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说: 殿下息怒(上下合集) 作者: 莫颜 更新时间:2019-01-16 01:23:42 字数:3171 阅读进度:5/22

[你别过来!要不然,我、我给银子补偿就是了。」

[我又不是nv支女,你给钱我做啥?」

[那你要怎么样?」

[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娶了我,二是——」话尚未说完,十五王爷立刻开口大骂。

「要我娶你?!你作梦!长这么丑,连给本公子提鞋都不——哇哇哇——」

轰地一声,木桌被梅初甩过来的鞭子劈成碎屑」躲在桌子下的十五王爷连忙慌乱逃出?

[好,既然如此,就只有第二种选择了,你不娶我,为了清白,我只好阉了你!」

这阉字一出口,吓得十五王爷脸色惨白,那不断打来的鞭子如灵蛇般直追着他,,他躲到哪,就抽到哪,鞭子像是能预测的行动一样,不管他躲到柱子后,或是那椅子当盾牌挡,一那鞭子都能抽中他露出的手脚,抽得他衣衫破烂,长发披散,裤子后头都破了个大洞

梅初雪为了替阿静报仇,打算在打庭广众之下阉了他,罪名推给扮成麻脸丑妇的自己后,再消失无踪……如此一来就算当朝天子命人来査,査到的也是十五王爷因色误事,被一个丑陋泼妇阉了,不但皇室没面子,就算要捉犯人,也不会查找她假扮的丑妇。

十五王爷眼见小命不保,也顾王得面子大吼。「住手!我乃十五王爷,你若伤我,必是死罪!」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周围叽叽喳喑的讨论声传来。

梅初雪眼中藏着笑意,很好!从此十五王爷的名声臭了。

她故意大声嗤之以鼻。「十五王爷?笑话!你若是十五王爷,我还是那七王爷的爱妃呢!」

梅初雪眸光眯出一抹狠戾,甩出鞭子,直直往他的命根子抽去,这一抽中,必是绝子绝孙!本以为事到必成,谁知一出手,却被人快手挡住。

梅初雪一呆,长鞭被人徒手抓住,而抓住的男人也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此人身魁梧,相貌粗矿俊杰,他一站出来,便立吸引在场众人目光。

他有一种慑人的气势,只是站在那里,便给人压迫感,喧闹的现场气氛也凝滞起来梅初雪眯起眼打量对方,这人轻易就接住她的鞭子,还知道这是绝子绝孙的狠招,可见眼力不错,就不知他功夫如何?

她打量的同时,表面上依然装得像个泼妇,不客气的骂道:「别管闲事,小心我连你也阉了」

本来吓坏的十五王爷,见有人出手相助,仿佛溺水抓住了浮木,立刻躲到这人背后,并且一改原先的闪躲,命令道:「帮我打断这丑妇的手脚,我给你黄金百两!」

严煜沉声道:「被一个民妇遇迫至此,你丢不丢脸?」

十五王爷因为躲在他身后,所以看不到严煜的脸,加上过对方是粗衣打扮,哪里知道竟是七皇兄,听闻斥责先是一呆,继而生出一股火气,忘了自己还要求人家救!。

[你好大的胆子,不想活了,竟敢对本王出言不——噢!」

冷不防的,十五殿下姣好的面容被打了一拳,大出鼻血痛得捂着鼻子,状似痛苦,半天说不出话来。

严煜冷冷丢了一句。「废物。」

梅初雪不由得眨了眨眼,怪怪,这家也到底是来救人,还是来打人?

严煜口气冰冷。「你胆子不小,不但敢当街殴打皇族,还自称是七王爷的爱妃。」

她叉起腰「我偏要说自己是七王爷的爱妃,那又如何?」

严煜眼中煞一闪[找死!」

他才一说,那被他抓住的长鞭断成好几截,梅初雪雪心中一惊,立刻往后跳开,看了地上的长鞭残骸一眼,心中惊异,哇——好毒啊!幸亏她放得快,不然那顺着长鞭运来的劲力,会废一条手臂!

