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1850章 凌宝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8-01-06 12:22:37 字数:2282 阅读进度:1836/2550

成爱凤见儿子不要她的饼干,便缩回了手,把饼干喂进自己的嘴里,边吃边说:“那么好吃的饼干,宝贝也不要,太不会吃了。”

小家伙:……

尔姑姑:……

小家伙干脆不看妈妈了,反正妈妈就是把他当成玩具的,想玩的时候就逗他玩玩,不想玩或者逗哭他了,就赶紧把他还给奶奶,妈妈还好意思跟爸爸抱怨他和奶奶亲,也不看看妈妈是怎么对他的。

成爱凤也不在意儿子怎么样,她边吃着饼干,边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凌昊,谁知道凌昊的手机正在通话中,他有好几个号码的,成爱凤又打其他号码,居然都是在处于通话中,成爱凤忍不住嘀咕着:“有那么忙吗,所有号码居然都在通话中,他一个人一张嘴能同时接听几个电话?”

凌昊既在处理着生意上的来电,也在安排着人员赶往陆城帮忙寻找林曜。

尔东浩是安排了人过去,不过查清楚原来是尔家威绑走了林曜后,尔东浩让凌昊从总部这边再调一些人过去,尔家威已经是丧家之犬,被他躲了一段时间,没想到他居然去做了整容手术,换了个样子回来,然后摸到了陆城对林曜下手。

尔晓峰和林宜还被瞒着,凌昊却是知道的了。

总部这边本就是凌昊和尔姑姑母子俩坐镇着。

要不是考虑到尔晓峰和林宜正在去办结婚手续,底下的人也不会一致地瞒着他,就是不想让这件事影响到两个人办手续,反正他们人多,也能很快查找到林曜的下落的。

又过了一会儿,成爱凤才和凌昊说上话,可能是她很少打电话给凌昊吧,忽然接到她的来电,凌昊以为她不舒服,紧张地问她:“老婆,是不是不舒服?哪里不舒服,你告诉我,我马上回去带你去医院看医生。”

“我没有不舒服,能吃能睡的,肚里的那个也很听话,是小弟和林宜过来了,小弟说让你中午回来,大家一起吃顿饭。”成爱凤和凌昊通电话时还在吃着饼干,凌昊耳尖地叫到了,问她:“老婆,你在吃什么?”

“饼干呀。”成爱凤随口应着,应完了意识得不好,却迟了。

凌昊在电话说着她:“怎么又在吃零嘴了,赶紧去吃饭,还有汤一定要喝了,要喝完,要是只喝两口,等我回去了,灌你喝一锅。”

成爱凤:“……我刚下楼,肚子饿,但又想去找儿子,便拿了包饼干吃,你买回来不是给我吃的吗?难不成还是给儿子吃的?”

凌昊失笑,“是给你吃的,咱们儿子才不像你呢。别吃那么多饼干,容易上火,赶紧去喝汤。我中午会回去吃饭的。”

“嗯,那就这样了,你忙吧。”

“除了叫我回去吃饭就没有其他话跟我说了?”凌昊有点郁闷他的老婆很少给他打电话,更不会像别人的妻子那样整天电话查着他的行踪,她对他,非常的放心,这是好事,不过偶尔他还是希望老婆大人给他打电话说说情话的。

成爱凤眨了眨眼,说道:“没有了呀,我想不到了。”

凌昊撇撇嘴,就知道不能对他这个迷糊的妻子有太多的奢望。

在他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成爱凤刻意压低的声音飘过来:“老公,我想你,你辛苦了,中午多吃两碗饭。来,亲一个。”说着,她对着手机亲了一下,确定凌昊能听见,就赶紧挂电话。

把手机放好,就看到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她的旁边,正双手托腮,歪着脑袋看她。

凌昊的儿子也是单名,就叫做宝,是尔姑姑抢了取名权,她把孙子当成了心肝宝贝,所以把孙子的名字取为凌宝,大家都叫凌宝做小宝或者宝贝。

成爱凤觉得儿子的名字很俗,凌昊就望着她不说话,她想想自己的名字,觉得更俗,也就不说话了。

凌昊说一句,她该庆幸母亲没有帮儿子取名为凌肝或者凌贝。

成爱凤:……凌心和凌贝这两个名字估计也会跑不掉的,只要她生了女儿,婆婆肯定也是从心肝宝贝四个字之中取一个字当成她女儿的名字。

“凌宝,你这样看着妈妈干嘛?”成爱凤轻点一下儿子的鼻子,凌宝长得很像凌昊,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成爱凤最初心态很不平衡,觉得孩子在她的肚里住了十个月,又是她承受着剧痛把孩子生出来,虽说不用她带着,可她付出的比凌昊多呀,结果儿子却像凌昊,不像她。

“妈妈漂亮,所以宝贝看妈妈。”凌宝整天陪着奶奶,哄着奶奶,嘴巴特别的甜,被妈妈点了一下鼻子,他也不生气,笑得甜美灿烂,甜甜地夸妈妈长得漂亮。

“凌宝,你是男孩子,别笑得那么甜,像个女孩子似的。”

成家凤把儿子抱过来,低头就在儿子稚嫩的小脸上咬了两下,她咬得还有点大力,小家伙白净的脸上都有了牙印,他没有哭叫,就是用两边手摸着被妈妈咬过的地方,眨着大眼睛看着妈妈,说妈妈:“爸爸咬妈妈了吗?”

“怎么这样说?”

成爱凤咬完了儿子也有点心疼,便用手帮儿子揉摸着被咬到的地方,对于儿子的话,她却理不顺,不知道小家伙干嘛那样说。

凌昊常说她的智商连三岁的孩子都不如了。

嗯,儿子就是三岁多大,她还真的不如儿子聪明了。

“妈妈不敢找爸爸撒气,就把气撒到小宝身上。”凌宝一本正经地说道。

成爱凤:……

在儿子的眼里,她是个惧夫的?明明是凌昊惧内好不好。

“妈妈,去喝汤。”

凌宝从妈妈的怀里挣扎着滑下地,然后拉着成爱凤的手,要拉成爱凤去喝汤。

“小弟弟饿了。”

成爱凤顺从着儿子,放任儿子拉着她走,听到儿子又一次说小弟弟,她忍不住问儿子:“凌宝,妈妈肚里的真的是小弟弟吗?不是小妹妹?”她没有女儿命吗?

生完肚里这个,她怕是没有机会再生的了,也不想再生,这辈子有两个孩子也够了,要知道最初她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能当妈妈呢。

“是小弟弟,没有小妹妹。”

凌宝肯定地说道。

成爱凤失望至极,嘀咕着什么,凌宝没有听清楚,就算听清楚了也不会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