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回到原点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6-09-12 05:04:26 字数:2301 阅读进度:165/2550

在这一个月中,章晓见得最多的人便是宁致远和陆咏春,她就是奇怪每次宁致远来的时候,陆咏春都会来。

她以为是陆咏春罩着她,不让宁致远再像以前那样欺负自己,打心里感激着陆咏春。虽然还没有松口答应陆咏春的模特请求,两个人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除此之外,她每天带着慕娅去兜风,偶尔会遇到杨熙,一来二去的,平易近人的章晓与杨熙也成了朋友,从杨熙的嘴里,她得知钟家是书香世家,家世极好,是最近二十年内才从教育的平台上退下来,转而投资办校。杨熙的丈夫经营管理着好几间幼稚园,杨熙的公婆还经营管理好几间技术学院,家景虽不及慕家,但很殷实。

叶晴的脚伤在家里休养了一个月后,已经完全恢复,可以正常走路了。

明天是周六,章晓与叶晴商量过后,明天晚上两个人的麻辣串重新摆摊营业。

易修杰天天都会往章晓的公寓里钻,叶晴还是对他抓狂不已,却又拿他没办法,不能把他堵在门外,怎么说都是章晓的继兄嘛。

晚上八点。

“妈妈,亲亲我。”

被章晓抱上了床的慕娅,拍拍自己的小脸蛋,要求章晓亲她一下,妈妈说那叫做晚安吻。她现在要睡觉了,她要向妈妈索要一个晚安吻。

经过章晓又一个月的调教,现在的慕娅已经会说很多话了,不过还不能说一大段一大段的话,说大段的话,小家伙就会舌头打结,转不过弯来。

章晓笑着弯下腰去,在慕娅漂亮又白嫩的小脸蛋上轻轻地亲了一下,然后侧过脸让慕娅也亲她一下,慕娅立即搂住她的脖子,回亲她。

“慕娅,晚安。”

章晓坐正身子,不过手还落在慕娅的头上,爱怜地帮她梳理一下长得有点长的头发。慕娅是女孩子,章晓打算帮慕娅留头发,反正她白天带着也有时间帮慕娅梳理头发。

“妈妈,安。”

慕娅甜甜地跟着章晓说一句。

“快睡吧。”

章晓柔柔地注视着她,柔声让她闭上眼睛睡觉。

慕娅很听话地闭上了眼睛,不过她担心章晓会走开,一边手伸来捉住了章晓的手,觉得只要自己拉住了妈妈的手,妈妈就不会趁她睡着离开。

看着拉住自己的那只小手,章晓的神情更加的温柔,柔柔地注视着闭上了眼睛的慕娅。慕娅感受到来自章晓的宠溺,觉得很安心。

很快地,慕娅便睡着了。

她捉拉住章晓的小手也慢慢地松开了。

确定她睡着之后,章晓再次弯下腰去,在她稚嫩的小脸蛋上印下轻柔的一吻,低柔地说着:“慕娅,晚安,祝你有个好梦。”

慕娅睡得香甜。

章晓帮她扯过了被子,再拿过空调的遥控器调了定时,快要进入秋天了,下半夜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热浪,不用再开着空调。

把空调调成了定时后,章晓才轻轻地走出慕娅的房间。

兰姨在房门口等着,见到章晓出来,她轻声问着:“小小姐睡了吗?”

章晓点头应着:“刚刚才睡的。兰姨,我把空调调成了定时,到下半夜的时候,你记得帮慕娅把房里的窗子打开,这样房内的气流不会太闷。”

兰姨嗯着:“章小姐,你放心,我会的。”

都相识相处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兰姨还叫着自己做章小姐,章晓忍不住笑着:“兰姨,你可以叫我章晓的,不要再章小姐章小姐地叫着了。”

兰姨也笑着:“叫习惯了,一时还改不了口。”

两个人边说边往楼下走去。

“慕先生每天都很晚才回来吗?”

章晓随口问了一句。

她与慕宸已经有一个月没有碰着面了。

慕宸有事要吩咐她的时候,要么打电话,要么发信息,要么便是通过兰姨转告。

因为慕宸早出晚归的,在回避着章晓的同时,也等于拉开了他与女儿慕娅好不容易有了点改善的距离,结果便是慕娅现在对他不理不睬的,会叫爹地了,却很少再叫。

兰姨应着:“三少爷的工作很忙。”

章晓嘀咕着:“我之前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了,好不容易说动他,让他抽空多陪陪慕娅,不过才陪孩子过了一个周末,现在又打回了原形。”

兰姨向来是护主的,她替慕宸解释着:“三少爷不是大少爷,他刚接管公司一年多,如果不努力点,就很难稳住那么大的一间集团。三少爷还是很关心疼爱小小姐的,每天晚上回来,不管有多晚,他都会在小小姐的房里坐上半个小时,每天早上起来也要先去看过小小姐,事关小小姐的,无大小,他都会过问。”

只是没有问章晓罢了。

“我就是不相信他挤不出一点时间来陪陪慕娅,慕娅现在会说很多话了,但很少会叫爹地,为什么,那是因为她的爹地很少陪她,她的世界里几乎都被我们这些保姆占据着,而他做父亲的呢?”章晓心疼着慕娅在最需要父母陪伴的年纪,得不到父母的陪伴。

满以为她能改善慕宸与女儿的关系,结果在她努力了一段时间后再次回到原点。

她不希望慕娅像自己那样,在成长的岁月里感受不到父爱,以后父女的关系跟着变得淡漠。

章晓觉得自己不能再让慕宸这样下去,为了逃避与自己面对面,而让慕娅享受不到父爱。她决定打破彼此之间的僵局,找慕宸谈一谈。

给了他一个月的时间去面对,难不成他还面对不了?

她就是当年的小妹妹,她也是章浩天的亲生女儿,不管慕宸有多么的纠结,都是抹不去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局面,既然如此还不如坦然面对。

章晓自己就是坦然面对的。

她哪里知道慕宸这样拉开与她的距离,一个月都没有面对面,是为了阻止他那颗有点躁动的心,不要爱上她。

他的心里塞满了宁桐,哪怕伊人已逝,他还是不愿意背叛两个人的感情。

偏偏章晓就像一块磁石,只要他走近她,就会被她吸引过去,然后粘住再也无法抽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