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赵王世子被打(一更)

小说: 娇宠之名门嫡妃 作者: 凌七七 更新时间:2019-02-11 18:58:17 字数:4828 阅读进度:625/636

小÷说◎网】,♂小÷说◎网】,

安王大婚后自然是要带着新安王妃来给帝后敬茶,乔伊灵好奇新安王妃马玲玉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特地挺着大肚子去看。

祁云见着乔伊灵兴致勃勃的模样,忍不住说道,“你肚子都那么大了,就是不去,皇祖父也不会说什么的。”

祁云瞧着乔伊灵的大肚子是真的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乔伊灵十分不赞同,“太医不是说了吗?最近是不会生产的,太医还说叫我多走动走动。这方面听太医的准没有错。况且第一次见婶子啊!我怎么能不去呢!”

乔伊灵如水的眸子里漾着浓浓的趣味,她是真的好奇安王又娶得这个马家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是好奇现在的这位马家姑娘是什么样的人吧。”祁云无奈地看了眼乔伊灵。

被戳破心思的乔伊灵也不恼怒,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对啊,我就是好奇那位马家姑娘是什么样的人。话说安王前面的那个王妃不就是马家姑娘吗?前面那位安王妃的确是有些——咳咳——不说了。安王这次还是娶马家姑娘,应该是要维系和马家的关系吧。不过安王就真的能容忍再来一个跟前面那个差不多的?”

“现在的这位安王妃是个聪明人。”祁云淡淡说道。

乔伊灵眼睛更亮了,能被祁云评价为聪明人,那人就绝对不会差啊!

“聪明人?安王这次娶的马家姑娘听说是了马家三房的女儿,马家三房跟大房是很不对付啊。原来的安王妃就是马家大房的姑娘,而大房还有适龄的女儿。没想到安王弃了马家大房而选择马家三房。看来这位新安王妃一定是很聪明了。”

“不及你聪明。”祁云淡淡说道。

在祁云眼里,世上所有的女子都不如他的灵儿聪明。

乔伊灵俏脸一红,“你就是惯会哄我的。走了。”

乔伊灵想去看热闹,祁云总不能拦着不叫她去,于是无奈地扶着乔伊灵。其实要祁云说,马玲玉有什么好看的,不还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不过乔伊灵对马玲玉感兴趣,他自然只能带着娇妻去看了。

安王和马玲玉还没来,赵王和燕王一家却到了。乔伊灵第一眼就看到了赵王世子。乔伊灵没有特地关注赵王世子,而是赵王世子脸上的淤青实在是太明显了。以乔伊灵的专业水平一眼就能看出他在脸上涂了不少的脂粉,想要遮掩住脸上的伤痕。不过手法不太专业,二来脸上的伤痕印记太深,所以没能遮掩得住。

其实不止是乔伊灵,燕王一家也都在打量赵王世子,若不是章平帝和徐皇后没来,怕是要有更多人打量。章平帝就不是打量了,怕是要直接问了。

燕王眸光一闪,终究是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这是——”

“这是什么这是!”赵王受够了众人的打量,没好气地打断燕王的话。燕王想说啥,他用屁股都能猜得到。不就是问他儿子脸上的伤吗?赵王也想知道是谁做的。昨天是安王大婚,赵王世子自然也是参加了喜宴。不过到了晚上,赵王世子就跟朋友去画舫喝酒去了。结果刚下画舫,赵王世子就被人掳进了死胡同,套着麻袋狠狠打了一顿!打的人还非常的有水平,很少往其他地方招呼,专门往脸上招呼!

打完以后,那人居然还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叫你老子嘴欠!父债子偿!”

赵王那叫一个恨啊!今天有心想不让赵王世子出现,但是昨天赵王世子还好好参加安王的婚礼,今天怎么可能就病了不能来。赵王想了许久都没能想到一个好主意,所以吩咐人处理赵王世子的脸。现在大家看到的情况已经很不错了,没涂粉的赵王世子那才叫一个惨不忍睹。

赵王心里琢磨开来了,白天他才讽刺了安王和太子,晚上他儿子就倒霉,还有那张字条——这一切的一切都很难不叫赵王怀疑到安王和太子的身上。至于谁的嫌疑大,那就不好说了。要赵王说,应该是所有人都有嫌疑!

