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1284章 她是怎么知道的?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7-09-07 10:17:16 字数:2274 阅读进度:1273/2438

余丽和林栋看到尔晓峰冷着一张脸大步地走进来,两个人莫名地就心颤,他们会来名流园本打算是借助尔东浩拆散尔晓峰和林宜的,这样尔晓峰就无法再对余氏施压,哪曾想到尔东浩压根儿不管儿子的感情。

如今尔晓峰又回来了,两个人被他碰个正着,不是更得罪尔晓峰?

林栋有点埋怨余丽,但又不敢多说什么。

“尔少主,你好。”

余丽讨好地叫了尔晓峰一声。

尔晓峰冷着脸不理她,林宜在这个时候倒了一杯温开水出来,尔晓峰见她又独自去倒水,猜到是父亲在使唤她,他的脸更冷,不悦于父亲把林宜当成佣人来使唤。

“尔伯伯,你要的温开水。”

林宜把那杯水轻轻地摆放到尔东浩跟前的茶几上,林栋和余丽惊讶地发现林宜居然能够自己倒开水,还能准确地走过来,准确地把温开水摆放到尔东浩的跟前。

林栋的心情有点错综复杂。他以为女儿瞎了就形同废人一个,没想到女儿还能做这些事情。

“尔先生,你回来了。”林宜把那杯温开水给了尔东浩后,望向尔晓峰,尔晓峰从进来就没有说过话,她居然知道尔晓峰回来了。

尔晓峰绷着的脸好看了点,他站起来把林宜拉到自己的身边,按她在沙发上坐下,淡冷地对父亲说道:“爸,就算你是长辈,但你眼睛好得很,干嘛老是让林宜帮你倒水。”

林宜上次烫伤了手背,他就心疼了几天。

“尔先生,那是我自愿的。”林宜从尔晓峰的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

尔东浩剜了儿子一眼,倒是没有说什么,他站起来,冷冷地丢下一句话:“你惹的祸,你自己解决。”说完他朝屋外走去,走到屋门口了,他又扭头,这一次是对林宜说的:“林宜,今天的事,下不为例!”

林宜的脸色变了变,但她还是很淡定地向尔东浩道歉:“尔伯伯,对不起,打扰你了。”

尔东浩重重地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

他一走,余丽和林栋就松了一口气,与尔晓峰相比,他们更怕尔东浩。都不知道最初是谁说要来找尔东浩的。

尔晓峰阴森的眼神横过来,刚松一口气的两个人又紧张起来,尔晓峰讽刺余丽:“余总还有心情来拜访我爸呀。”余丽的公司已经愁云惨淡,尔家不过是略略地出手,余氏连一个星期都撑不住。

“尔少主,我们今天来不是向你求情的,我们是想接林宜姐弟俩回家。”余丽硬着头皮解释他们的来意。

尔晓峰冷哼:“回家?回哪个家?你想把林宜姐弟俩接走,挟天子以令诸侯吗?以为林宜姐弟俩在你们那里,我就不会再打压你们?错了,你们要是把林宜姐弟俩接走,我只会打压得更狠,当你们连自己都养不起的时候,你们还能养活林宜?我正好有借口把林宜姐弟接回来。”

余丽:……

林栋硬着头皮说道:“尔少主,我是林宜姐弟俩的亲爸,他们的妈妈死了,我作为父亲的,理应……”

“我爸早就死了!你不是我爸!”

林宜冷声打断林栋的话,她的脸色比尔晓峰的更冷,对父亲失望至极,如果父亲在刚知道母亲的死时,稍微地流露出一点伤痛,她都不会这样的恨父亲。

父亲没有。

余丽还那样嚣张,如果不是尔晓峰出手打压他们,他们会说出这样的话吗?

不会!

在父亲的心里,那个叫做小宝的孩子才是父亲的儿子,是父亲的宝贝。

余丽更是想用几万元就把她姐弟俩打发走。

林宜和尔晓峰说过的,不管他怎么对付余丽,她都不会心软。她只会对尔晓峰充满感激,他帮她真的帮了很多。

“小宜,爸知道错了,是爸对不起你们,爸向你们道歉,求求你原谅爸爸吧。”林栋激动地走过来,想拉住林宜的手,尔晓峰冷冷地瞪着他,但没有阻止,这是林宜的事,林宜能处理的话,他就不会插手,只会在一旁施加压力给这对无耻的夫妻。

林宜甩掉了林栋的手,冷笑:“原谅你?你让我们怎么原谅你,你能让我妈活过来吗?你知道我妈这么多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吗?你和她恩恩爱爱的时候,我妈在卖血换钱来医治小曜,你大鱼大肉的时候,我妈还在卖血换钱医治小曜,小曜是你和我妈的儿子,你也有责任的,你尽到你做父亲的责任了吗?”

林宜只觉得怒火冲脑,眼睛发热鼻头发酸,她用力地抹了一把脸,满手都是泪。

“是的,你是我爸,我们是父女,我也很想原谅你,可我做不到,我妈会死,就是被你们间接地害死的。你知道我妈是怎么死的吗?她不是被尔先生无意撞死的,她是自己去撞尔先生的车,等同自杀,你知道吗?”

林宜再用力地抹着脸,那泪落得急,一抹又是满手的泪,“她走投无路了,她因为卖血的次数太多,正规的血站不肯再让她卖血,她不得不去黑血站继续卖血,结果不幸感染了艾滋病……她拖着盲的女儿,带着患有心脏病的儿子,她还不幸感染了艾滋病,她有多绝望你知道吗?她在冲出去撞上尔先生的车时,你知道她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吗?”

尔晓峰错愕地看着林宜,她是怎么知道林母死时感染了艾滋病的?

林栋和余丽都愣愣地看着林宜,听着林宜的声声质问,林栋慢慢地低下了头,而余丽则神色晦暗难明,一个女人,一位母亲,是怎样被逼上绝路的,她和林栋可以说是有责任的。

“我妈受了这么多苦,这么多的委屈,最后还赔上了自己的性命,林栋你教我如何原谅你?再叫你一声爸,我都觉得对不起我妈。我妈到死时都还对你念念不忘,六年来,什么信念支撑着她独自抚养我和小曜,是你,她坚信能找到你的。我庆幸她没有找到你,要是知道你背叛了她,我怕她死都不能瞑目。”

林宜头一扭,指着屋门口的方向,冷冷地说道:“你们走吧,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们,你们也不要再让那两个老不死来当说客,我对他们的恨并不比恨你们的少!记住,从今天开始,我林宜不是你们林家的女儿,我是林庆兰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