有过了片刻后,才看着雷顿,道:“你有没有接触过一个满是同一形状的黄金巨人的奇异空间呢!”

一个巨大的惊雷在雷顿的心头炸响:他也去过那个黄金世界!

别逸尘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紧盯着他道:“你去过!”

算了,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了,隐瞒也没什么意义,道:“是的。”

“你如何看待那个空间……”

别逸尘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们俩在不足半秒钟的时间里,先后从对方的眼睛里发现了一种陡然而生的警报!

一道青色的长虹从别逸尘的背后激射而出,直贯天穹,蔚为壮观!

而另一道赤金色的光芒,从雷顿左手上爆射而出,直刺叶青磷!

两人的反应不可谓不快!

但还是晚了!

明明叶青磷就在自己三丈远的地方,这个距离,对于雷顿这种修行者来说,近在咫尺这种形容都显得格外遥远!

而且他自信,他的金芒,到达叶青磷身边的时间,只能用瞬移来形容!

但世事就是如此,往往就是那些最不该出问题的地方,出问题了。

一切都仿佛是变成了慢镜头下的动作!

他的金芒已经蔓延到了那枚黑色圆珠的正下方,剩下的距离似乎只需要那么轻轻地一下,就可以越过去,就可以到达叶青磷的身边!

可惜的是,这一个似乎,就真的变成了似乎!

半米的距离,在雷顿注视下,在某种力量的拉扯下,开始了无止境的扩张!

空间仿佛瞬间被扭曲了!

他和叶青磷之间,瞬间就拉开了一个近似于无限远的距离!

随之而来的,连时间都扭曲了!

他一直引以为傲的金芒的速度,似乎瞬间就停滞了!他原本还有信心,就算这个力量可以拉开距离,他也能移开逆天的速度,弥补这段距离!

但事实是,在这力量面前,金芒的速度竟然停滞了!一如被冻结一般!

任他再如何努力,金芒就是再无寸进!

一股炽烈的绞痛弥漫上心头!同时而来的,还有一种叫绝望的情绪!

四周寂静了下来,然后——

似乎远在天边的叶青磷的身后,空无一物的空气中突然裂开一道竖着的,眼睛形状的裂缝!只是这个裂缝里面的颜色是一种霸道绝决的金色!

雷顿的嘴张了张,但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之后——

一个人从裂缝里面施施然的走了出来!

他是一个中年男性萨满,身体高大,黑袍剪裁合体,颇为威严。脸上是一种中年人特有的肃穆,但长相普普通通的,没有什么特色。但头发却是白多于黑,所以让人无法准确的判断年纪。

萨满族长!

雷顿猜想了所有可能掳走叶青磷的人,可都没想到会是他。

一时间,连别逸尘都愣住了!以至于他身后的青色长虹都停顿了一下!

萨满族长看了一眼跪在那里的叶青磷,之后才抬起头看向雷顿的方向。他或许是叹了口气,但因为过于遥远,什么也看不清。

之后他左手亮起刺眼的金芒,按在了叶青磷的头顶,金芒爆燃,但转瞬即逝。

之后,叶青磷就原地消失了。

萨满族长又看了一样雷顿,同样看不清神情,慢慢的后退了一步,身体就没入到了那道裂缝中。

再然后,空间和时间都恢复了,但裂缝也消失了。

他被扭曲空间和时间压制的金芒陡然失去了压力,如脱缰的野马般疯狂蔓延,瞬间就在他面前弥漫成了一团遮天蔽日的金色云彩。

可是雷顿却丝毫没有控制的打算,此时他心里只剩空落落的感觉,直到——

“啊——”

别逸尘的惨叫此时格外的惊悚!

雷顿蓦然回头,只看见他那道直贯天穹的青色长虹上突然布满了星星点点的金色光点!紧接着,长虹如同玻璃一般,毫无预警的碎裂成了漫天的水晶碎渣!

别逸尘左臂上的衣服也应声而碎,无数的血珠立即迸了出来!

