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觉得那个人十分熟悉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9:21 字数:3723 阅读进度:277/306

言笙回到芙蓉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许贞哭着,连话也说不出来。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苏尚轩和叶明泽已经回来了,正在客厅安慰着许贞。

言笙走进去的时候,许贞看见她,一个劲的说对不起:“晨曦……”

言笙扶住许贞的肩膀,虽然眼睛有些红,可还是勉强笑着说:“妈,不要担心,我会把天意找回来的。”

“可是……”许贞可是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言笙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许贞恐怕是想到了当初的事情的吧。

言笙被抱走,这一找,就是二十几年的时间才找到。

可是现在情况并不一样啊。

天意是有记忆的,并且比当初的言笙更加有主见。

所以,不管天意被绑到了哪里去,言笙都相信,只要天意恢复自由,就一定会回来的。

就算她找不到天意,天意也一定会自己回来的。

“我这边已经派人去找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叶明泽安慰道。

“谢谢爸爸。”言笙叹了一口气,说。

“这么短的时间应该还没有离开中国。”苏尚轩道,“找到的几率会很大。”

“我知道。”言笙点点头,然后笑了笑,说,“你们别担心我,也别担心天意,他会没事的。”

虽然不知道,这话是在安慰他们,还是在安慰自己。

只是当言笙看见苏尚轩那满是心疼的眼神时,她的心还是忍不住抽痛了起来。

这件事情……怎么会不担心呢……

在找寻天意的时间里,总是格外漫长。

言笙已经忍不住抬起腕表看了好几次了。

可是一个小时还是那么慢。

期间厉枭打过电话来,询问情况如何。

言笙只回了一句还好。

厉枭沉默了一会儿,便挂断了电话,说再见……

凌川一直都不知道m大人让自己来美国做什么。

难道就只是为了照顾这么一个醉鬼?

但是想想,m大人可不会无聊到会来关心手下人的感情问题吧。

凌川坐在床边,看着慕安晓满足的睡脸。

折腾大半宿,终于还是把那碗醒酒汤给她全部喂了下去。

住这家酒店只是机缘巧合。

只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巧的就跟慕安晓住到一家店来了。

想了想,还是等明早上换一家吧。

凌川好不容易让慕安晓离开自己了。

可不想再让慕安晓跟自己扯上关系。

想到这里……凌川愣了愣。

他的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不想再跟慕安晓扯上任何关系……

其实,尽管他自己不想承认。

但是在看到慕安晓的那一刻,他的心里还是是十分惊喜的吧。

他以为只要自己以后不回a市了,那么跟慕安晓也绝对没有见面的机会了……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深深的叹了口气后,凌川将自己的目光从慕安晓的脸上移开了。

凌川从没想过,自己会对除了凌灵以外的女人再动任何心思了。

哪知,也只是他以为而已……

甚至,他这次动心的时间,竟然还那么快。

或许也正是因为他察觉到了吧。

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正在因为慕安晓而改变,所以才那么迫切的想要让慕安晓离开自己。

所以才在知道慕安晓心意的情况下,还做了那样的事情,就只是为了逼她离开而已。

只希望这一次,不要再跟慕安晓扯上关系了吧……

想罢,凌川便起身走到窗前,俯身望着偌大个佛罗里达州。

黑夜即将过去,光明却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拯救人心。

凌川在天亮之际拉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了酒店。他没发现,那个被自己用来给慕安晓擦嘴角的手绢,遗落在了床头柜上。

离开的时候,那个前台小姐正趴在桌子上打着瞌睡。

凌川驻足看了一眼后,抬手拉紧自己身上的黑色风衣,大步走出了酒店门口。

一如他来时那样,寂静无声。

慕安晓醒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头疼……

前几次的早上她醒过来每次都感觉自己的头要炸了。

可是这一次,她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并没有前几次那么疼。

甚至,没多少疼的感觉。

慕安晓躺在床上,只是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有些愣怔。

难道她还在做梦?

所以感觉不到痛意。

可是不应该啊。

外面天已经亮了,她的眼睛可没瞎。

但是为什么她的头不疼?

慕安晓也不是有受虐症,只是这么单纯的想弄明白而已。

想了半天,还是想不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事,说不定是自己喝的没前几天那么多,所以脑袋不疼吧。

慕安晓给自己找了个中肯比较让人信服的理由后,便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掀开被子正要起身下床的时候,目光突然落在床头柜上那个空着的碗上。

她一怔:“这哪来的?”

