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 心焦

小说: 腹黑鬼夫赖上我 作者: 罗小琪 更新时间:2018-11-09 22:53:28 字数:2170 阅读进度:933/958

“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石伟也跟你一样这么想的吗?你们以为背地里搞鬼的是我们魏家?陆羽涵,你怎么可以这么在石伟面前败坏我,你按的什么心?莫非,你是为了那个叫林冉的女孩?”

陆羽涵猛地上前,双手死死扣住魏晓彤的肩膀。『→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聪明的话,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跟我提林冉两个字,不然你绝对不会想象到我会对你做什么。”

感觉到肩膀上的手指在施压,魏晓彤真怕陆羽涵在失控下捏碎自己的肩膀,她可不想年纪轻轻就成残废。“你放开我陆羽涵,你弄伤我了,你也逃不掉。”

“是吗?魏晓彤,那我们就试试看看,我废了你后,你们魏家能拿我怎样?”

陆羽涵说做就做,他毫无顾忌的将力气运用到手指上,魏晓彤肩骨在力量下发出咔咔的响声。

魏晓彤起先还会强势的忍一下,可随着骨头咔咔作响,她已无心去考虑什么自尊脾气什么的,她是个医生,当然知道陆羽涵继续使力的结果,肩骨碎了,即便是能重新接上,也不可能跟原装的一样活动自如,她的职业生涯也会就此止步。

“陆羽涵,为了个女人跟魏家作对,值得吗?而且那个女人心里根本没有你。”

陆羽涵挑起眉,手指一用力,魏晓彤喊叫了声,双膝一软被压跪在地上,肩头的痛让她冷汗直流,她咬着唇瓣愤恨的盯着他,望着陆羽涵眼里慢慢的怒气,她猜对了,这个男人喜欢林冉。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针对我,林冉失踪那天,我也在医院,被小秦杀掉的那名医生,就是我做的尸检。你与蒋石伟应该庆幸是我做的鉴定,不然小秦的秘密早就公诸于世。”

“这么说来,那我更有理由杀了你!”

“你不敢!”陆羽涵扯起嘴角无声的笑了笑。“没人告诉你,停尸房作为重要之地,擅闯者格杀勿论吗?”魏晓彤愣了下,陆羽涵松开手指,在她肩头拍了拍继续说道:“知难而退,魏法医,这点你应该好好学学魏所长,地安市可不只有魏家。”

魏晓彤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要反驳点什么,陆羽涵已经转身打开铁门,当着她的面重重关上。

要说巧合吧还真是巧,陆羽涵刚进入铁门内,看门老头就从停尸房里笑呵呵的走出来。

陆羽涵经过看门老头身边,扯住了他的袖子十分谦逊的说道:“老先生,那扇门交给你了,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陆长官,您放心,只要我老儿在这一天,闲人一个都进不来,老朽可不是一个人看着这扇大门啊!”

一老一少,你来我往,硬生生的把魏晓彤撇成了闲杂人等,说实话,这么欺负一个女生,真不地道,但不得不说大快人心。

老头盯着铁门外咬牙切齿的魏晓彤,老脸笑的跟花似得。“姑娘,上楼靠右边走,要再走错了可就不只是撞头咯,说不定是你那小细胳膊小细腿哈!”

尽管魏晓彤不想听一个臭老头的话,但她也不敢拿自己命开玩笑。从陆羽涵与老头言辞之中也听出了这个老头不简单。

停尸房是什么地方,一个存放死人的地方,常年不见光的地下室可是鬼物最喜欢藏身的地方,一个老头能在这里待上半辈子,还不出办点事,那可真不一般。

走出地下室,魏晓彤回到大厅,准备回去的时候,遇上从电梯里出来的魏所长,她犹豫了下走上前。

“魏法医,你还没走啊,去过停尸房了?那边什么情况?”不等魏晓彤开口,魏所长已经抢先问道。

魏晓彤摇摇头,十分委屈的咬了咬唇瓣说道:“不让我进去,说是上头下文了,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劝说不听的违抗者,格杀勿论!”

魏所长啊了声,他背着双手快步朝大楼外走去。“算了,这案子看来是真碰不到了。晓彤啊,你也就别执拗了,上车,我送你回去。”

一路上,魏晓彤对着车窗外发呆,魏所长却一直唉声叹气,车内的气氛很紧张,路上又堵,车子开开停停,惹得人更心焦。

魏晓彤忽然发泄似得大叫一声,把魏所长吓了一大跳。

“所长,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吗?我不甘心,这事中区警局要是不通知我们,也就算了,可明明是他们叫我们过来看看的,可等我们到了,又让我不要干涉,中途,您还给局长秘书打过电话,在电话中他也没提到什么机动小组,我觉得这个刘局故意......”

“晓彤,不要说了!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中区警局找的人是我,不是我们。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与你们法医部门无关,以后说话的时候尽量注意下,有时言多必失,尤其是在某些场合,会让你家老爷子难做的。”

魏晓彤咬住唇瓣不出声,魏所长为了缓和下气氛,他揉了揉眉头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心系蒋石伟,‘幽冥’出了那么大的事,他人也不知所踪,你担心他才会情急乱投医,我也跟你一样,心不甘,但欲速则不达,我们对这个上头派来的机动组完全不了解,所以这个时候更不能傻傻的往前冲,慢慢来,观望观望。”

魏所长一番话里透着玄机,魏晓彤细细琢磨后,忽然眼前一亮,她乖巧的点点头,旁侧的问道:“所长,我去停尸房的时候,你去哪了?据我所知刘局可不再局里,他的秘书也走了,你不要告诉我,你在会议室里喝咖啡,等我啊!”

魏所长哈哈一笑,像个慈父般揉了揉魏晓彤的脑袋,叹息着说道:“我受魏老所托,要在业务上帮衬你,但这件事我还是保持原来的态度,不碰,不问,不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