安王还没来,于是赵王怀疑的视线从太子一进来就投到太子的身上。

“赵王,你老是盯着孤做什么?”其实太子早就想说了,不过一直忍着。这会儿太子忍不住了,也就不忍了。

“没什么。本王是好奇太子是不是会心虚。”赵王试探开口。

祁云挑眉,赵王这是怀疑太子了?他怎么就不怀疑自己呢?赵王真是太傻了。

太子被气笑了,“哈——你说什么?孤要心虚?孤为什么要心虚?要孤说赵王你的脑子实在是有问题,怎么总爱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昨天安王大婚时是,现在还是。孤看,待会儿孤得请父皇给赵王你派太医看看,这脑子有病得趁早治,否则是要出达问题的。”

赵王气坏了,当场就要反驳,不过这时,安王带着马玲玉进来。

乔伊灵也是第一次见到马玲玉。只见她梳着鸾凤凌云髻,头顶左侧斜插着一支朝阳五凤挂珠钗,右边稍低的地方插着一支合菱玉缠丝曲簪,身着一袭石榴红的缎地绣花百蝶裙,脚上穿一双云烟如意水漾红凤翼缎鞋。相貌不是绝美,但是端庄秀丽。因为初为人妇,面上含着两抹浅浅红晕,为之增添了一丝美艳。

祁云说马玲玉是个聪明人,光凭外貌,乔伊灵是无法第一眼就看出来,不过马玲玉给人的第一印象的确是不错。

安王一进来,他立即将目光投向第二怀疑人安王。要说太子为什么是第一嫌疑人,因为昨天是安王大婚,赵王觉得如果是他的话,就算恨,也会暂时放一放的。

安王进来后没多久,章平帝,徐皇后便进来了,曹贵妃作为安王的生母,她也跟着一起。曹贵妃看着安王身边的马玲玉,心里微微有些满意。因为马玲珑的关系,曹贵妃实在是不喜马玲珑,恨屋及乌,对马家的姑娘,曹贵妃也没有多喜欢。不过现在看马玲玉不错,曹贵妃心里的别扭不舒服总算是消散了一点。

曹贵妃现在只盼着马玲玉能聪明一点,别跟前面那个一样蠢,这便是最好的了。

很快便有下人取来了蒲团,安王和马玲玉跪下给帝后奉茶,章平帝满脸喜悦地接过了茶杯,徐皇后倒是不想伸手接,抿着唇也不知在想什么。

章平帝重重咳了一声,斜眼睨了一眼徐皇后,后者才慢悠悠地举起茶杯随意抿了一口,“马玲玉你既然嫁给安王了,是我皇家的媳妇了,那本宫就指点你一句。记住了,别跟你前面那个堂姐学。你前面那个堂姐是丢尽了皇家的脸,也丢了你马家的脸,你要是再学你那堂姐,那就——”

后面的话,徐皇后没说完,但是话里的意思,所有人都清楚。

马玲玉面色不变,好似没听出徐皇后话外之音,只是笑着说,“多谢母后教诲。”

乔伊灵挑挑眉,难怪祁云说马玲玉是个聪明人了,徐皇后这话简直是明晃晃地打脸了,可是马玲玉还能面不改色。马玲玉的年纪也就比乔伊灵大个两岁,有这份忍耐力十分难得。

章平帝对马玲玉的回答很满意,看向马玲玉的眼里满是慈爱。

安王和马玲玉又给曹贵妃敬茶,给太子他们敬茶就不需要安王了,只需要马玲玉一人。

章平帝这才看到赵王世子脸上的伤,神色一震,不满道,“赵王,这是怎么回事!”

赵王很想跟章平帝告状,说是太子或者安王做的,但是他没证据!昨晚赵王世子被打后,赵王就派人调查了,什么证据都没有!那是一个死胡同,也没人看到打人的是谁!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赵王不能将太子和安王扯出来。

要是章平帝去查,那纸条的事情也瞒不住,毕竟当时看到那纸条的人不少。赵王总不能跟章平帝说,我嘴欠诅咒了太子和安王,所以这两人心存不满地来报复吧。

赵王气得想吐血,但只能遮掩着开口,“没事,年轻人走路没看好地,所以摔了。”

没看好路的赵王世子:“……”

祁云看着赵王世子脸上的伤痕,嗯,打的人很有水准,这打的伤居然跟摔的伤一样了,很好很好。

章平帝气坏了,这是摔得吗?赵王这是把他当傻子吧!