她疑惑的呢喃出声。

她清醒的时候可没发现自己的房里有这么一碗啊。

慕安晓也不急着下床了,收回脚重新埋进被窝里面,她端过那碗,然后凑近鼻尖闻了闻。

有些酸……

慕安晓眉头微微蹙紧,她不喜欢吃酸的。

所以这东西绝对不是她叫的。

而且这东西,怎么闻起来味道有些熟悉?

慕安晓想了想,突然想起来前不久在日本,她每天都会准备一碗这样的东西。

因为那时候凌川整日整日的喝醉酒,她怕他早上起来头疼,所以都会特意叫酒店准备醒酒汤。

可是怎么会这样?她没叫醒酒汤啊,那这东西是怎么出现在她房间里面的?

就在慕安晓疑惑的时候,她的眼神又突然不经意间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去。

她顿时惊愕的瞪大了眼睛,还因为有些不可置信而抬手揉了揉眼睛。

“不是吧,这房间怎么变得那么整齐了?”

慕安晓诧异道。

房间早就被她以前醉酒的时候弄得乱七八糟的了,而且房间的地上也到处堆满了酒瓶,可是怎么现在一觉醒来,她觉得一切都不太对劲了?

难道是她睡着的时候,房里出现了田螺姑娘?

慕安晓看到这一切的第一反应便是倏地闭上眼睛。

并且还在心里念着,这一切都是幻觉,都是幻觉,都是幻觉……

可是当她睁开眼睛时,却又发现这一切还真实存在。

“我这是见了鬼吗?”慕安晓扶着额头,满脸的惊愕。

后来实在想不到答案,慕安晓干脆起身,去浴室洗漱,出来换衣服,然后端着那个遗留在自己房间的碗去找前台。

如果醒酒汤是酒店的,那么就一定会有人叫过的记录。

所以找前天是最省事的办法。

慕安晓乘电梯下楼,一分钟后出电梯,人已经到了一楼大厅。

她走到前台的地方,然后道:“你好,我想请问一件事情。”

前台小姐的头发是偏向亚洲人的棕色,长相精致,脸上扬着微笑:“有什么事情您说。”

“请问我昨晚是不是叫过醒酒汤?”慕安晓将手里的碗放到前台的台面上。

“诶?”前台小姐愣了愣,“您说什么?”

慕安晓也没生气,重复了一遍:“我说,我昨晚是不是叫过醒酒汤?”

前台小姐笑了笑,说:“抱歉,昨晚不是我值班,所以我不太清楚,不过我可以帮您查一下,请稍后。”

“恩。”慕安晓点点头。

前台小姐问了慕安晓的房号以后,便在自己电脑上查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对慕安晓说:“是的,昨晚十一点钟时,您所在房间号码确实叫了一份醒酒汤。”

“十一点钟……”慕安晓微微皱着眉头,重复了一句。

如果她的记忆没错的话,那个时候,她应该喝的醉醺醺的才对吧。

怎么会头脑意识清楚的叫一份醒酒汤?

就算是打电话叫前台,也只有可能是因为酒没有了让送吧。

不可能会叫一份醒酒汤的。

而且慕安晓从来就不喜欢醒酒汤的味道,就算自己脑袋疼死也不会愿意喝的。

所以那份醒酒汤,根本不可能是慕安晓自己叫的。

可如果不是她叫的,那又是谁?

前台小姐看见慕安晓在想什么东西入神的样子,想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事情,可是迎面走来几位新客人,她只得扬起笑脸冲那边的客人道:“您好。”

慕安晓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结果,便转身走向电梯。

她边走边想。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慕安晓咬了咬下唇,眸中划过一抹疑惑。

她乘了电梯上楼,回到房间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看自己的东西有没有少。

说不定是她喝醉酒后开了门,不小心放了什么小偷进来呢?

可是她仔细翻看了一下,她带的那些东西没有一件少的。

还是放在原来的位置。

这就奇怪了……

慕安晓坐在沙发上,双手撑着下巴,努力的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

但是她想了大半天,最后的结果也只是想起了一些零星的画面。

那个场面十分模糊。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走近了她……然后把她抱起来。

她似乎在说着什么话,最后那个抱着她的人也说了句什么。

那个人是谁,长什么样子,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唯一有点记忆的就是,觉得那个人十分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