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2177章 自讨苦吃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8-06-05 19:03:53 字数:2279 阅读进度:2166/2438

云筝感激:“谢谢你,依依,我会努力的。”

管依依看她两眼,没有再说话,捧着她的水杯走了。

在茶水间门口却遇上王文静,管依依径直从王文静身边走过,王文静跟管依依也不太对盘,管依依没有跟她说话,她也不说,等管依依捧着水杯走开后,王文静走进茶水间。

云筝在茶水间里喝水。

见王文静进来,她也不说话,王文静却说她:“倒杯水也要花上几分钟,是躲进来偷懒吧。”

“要你管?”

云筝懒得理她,喝完了杯子里的水,又重新打了一杯水,准备出去。

王文静在她走过的时候,故意伸脚想绊倒她。

如果是别人,或许会被王文静这样绊倒,但云筝却是接受过训练的,王文静伸脚的时候,云筝就现了,她把脚抬得比王文静的要高,狠狠地一脚踩过去,高跟鞋的鞋跟便踩在了王文静的脚面上。

“哎哟!”

王文静痛得哀嚎起来。

“哎呀,踩到你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你的脚下在我的脚下。”云筝一脸惊慌又不好意思的样子。

王文静骂她:“你眼睛瞎了?”“我是真的没有看到,只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伸过来绊我的脚,我想躲开来不及,只好一脚踩下去,我还说怎么硬硬的呢,原来是你的脚伸了过来呀。”云筝眨着无辜的美眸,无辜地解释,“文静,对不起哈,

我是真的没有看到你把脚伸过来,话说,你干嘛把脚伸过来呀。”

“你……”

王文静气恨不已,本想绊倒云筝让她出出洋相,反倒被云筝狠狠地踩了一脚,痛死她了。

“要不要我去帮你找点药油擦擦?”云筝还很好心地问着。

王文静怒道:“少在这里假好心了。”

“怎么啦?”丽丽姐和管依依听到王文静的哀嚎声,都放下手里的工作,围过来关心地问着。

云筝美丽的脸上布满了歉意,解释地说:“是我不好,我出来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文静伸出来的脚,我以为她是往里走的,哪知道她是横着走,这样我和她的脚就打了架。”

丽丽姐和管依依一听,便知道是王文静想绊倒云筝,结果被云筝踩到了脚。

这种伎俩很多人都会用,有时候却是自讨苦吃,王文静便是自讨苦吃的主儿。

王文静有苦说不出,她总不能说她是故意想绊倒云筝的吧?她蹲在地上,一边揉着自己被踩的脚,云筝穿着的是高跟鞋,被云筝这样狠狠地一踩,真的很痛。

“算了,你也不是有意的。”王文静心里恨极了云筝,嘴里却大度地不跟云筝计较。

云筝很不好意思,她问依依和丽丽姐有没有活络油之类的药油,要拿来给王文静擦擦。

“我没有。”管依依撇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丽丽姐看了王文静一眼,说道:“先出去坐着,我那里有活络油,以后,小心点。”她后面那句话含着深意,云筝和王文静都能听出来。

王文静的脸泛红色,站起来,试着走两步,好在,还能走路。

丽丽姐又看了云筝一眼,云筝俏皮地吐吐舌头,丽丽姐:……

这个云筝看来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人,看着温柔如水,实际上谁要是欺负她,她还击的话,那欺负她的人估计就像王文静这样吧。

丽丽姐拿了活络油给王文静用,这场小风波便以王文静吃了亏,暂时收场。

不久后,依依拿一份文件进去找宁成轩签名。宁成轩接过文件,看过并签名后,他没有急着把文件递给依依,而是冷声问她:“刚才谁在外面叫喊?”他没有出去看个究竟,不过王文静叫得太大声了,顶层向来安静,王文静叫得那么大声,听力极好的

宁成轩自然听见了。

“是文静。”依依平静又老实地回答。

宁成轩神色深不可测的,他依旧冷声地说:“不好好做事,在外面大声喊叫,当这里是菜市场。”

管依依没有接话。

宁成轩见她不接话,也抿了抿唇,片刻,他问得直白点了:“到底怎么回事?”

管依依在他问得够直白了,才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

她只陈述,并没有加上自己的看法。

宁成轩听后,也没有说什么,拿起文件递给了管依依,淡冷地说道:“出去做事吧。”

“是,大少爷。”

管依依接过了文件,转身便走。

宁成轩不知道在想什么,还想按下云筝的内线电话,不过在碰触到电话时,他又打消了念头。

另一端。

青龙扶着云老,沿着水泥路慢慢地走着,爷孙俩边走边闲谈。

“今天有风,凉爽些。”

云老示意青龙扶自己到前面那张长凳子前坐下,随意地说了一句,“路两边的绿化树高大,能挡阳遮阴,否则这个时间我都不敢出门。”

“t市的夏天比我们云城热多了,有时候的气温相差足有十度。”

青龙把云老扶到长凳子前,他先拿出一包纸巾,抽了几张纸巾,把长凳子擦了又擦,确定很干净了,这才扶云老坐下。

云老一直看着他的举动。

目前,这些孩子对他还是很孝顺的。

坐下后,云老对青龙说道:“十三,你别站着挡了我的风,也坐下吧。”

青龙笑笑,连忙在云老的身边坐下。

“爷爷,这边太热,我们什么时候回去避暑?”

青龙笑问着,“可能是我一直都跟着爷爷生活吧,习惯了云城的气温,现在过来真的热得受不了。”

“熬熬,夏天也就过去了,秋天便来。”

青龙还是笑,“爷爷,秋老虎,秋老虎,秋天也还是热的,t市的冬天都不怎么冷呢,能指望它秋天冷吗?”

云老老眼瞅着青龙看了半响,说道:“十三,你是因为筝儿吧?”

为了筝儿而来,还是想为了筝儿离开。

青龙老实承认:“十三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爷爷的。”

云老笑,“谁不知道你对筝儿的心思,还需要瞒着吗?”“爷爷,我是真的很爱筝儿。”青龙趁机跟云老说他有多么的爱云筝,想争取到云老对他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