雷顿的左手下意识的一挥,一张铺天盖地的金色大网卷向两人头顶的天空!

那些并未消失的金色光点如同回家般,无一例外的融入到了大网中!

左手又挥动了几下,金色大网也消失了。

天地间一片澄空,只剩下一轮明月。

唯一的变化就在于,那道青色长虹曾经指着的天穹上的那个地方,一个很小的金色漩涡蓦然旋转后,又像是错觉般的消失了。

“那不是错觉。”别逸尘冷冷的道。

“我知道。”

随着叶青磷的消失,他弄出来的那片黑云也消失了。

雷顿和别逸尘此时就悬空浮在那里,颇为潇洒。

不同低头,雷顿就知道,下方云台的封印正在非常快速的恢复。估计不用半个时辰,居庸关,云台以及那条关沟,都会恢复原本的样子。

可这一切,都引不起雷顿的兴趣来。

他眼光淡淡的,看着头顶天空中某处。

“结束了吗?”

别逸尘一愣,但旋即苦笑道:“那要看你结束的标准在哪里。”

“你们对我的利用。”

别逸尘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嘴张了张,没有说话。

雷顿也没有在意。两人之间一时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别逸尘才道:“刚才,叶青磷的事情,真的不是我们安排的。”

“我知道。”

“其实,你的事情……”

“你不用说了。”雷顿打断他道:“你们的试验,我其实大概已经猜到了。聂公公和木姬,包括我,都是吧。你们希望创造的,只是一个能够收集,并承载这方天地间所有神魔之力的容器。毕竟,这些神魔之力不除,厥阴之地封印的再好,都始终是治标不治本。你们所有的努力,迟早会付之一炬。而你们的创造一度已经成功了。可是没想到的是,那两个容器,也就是聂公公和木姬,都出了问题。他们是承载了足够的神魔之力。可是之后却脱离了控制。反倒是变成了最大的隐患。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说的就是这个吧。”

别逸尘苦笑道:“你什么时候猜到的。”

雷顿没有回答,自顾自的道:“而我的出现,对你们而言,是个意外。我似乎天生就是为这个容器的要求而设定的。既可以承载神魔之力,又不会被神魔之力反噬而失去自主意识,进而变成第二个聂公公或是木姬。所以你们就有意识的引导我,最终让我完成了你们目标——收拢了这方天地所有的神魔之力!”

“你……”

“放心。我不是聂公公,也不是木姬。我不会失控的。”雷顿顿了一下道:“其实,我的复杂,远超你们的想象。我之所以愿意配合你们,其中的原因也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雷顿的目光四处看了看,才道:“这方天地,与我而言,有另一层,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感情。而我之所以现在点破这层窗户纸,只是不想让人觉得我是个傻子罢了。”

别逸尘的脸色已经很尴尬了,但好在此刻只有他们俩人,而雷顿还没有看他。

“其实说了你也别生气。”别逸尘斟酌了一下,道:“一开始我们也想控制你的,可惜晚了,现在的你,是谁也无法控制的。”

雷顿低下头,自嘲的笑了一下。

“不过今天把话说开也是好事。至少我能彻底放心了。”别逸尘很轻松的道:“虽然结局有些出乎意料,但我们的目标实现了。这就行了。”

“也就是说,结束了。”

“是的。”

雷顿的眼睛慢慢闭了起来,道:“怎么可能结束呢。”

这句话他说的很轻,以至于别逸尘都没有听清楚,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对了,为什么你听到我曾经去过黄金世界的时候,会那么惊讶。”

别逸尘一愣,旋即道:“其实是我没有说清楚,我惊讶的不是你去过黄金世界。我惊讶的是你去过了,还能进阶。”

雷顿缓缓回过头来,道:“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很乱,而且不那么好理解的故事。我一时半会的,甚至都不知道从何说起。还有,我都不知道我说不说的清楚。”

“有简单点的方法吗?”

“有。”别逸尘眼睛中闪过一道光芒,道:“你要亲自去一趟。”

“哪里?”

“黄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