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1866章 古怪的任务(上)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8-01-10 05:01:07 字数:2200 阅读进度:1852/2550

宁锦轩摸摸自己的后脑勺,说爷爷:“爷爷,你再拍我这里,把我拍傻了,连男女都分不清楚时,直接娶了个男人做老婆,你就别想抱曾孙了。”

凤霸天:……

他作势又举起了巴掌,宁锦轩赶紧窜上了飞机,大声吩咐着:“赶紧起飞!”

凤霸天好笑地说道:“回来后就该结婚了,爷爷真老了,没多少年活命啦,好歹让爷爷尝一把当太爷爷的滋味吧。”

宁锦轩在机舱门要关上时折回到门口冲着凤霸天说道:“爷爷,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尽情地催我哥哥结婚吧,他才是长子。”

凤霸天阴阴地笑,眼里闪过了算计,没有告诉宁锦轩,兄弟俩,他是先拿宁锦轩开刀的,他觉得宁锦轩性子没有那么烂,应该有女人能进驻宁锦轩的心房。

荒岛上会有意外等着宁锦轩的。

至于宁成轩嘛,顺其自然,这位爷可不是他们能催的。

宁锦轩坐着私人飞机离开了总部,飞往火焰门的训练基地,一座看似与世隔绝的荒岛。

在宁锦轩离开总部的同时,某个地方,某栋别墅里,一名老者坐在大厅里,在他面前站着一男一女,他们有着相同的面容,相同的身高,一看就知道是一对孪生兄妹。

兄妹俩一男一女,很容易区分,哥哥留着一头帅气的短发,终年都是紧身的黑衣黑裤,为人沉默寡言,却身手了得,是老者养大的众多孩子中最优秀的。

平时他是负责帮老者打理生意上的事,忙得像拉磨的驴。

妹妹像很多女孩子那样,留着一头柔顺的飘逸长发,与哥哥相同的面容在她这里显得特别的精致,她不像哥哥那样冷冽,而是很温柔,哪怕她也经过严格的训练,杀人时也能不眨眼,不过她不喜欢过那种生活,哥哥疼爱她,每次派发给她的任务,哥哥都代替她去完成,尽量让她过着她想过的生活。

“爷爷,这次的任务还是由我去吧。”男子低冷地开口,声音虽是压得低,但和正常男子的声音相比,还是显得有几分的清脆。他刻意的板着脸,是让他看起来很冷,难以亲近,只不过那漂亮的五官,却不会因为分的妆扮就被掩盖住。

老者看着长头发的妹妹,考虑了很长时间,他才说道:“这次,你们姐妹俩都要去执行任务。”

老者一开口就点出来了,这对是姐妹花,不是兄妹俩。

原来所谓的哥哥是女扮男装的。

姐妹俩面面相视,需要姐妹俩同时执行任务,对方是什么身份?要知道在爷爷这里,姐妹俩的身份地位是最高的,也是爷爷最信任的,因为她们和爷爷年轻时有几分相似,很多人都怀疑她们就是爷爷的亲孙女。

要不是她们被爷爷捡到时已经六岁,能记事了,她们都会以为她们就是爷爷的亲孙女的。

爷爷平时派发任务,多数都是让其他人去做,偶尔要派妹妹去的时候,已经是很棘手的任务了。这一次居然姐妹俩都要去,想来对方的身份很高吧。

老者垂着头,看似还在思考,姐妹俩看不到他眼里闪烁着的算计,等到他抬头的时候,那眼睛里的算计已经藏了起来,姐妹俩压根儿就捕捉不到。

“这次,咱们接到的任务是要火焰门两位少主的命。火焰门两位少主是孪生兄弟,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不过哥哥更冷一点,大家都知道以后接管火焰门门主之位的人是哥哥。”

闻言,姐妹俩都是神色一肃。

火焰门对于她们来说并不陌生,不过她们并没有与火焰门的人打过交道,却也知道爷爷与火焰门的老门主是相识的,就是少来往罢了,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的。

怎么这次爷爷居然接了这样的单子?

“爷爷,能退吗?”姐姐低冷地问着。

“净儿,如果能退,我也就不用为难了。”

净儿寒着脸,“哪个不长眼的,不怕死的,居然想取两位少主的命。”宁家兄弟俩是那么容易暗杀得了的吗?他们就算完成了任务,也会吃不完兜着走的。

老者眼神闪烁着,“净儿,现在爷爷已经接了这个单子,我向你们俩保证,这是派给你们姐妹俩最后的任务,等你们完成了这次任务,你们俩想过什么样的日子,随便你们。”

净儿寒着脸不说话。

让她们去招惹宁家兄弟,还有以后的日子吗?

先不说火焰门本身就强大,宁家兄弟都是很厉害的人,仅是火焰门和尔家已经成了朋友,她们要是动了宁家兄弟,就等于要被两大组织围攻。姐妹俩知道自己身手不错,但人外有人,她们是不是宁家兄弟的对手尚且不知道呢,更不要说与宁家交好的尔家家主了。

“爷爷,能让别人去吗?我和筝儿不是职业杀手。”净儿冷着脸问着爷爷。

“别人的身手不及你们俩。”

老者一句话就堵住了净儿的请求。

净儿定定地看着老者片刻,最终问道:“我的目标是哪一个?”

老者唤来了人,那人手里有两张相片,他把那两张相片递给了净儿和筝儿姐妹俩,说道:“就这两个人了,他们目前一个在某国,他们总部所在地,过一段时间就会回国,宁家在国内的T市,筝儿你先提前去T市,找机会接近你的目标,不要急着动手,他们警惕性很强,你们轻易近不得他们的身,最好就是与他们熟悉了,成为他们最信任的人时,你们再动手,也不要一下子就正中他们的要害,客人的要求是慢慢地折磨他们。”

净儿见爷爷并没有说妹妹的目标到达是宁家哥哥还是弟弟,而两张相片里的人又是一模一样的,她都分不清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

“爷爷,我听说两位少主,哥哥最为冷冽无情,就让我去接近哥哥吧。”净儿习惯了护着妹妹,便想着由自己去接近最为冷冽无情的哥哥。

筝儿也说:“爷爷,姐姐总是护着我,这一次的任务很危险,我不能让姐姐再帮我,就让我去接近他们中的哥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