章平帝冷哼一声,不再开口多问。

赵王暗暗松了口气。

章平帝又看向乔伊灵,再看到乔伊灵那凸起的大肚子,章平帝十分欣慰,“好好养胎,朕等着你给朕添两个大胖孙儿。”

乔伊灵恭声回答,“是,孙媳定会好好养胎。”

章平帝对乔伊灵的柔顺十分满意,点点头,随后吩咐李泉,“不是才进贡了一批上等的金丝血燕,待会儿送去东宫。孕妇吃燕窝好。”

“是,老奴这就吩咐下去。”

赵王嫉妒得眼睛都要红了,还没生出来呢!谁知道是男是女,章平帝怎么就那么偏心!他的孙儿还病了好几次呢,怎么就没见章平帝赏赐什么。

“长生怎么样了?朕听说他这几日病的更厉害了,朕真是担心他。”关心完乔伊灵的肚子,章平帝就开始关心安王了。

安王脸上的笑意渐渐散去,声音沉重,“多谢父皇挂念长生,这是长生天大的福气。”

赵王在心里狠狠唾弃安王,装!装!可劲儿的装!哪怕安王什么都没说,但是光凭安王这表情,傻子都知道长生的情况不好。安王不就是在博同情!

章平帝也一点都没令赵王失望,长生作为安王目前唯一的儿子,长生的情况不好,安王难受,他这个祖父又何尝好受。

“太医院什么好药都有,安王府若是缺了什么药只管向太医院拿,或者叫个太医一直守在安王府也好,长生的身子的确令人担心啊。”章平帝也问过太医了,别说吹冷风了,就是去外面随便吹上一点风,孩子都有可能出问题。

太医其实也跟章平帝说过,长生的身子就跟破了一个大洞一样,无论怎么进补,那补的东西最后都会流光,流的速度远远比补的快,现在能做的就是维持。看看能维持到什么地步。

太医的比喻够形象,章平帝一听就听懂了。

听懂是一回事,心里难受又是另外一回事。现在能做的真的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

“父皇,安安自从中毒后,身子也差了好多。今天儿臣原本是想带安安来的,可是安安身子太弱,儿臣——”赵王说着吸了吸鼻子,一副可怜到不能再可怜的模样。

章平帝回过神,眼神不定地盯着赵王。

“朕再派个太医待在赵王府,你们赵王府要是缺什么药材,也只管来太医院拿。太医院别的不多,药材多的很。”

章平帝哪里不知道赵王的心思,不就是羡慕了,看不惯他关心长生还有乔伊灵肚子里的孩子,非要提起安安来要点东西。

章平帝倒是放心赵王。赵王这样也好,人蠢蠢的,虽然有点惹人嫌,但是将来无论谁上位,总归不会太过苛待他。这会儿章平帝是不知道赵王做了什么蠢事,所以才能发出这样的感慨。等到章平帝知道赵王都干了什么蠢事,他就不会如此想了。

章平帝又看向燕王,这是他儿子里最老实的一个,平时存在感也是最弱的一个。有时候章平帝想起燕王,心里也会有些愧疚,觉得他是不是太对不起这个儿子了。

不过章平帝身为帝王,他的愧疚是不可能持续多久的。没存在感也好,以后无论谁上位都会厚待燕王。

章平帝自认是将所有儿子的以后都安排好了,都是他的儿子,哪怕他偏爱谁,但是也不希望其他儿子过得太差。

赵王不知章平帝心里的想法,他现在很高兴啊,安王府有的,他赵王府一样有!那就行了!他不说跟太子比,但是起码不能比安王差不是。

安王和马玲玉的敬茶很快便结束了。章平帝直接打发人离开,没让人多留。

章平帝在回去的路上冲李泉吩咐,“去查查赵王世子被打的事。”

“是。”

章平帝一声吩咐,李泉很快动作起来。

李泉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根本没查出到底是谁打得赵王世子,他这里也只有嫌疑人,第一个太子,第二个皇太孙,第三个是安王。

章平帝在看到李泉调查的东西,差点没气个半死!

“赵王那逆子!”章平帝将手中的情报狠狠扔在御桌上,这会儿他真是恨不得立马将赵王叫来狠狠打他一顿!看看赵王那逆子都做了什么!安王大婚,他先是拿长生戳安王的心,紧接着又开始诅咒乔伊灵腹中的孩子。所有人都被赵王得罪了个遍,还有什么是赵王干不出来的。章平帝对此感到十分怀疑!

章平帝现在知道自己错了,赵王哪里是人蠢蠢的,他简直是蠢得没命了!跟个妇道人家似的整天嚼舌根,不把所有人得罪完,他就不高兴!对了,赵王还有一个没得罪,那就是燕王。

李泉也觉得赵王傻,但是这话肯定不能说,只能劝章平帝,“皇上息怒,赵王也是一时糊涂,老奴——”

“你少替那逆子说好话,还一时糊涂呢!朕看他是脑子清楚得很!他这是故意的!现在朕还活着,太子和安王不会对赵王怎么样,只是打他儿子一顿,等到哪天朕死了,朕看赵王就——”章平帝越说越忧心,这个逆子怎么就不能安分一点,跟燕王学学!

李泉也不知道怎么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