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一脸的哀怨

小说: 爹地宠婚枕上欢白纤纤 作者: 白纤纤 更新时间:2019-07-12 06:54:34 字数:2190 阅读进度:753/854

天才本站地址s

白纤纤手扶着腰站直了身形,“宁宁看着呢,我自己来捡,你和宁宁去钓鱼吧。”

下意识的,白纤纤心虚了起来。

“好。”厉凌烨眸光略瞟了一眼沙滩上静静躺着的手机,起身就追向宁宁。

眼看着厉凌烨真的走了,白纤纤只觉得那种心虚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等一下。”

“嗯”厉凌烨伫足,转身,不明所以的看向白纤纤。

“你给我捡吧。”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厉凌烨的背影,再想到她醒来就是在这幢别墅里的,既然是厉凌烨把她接过来的,她昨晚都发生了什么,厉凌烨不可能不知道。

可他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那是不是就证明她和凯恩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所以,白纤纤决定让厉凌烨来替她捡了,不然,真的好象她心虚的做了什么事而怕厉凌烨看到她的手机似的。

“呵,宁宁在等我,我过去了。”不想,厉凌烨却没有再帮白纤纤捡手机的意思了,直接转身就又次追向了宁宁。

白纤纤抿了抿唇,迟疑了一下,还是弯身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是超薄款,很轻。

可此刻落在她的手里却觉得很沉很重的感觉。

一大一小父子两个已经渐行渐远了。

想到两个男人也没那么快的钓到鱼,准备工作就要做一会呢,所以,负责拎盛鱼的水桶的白纤纤并不急着追过去了。

手轻拂去手机上的细沙,指尖划开屏幕时,白纤纤听到了心口狂跳的声音。

可这一次,她没有再做任何的迟疑,直接就点开了凯恩与她的聊天对话框。

“后来,厉凌烨来了,带走了你。”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就是那个微笑的表情了。

前后,一共也没几个字。

可是这几个字却象是救命稻草一样,让白纤纤的心情瞬间好了。

抿了抿唇,她应该早点看手机的。

如果早点看到凯恩发给她的这两条信息,她也不用一直纠结的都要活不下去的感觉了。

既然后来是厉凌烨来了,又带走了她,那她身体的不适一定是厉凌烨替她解了的。

这男人真坏,明明是他在她的身上种下了那么多的小点点,可她问他是不是他的时候,他居然避而不答,害她一直都处在纠结中。

厉凌烨,他简直坏透了。

想到这里,白纤纤抬头看向厉凌烨的方向,然后磨了磨呀,如果不是宁宁也在,真想冲过去咬那男人一口,太坏了。

拎着水桶过去,盛了海水,一只放在宁宁的身边,一只放在厉凌烨的身边。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已经把鱼饵挂好,已经甩出了鱼杆,开始钓鱼了。

“爹地,还没谈妥如果我赢了你要奖励我什么呢。”稳稳坐在小椅子上的厉晓宁,一点也没忘了赌注这个正事。

鱼可不能白钓的。

“呵呵,你就那么确定你会赢我”厉凌烨早就把鱼杆放到了架子上,此刻悠闲的手背在身后,目光慈爱的落在儿子的身上。

小东西虽然人小,可看那架势,特别的有范儿。

“呃,那爹地你就那么确定你会赢我”厉晓宁反问回去,一点都不客气。

“好吧,那咱两个一起想一个。”

“我才不想了呢,我都想了两个了,可都被你否定了,既然我想的你都不同意,那我还想个什么劲,我不想了。”厉晓宁嘟起了小嘴,一付厉凌烨特小气的感觉。

“宁宁都想了什么赌注呀。”之前一直走神没听到厉凌烨和厉晓宁讨论赌注的白纤纤,此时终于有心情加入到儿子与老公之间的讨论中来了。

听到白纤纤问过来,厉晓宁大眼睛一亮,“妈咪,我的赌注就是我要是赢了就跟妈咪睡三天,你同意不”

“好呀。”白纤纤想都没想的直接回到,算起来,她也好久没有与儿子一起睡了呢。

虽然这孩子从记事起就一直都是一个人睡的不肯跟她睡了,不过母子两个偶尔的一起睡一次也是正常的。

“爹地,妈咪同意了呢,耶。”

眼看着厉晓宁兴奋的比了一个“耶”的手势,厉凌烨却是不疾不徐的道“我不同意。”

他这一声,让才高兴起来的厉晓宁小脸又黯然了下来,“妈咪,你看,爹地就是不同意,可是我是要跟你睡,只有你才有决定权吧。”

“可你是要跟我做赌注,而不是你妈咪。”厉凌烨淡清清的指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哦。”厉晓宁垂下了小脑袋瓜,好象爹地说的也有道理呢。

看到儿子落寞的小表情,白纤纤心疼了,“宁宁,你第二个赌注呢”这第一个,白纤纤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厉凌烨是别有用心的,他不让儿子跟她睡,那就是他要自己跟她睡。

真是服了他了,连儿子的醋都要吃。

“妈咪,我提出来的第二个赌注就是我跟爹地睡三天,可是爹地也不同意呢。”厉晓宁撇了撇小嘴,委委屈屈的小模样让白纤纤好不心疼。

“厉凌烨,你”

“厉晓宁,你就这么想分开爹地和妈咪吗”可,白纤纤才要质疑厉凌烨,就被厉凌烨给打断了,然后,一脸认真的盯看着儿子。

这是他亲生儿子吗

现在换成是厉凌烨一脸的哀怨了。

厉晓宁挠了挠头,再挠了挠头,然后,眨巴眨巴大眼睛,“爹地你这是想天天跟妈咪睡,是不是”

厉凌烨给了厉晓宁一个正解的表情,“怎么,你不愿意爹地和妈咪天天一起睡”

厉晓宁再挠了挠头,“呃,爹地你和妈咪之间没有出问题”他不过是想要跟妈咪睡睡再跟爹地睡睡调节一下爹地和妈咪之间的感情,为人子的他容易吗,时时刻刻都在为母上大人和父上大人操碎了心。

可现在怎么感觉他这操心操错了地方,惹恼了父上大人的感觉呢。

厉晓宁一阵心虚的转头看向钓鱼杆,忽而,大眼睛又亮了,“我钓到鱼了。”小手一拉鱼杆,利落的一下子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