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1247章 你是我男人!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7-09-07 10:17:05 字数:2264 阅读进度:1236/2438

成爱凤一直偏头看着凌昊,原来凌昊不仅仅是对她那般的冷酷无情,对其他女人同样是冷酷无情。

唉,这世间上能得到他温情对待的女人,只有慕娅。

成爱凤此刻完全就忽略了她和凌昊的关系,也怪不得了她,实在是两个人才领证两天嘛,她还没有融入凌太太这个角色,所以容易钻入牛角尖里。

“凌昊,那位小姐我认得,昨天我们都见过她的,是你妈安排给你的相亲对象,你对她也太无情了吧,人家一个女孩子,都厚着脸皮把电话号码给你了,你还当着人家的面撕掉,要撕掉也要等人家走了再撕呀,我看周小姐的脸都绿了,委屈得要把她的下唇都咬破。”

成爱凤不怕死地说着凌昊。

哪里有一点身为太太的认知?

“我还以为你就是对我才会冷酷无情的,原来你对其他女人也是一样的态度,这样我就安心了,不是我这个有有问题,是你有问题。毕竟慕娅就只有一个,没有人能比得过慕娅的。我要是男人我也会喜欢慕娅,不过你也怂了点吧,就算钟杨很厉害,你也可以去抢一抢的呀,你什么都不做,输了甘心吗?”

成爱凤不仅不怕死,还说凌昊太怂不敢和钟杨抢慕娅。

凌昊的脸绷得紧紧的,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

这个欠教训的女人,都成了他名副其实的妻子,还搞不清状态。

“像我,我明知道钟杨爱的人是慕娅,但我还是要去试试,不试一试我不死心呀,试过了哪怕失败,至少我努力过,我也甘心嘛。当然了,你现在不能再去追慕娅,慕娅和钟杨结婚了,你敢去做小三的话,会死得很惨的,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凌昊咬牙切齿地挤出话来:“那我真要谢谢你的提醒了。”

“那是自然的,听你这样的口吻,我不提醒你,你是不是就真的打算去当小三?”

“吱——”

凌昊紧急地把车停在路边,他是突然停车的,成爱凤刚才又是被他塞上车,到现在成爱凤都还没有系上安全带,他紧急停车,成爱凤的身子就往前撞去,撞在车前玻璃上,撞得她吃痛,一边揉着撞到的额,一边抱怨凌昊:“你要是不会开车就让我来开。”

“你到现在都没有系安全带?”

凌昊把他这个不知道死活的妻子扯回来,让她靠在车椅背上,先是摸了摸她的额,没什么事,就是撞得有点红。

成爱凤无辜地眨着眼,“我忘了呀。”

凌昊一记弹指就弹到她的额上,骂她:“你整天记得些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记住,记那么多干嘛,多累人呀。”

成爱凤摸着被他弹的地方,委屈地说他:“你能不能弹其他地方?我这里刚刚撞在玻璃上呢,幸好我的额不够硬,没有撞坏你的玻璃,否则你让我赔,我还得亏死。”

凌昊:……

他气恨而闷闷地帮她系上安全带,然后沉重的身躯不客气地压制住她,正好安全带绑住了她的身子,让她没有办法逃开。

“凌昊,你,你又想干嘛?”

凌昊两手揪住她的耳朵,不是很痛,但也不舒服。在他森冷的逼视下,成爱凤怂得不敢反抗,只知道眨着小白兔似的可怜眼神望着他,一眨一眨的,就盼着大灰狼大发慈悲放了她这只小白兔。

“我现在说话你能听见吗?”凌昊黑着俊脸冷冷地问着被他压得不能动弹,被揪住了耳朵也不敢反抗的新婚妻子。成爱凤小心地答着:“我又不是聋子,你说的话我当然能听见。凌昊,你能不能松手,我怕我的耳朵会被你扯成兔耳朵。”

音落,凌昊加了点力道,她只觉得耳朵更痛,痛得她低叫:“好好好,我不叫你放手了,你松点力,会痛的。”

“成爱凤,你听着,我不做任何人的小三!慕娅是我的过去式,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就是记不住,现在记住了吗?”

成爱凤:……他说过吗?她不记得了。

她都说了她脑里不喜欢记太多的事情。

说她不喜欢记太多的事情,偏偏他曾经暗恋过慕娅的事,她又记了好几年。

见她不说话,凌昊又加了力道,成爱凤吃痛之下连忙叫着:“我记住了,慕娅是我的过去式,你不做任何人的小三,也是,你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丰神俊郎的,根本就不需要去做小三,你去那种夜店里上班,绝对是头牌……啊,我说错了,你松点力,松点力呀。”

成爱凤被他揪着耳朵,都想哭了。

这个男人有暴力倾向的。

她想回t市,她不想待在他的身边了。

他还是个骗子,骗她跟他回b城,其实就是要虐待她。

“我是你的什么人?”

“你是我什么人?啊,松点力,我知道了,你是我的衣食父母,是我的祖宗,是我的大哥,是我老大,行了吗?老大,求你高抬贵手,饶了小的耳朵吧。”

该死的凌昊!

等他松手,她绝对要反扑他,揪他的耳朵!

以牙还牙!

成爱凤在心里把凌昊骂了千万遍。

“不对!”

“不对呀,那你是我什么人呀?”成爱凤被“虐”得苦着一张俏脸,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让凌昊又爱又恨,明明是他被她气得半死,她反倒一副她被他虐死的样子。

“看来你忘记了早上的事,我不介意让你现在就记起来。”说着他就要堵住她的嘴,成爱凤脑子一灵光,在偏头避开他的狼唇时大叫:“你是我男人,凌昊,你是我男人!”

凌昊稍微满意。

同时也松开了她被揪住的两边耳朵,警告着她:“下次再忘了我们的关系,小心我让你三天都下不了床。”

“你那么厉害怎么不去做牛郎呀?”

“嗯?”

“我什么都没有说。”

处于劣势的成爱凤赶紧改口。

凌昊摸了一把她的脸,黑眸里闪烁着狼性的光芒,低哑地说:“我会让你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的。”

成爱凤:……老大,她都改口了呀,就不能饶了她这一回?

太阳公公呀,希望你今晚不要回家,一直挂在高空上,这样能救她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