梅初雪意识到这人有两下子,但跟着师父走南闯北,什么恶人没见过,故意娇嗔骂道:「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啊?我的手差点就没了!」说着还拍拍胸口,一脸害怕。

严煜适才那一招,只是随意出手,用了不到一成的功力再出第二招时,那就不同了。

他五指成爪;如猛虎出柙,一股气场直往她锁去。

梅初雪也不是省油的灯;几番闪躲;一边躲;一边嘴里叽哩呱啦叫着。

「我今日是走桃花了,先是小白脸占我的身,现在这个小黑脸也想占我便宜,这可怎么行,我的身子已经是小白脸的,难不成小黑脸不在乎我非清白之身,非要我不可吗?唉呀呀,这叫我如何是好!」

她嘴上说得委屈,其实是在占对方便宜。

严煜眠中怒意更盛;下手也更狠了。

「唉呀!危险!」梅初雪大叫一声,才匆匆躲开,她原本身后墙上挂的铁锅,顿时烙下一个铁掌印。

客栈里的众人早因这场突来的打斗躲到一旁,害怕被波及,却又抑不住看热闹的兴奋,人都是这样,只要你不是风暴主角,死活不顾,只会在一旁嘶力大喊,只有可怜的掌柜欲哭无泪地唉「不要打了!我的我的娘呀」

可惜掌柜的声音被周围的喧哗声淹没了,梅初雪和严煜说是过招,不如说是一个追打一个躲,躲的当然是梅初雪。

严煜原本不把这女人放在眼里;他之所以出手教训她;不是因为她要阉了十五弟,十五弟是否被阉不关他的事;但她说了那一句「七王爷的爱纪」;大大令他不悦。

大胆刁妇,竟敢妄出戏言;不知天高地厚;可他没想到,这个丑妇身手了得,功夫竟不弱,他倒要看看她有多少能耐。

两人从客栈打到外头;这一追一躲,沿路遭殃的摊贩和路人不少;也引来更大的围观人潮。

梅初雪跑到大街上,借着人多,不停躲避他击来的掌风,这可恶的家伙坏了她的好事;又不知哪里有病追着她跑,被这人抓到,肯定没命!

她十指全发,数十枚暗镖对方身形如流星闪过;令她的暗镖全部虚发;她冷哼一声,再射!

铿锵之声传来;第二轮的暗镖全打在他拔出的大刀上;这人竟能轻易以刀挡住毎一发暗镖;不但眼力好;速度也快「你别追我啊,我的暗器很厉害的哪!」她大叫。

严煌冷哼。「雕虫小技。」

梅初雪再度十指全发,暗标扫射,在叮叮咚咚的清脆声音中,突然噗地一声,严煜的半边脸上;被砸了生鸡蛋,原来她投出的暗器中,混了一颗生鸡蛋,他以刀格挡,鸡蛋砸在刀上;应声而落,蛋清和蛋黄就这么洒在他英俊粗犷的面孔上,有些蛋壳碎片还勾在他的头发上呢!

梅初雪哈哈大笑的拍手。「看来我这雕虫小技也挺有用的;哈哈哈!」

严煜的脸色变得阴沉;那一双锐目染了杀气,但梅初雪可不怕他。

梅初雪肆无忌惮的把眼前这男从头打量到脚,又从脚打量到头;故意颠倒是非,问道:「哟;「小白脸」生气了?

小白脸三个字;对一个明明生得壮硕结实、充满俊野阳刚之气的男人来说,是极大的侮辱。

刹那间,梅初雪感到杀气很浓严煜一双怒目瞪着她;锋冷无情的目光打量着她;沉沉说道:「你这女人,很有种。」

听了他这话,她不由得一顿;他不是气极了吗?怎么这话听起来像是在赞美她?

不等她开口,他又继续沉声说道:「你若是个男人,说不定我会收为己用,可惜……」语气之中,竟是惜才之意。

梅初雪听出他话中的赞许,不禁也细细打量对方,不一会儿喇开顽劣的笑。

「女人又如何?既然你这么欣赏我,不如纳我为妻吧。」她直接在言语上大占他便宜。

严煜眸中更显冰寒;嘴角却勾起邪笑。

「既想嫁我;何不过来?」他向她缓缓伸出手;邀她入怀。

梅初雪故作害羞的摇揺头。「君欲娶我,先出聘到我家提亲,怎么可以当街调戏我呢?」

她这欲语还羞的样子一摆出,传来不少跌倒和抽气的声音;八成是太恶心,让旁观百姓掉了一地鸡皮疙瘩,还不小心跌倒了。

「你不过来,只好我过去了。」说话的同时,严煜已如鬼魅般猛然欺近,挟带着阴寒至极的杀气。

梅初雪这是直接与两人己对招数百,梅初雪知道调上对手了,看不出这家伙挺有两把刷子的。两人打得激烈,一个不留神,她被他擒拿住。

「啊!」她高呼一声,肩膀一痛,立刻转降。「大侠饶命!」上头传来他无情的声音。

「现在求饶,你不觉得太迟了?」他一手抓着她,另一手五指成爪,就要往她天灵盖打下去——

。(https:///book/65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