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1846章 是谁?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8-01-06 12:22:36 字数:2257 阅读进度:1832/2438

林曜醒来的时候,首先就觉得眼前一片黑,不是天黑了,是他的眼睛被人用黑布蒙住了,他也无法说话,因为嘴巴也被人封住,四肢更是动弹不得。

后脖子的痛提醒他先前发生过的事情。

他被人绑架了!

首先这个念头从林曜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绑架他的人是谁?

林曜有一刻慌乱,然后他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也没有试图挣扎什么的,他四脚遭绑,嘴巴被封,眼睛被蒙住,就算挣扎也没有用的,反而会激怒绑匪。

他回想着姐弟俩在陆城生活了四年多,并没有得罪任何人,他的家庭条件也不算好的,哪怕他姐姐开了花店,有个属于自己的草木场,姐姐买那个草木场的时候花了不少钱,现在姐弟俩的积蓄并不多。

把他劈晕的那个中年男人也很陌生,他从来没有见过对方,难道中年男人是临时起意把他绑了的?还是刻意的?想到中年男人那么好心要把他送到医院,也不等他的大人赶到,说不定是刻意的呢。

如果说是刻意的,那他就是早就被人盯上的。

在陆城生活四年多都没有遇到过危险之事,今天遇上了,莫不是因为尔哥哥的到来?如果是因为尔哥哥的,那么绑走他的人不是求财而是要把他当成诱饵诱尔哥哥来救他,然后再对尔哥哥不利?

林曜在心里不停地猜测着,也不知道自己猜得对不对。

尔哥哥都光明正大地来找姐姐了,按理说尔哥哥是安全的了。

林曜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不时地响起汽车的喇叭声,他还在车上,对方正载着他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吧,他能听出来,车子行驶得非常快,在街道上是行驶不了这么快的。

对方要把他带到哪里?

尔哥哥带着姐姐回去登让领证了,等到小洛姐和凌哥哥等人发现他不见时,也不知道他被对方带到了哪里。

林曜心里又慌了慌,却无可奈何,对方恰好挑在尔哥哥和姐姐不在家的时候对他下手。他能祈祷的便是希望大家早点发现他落入了坏人的手里,早点把他救回来。

不知道车子行驶了多长时间,林曜听到汽车的喇叭声越来越少了,猜到车子行驶到偏僻的地方了。

直到车子停下来。

林曜动都不动一下,装着自己还没有醒转的样子。

不久后,车门打开了,他被人拖到了车门旁边,再被拖下了车,之后他被人杠上了肩膀上,那个人杠起他后就走,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他看不见,又听不到说话的声音,难道由始至终只有中年男人一个人,并没有同伙的?

没过多久,感觉不停地有东西碰到自己,好像是树枝之类的。

林曜脑海里一闪,便猜到对方可能是把自己杠上山去。

那山应该还是树木葱郁的,很少有人去的,山路两旁很多野草的,否则他不会被那么多的树枝之类的东西碰到。

被人杠在肩膀上很难受,林曜很想吐,但他的嘴巴被封住,他又吐不出来,只能极力地耐着。那个人杠着他爬山,没过多久就累得直喘气。别看林曜还是个未成年人,他长得比同龄人都高,体重也不轻的,杠着他走一段路或许还行,走的路多了更别说是爬山,那就更累了。

走得太累后,那个人便像扔石头似的粗暴地把林曜扔在地上,也不管地上有没有石头,林曜被扔在地上时碰到一些小石头,磅得他很痛,他依旧极力地忍着,不让自己动一下。

那人站在一旁喘着气休息,看了看被他扔在地上的林曜,一脚踢到林曜的臀部,冷笑着:“小子,我知道你早就醒了,别装了。”

林曜被他踹了一脚,再听到他的话,动了动被绑住的双脚,却什么都做不了,连想翻转个身子都不行。

男人冷笑两声,又踢了林曜两脚。

“唔唔……”林曜唔唔地说不出话来。

很快,他身上传来了痛意,那个人踢了他几脚还觉得不过瘾,竟然折下了一根带着叶的树枝,朝着林曜不停地抽打着,林曜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又叫不出来,被对方抽打得生痛。

“害老子杠得累死了,抽死你个臭小子。”对方一边抽打着林曜一边骂着。

林曜在心里骂着:又不是他让对方杠着他爬山的。

抽打了一会儿,中年男人才扔掉了树枝,站在一旁直喘气,林曜只觉得浑身都生痛,知道这个男人是个心狠手辣的,他现在只是受点小伤害,如果惹毛了对方,随时都会要了他的小命。

休息了片刻后,中年男人又把林曜杠上了肩膀上,杠着林曜继续往山顶上爬去。

……

小洛接到了学校打来的电话时,知道林曜并没有去学校,她着急地对老师说,她亲眼看到林曜骑上了自行车去上学的,怎么还没有到校的?

老师说就是没有看到林曜。

小洛急得打电话给林曜,林曜是有手机的,不过上学的时候他不会带手机,故而小洛打他的电话并没有联系到他,想告诉林宜,说林曜可能出事了,林宜的手机又是关机,估计是在飞机上吧。

小洛只能告诉了姚俊清以及其他花店的工人,除了留一个人在店里看着,也是等着电话,如果林曜是出了意外,应该会有人联系他们的。其他人则在陆城里四处寻找着林曜。

花店的员工四处寻找林曜时,凌波他们也在着急地找着林曜,本来他们的人是跟着对方的,由于那个人太狡猾,跟着跟着,就被那个人甩掉了。

调查中年男人的背景也还没有调查出来。

凌波只能猜测着,那个中年男人会不会是尔家威?

尔家威虽然如同丧家之犬,没有人敢再和他联手对付尔家,但尔家威并没有死,说不定尔家威不甘心,卷土重来呢。凌波觉得尔家威卷土重来的机会是非常缈小的,谁都知道尔家威的父亲是尔东浩的手下败将,他又是尔晓峰的手下败将,如今也没有人敢和他联手,凭他个人是无法卷土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