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连奏十章(二)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6-02-01 17:53:47 字数:3223 阅读进度:562/1106

忽必烈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程越,但见程越面色坦然,微笑不改。▲∴頂▲∴点▲∴小▲∴说,www.UPU小说网.upuxs.com

忽必烈道:“你奉廉希宪的命令来此,有什么要奏报的么?”

赵定应忙从怀中取出一封廉希宪亲笔书写的奏折,膝行往前,高举过头,由内侍传递上去。

程越脸上笑容未减,心里却在叹息。如果不是他挽救了南宋,汉人见到蒙古贵族就全都要如此卑躬屈膝了!赵定应好歹还是宗室,普通的汉人呢?

忽必烈将廉希宪的奏折摊开,看得格外细致。看完后,气得一拳擂到御案上,对下面跪着的约苏穆尔骂道:“约苏穆尔!你贪财好色、放纵私盐不算,还罗织罪名,杀人掠财,夺人妻女,横征暴敛!你还是人吗?朕就是让你这样做行省平章政事的吗?”

约苏穆尔吓得身体抖成一团,颤声道:“臣罪该万死,不敢辩解,惟望大汗看在臣往日的功绩上,饶臣一条性命!”

忽必烈怒道:“你让朕饶你一条性命,那些被你害死的人你曾饶过他们么?”

约苏穆尔哑口无言,只不断磕头而已。

忽必烈冷哼一声,挥手道:“推出去,斩了!”

约苏穆尔瘫倒在地,满朝文武,谁也不会为约苏穆尔求情,程越却忽然道:“且慢。”

忽必烈又是一愣,道:“他不该杀么?”

程越道:“约苏穆尔当然该杀,不过请大汗稍等几天,省得臣出征祭天时还要多杀一头羊。”

忽必烈哈哈大笑。道:“你又给朕来一个活人生祭。也罢。朕就把他当羊送给你,另外,羊也给你,随便你杀哪个。”

程越微微一笑,对赵定应道:“你把约苏穆尔押到我王府的牢里吧,告诉多讷尔,每天只许给一碗水,不用给吃的。四日后我大军出发,拿他祭天。”

赵定应领命,与殿中卫士一起,将软成一滩泥的约苏穆尔拖出大明殿。

约苏穆尔虽贵为行省平章,但在忽必烈根本面前不算什么大不了的官儿,用不着花太多时间处置,忽必烈也没生多大的气,他要考虑的,是派何人去接替为好。

程越不等他想好,道:“臣的第五道奏章是。为大汗推荐接替约苏穆尔的人才。”

群臣一阵骚动,忽必烈也有些惊讶。镇南王慧眼识人。为忽必烈推荐的人才都十分称职,特别是不忽木,年纪轻轻已隐然成为中书省重臣,受到忽必烈格外的青睐。但不管是姚枢还是不忽木,都是忽必烈询问到镇南王时,镇南王才会开口推荐,现在镇南王要主动荐才了么?他属意谁做湖广行省平章政事?继中书省后,镇南王要将势力延及行省了么?

忽必烈对程越此举也生出一丝疑虑,他表面上对所谓“镇南王十三太保”不当一回事,心里其实还是有一点在意。十三太保之外,廉希宪、赛音谔德齐对程越言听计从,若是再让十三太保中的一个人成为湖广行省另一位平章政事,那与南宋接壤的湖广行省,岂不成了程越的天下?廉希宪现在对他的忠诚不必怀疑,但以后呢(忽必烈曾深深怀疑廉希宪要背叛他)?还有,程越会推荐谁?此人必定是他的亲信!

忽必烈暗下疑心,不动声色地问道:“准奏,镇南王,朕想知道,你会举荐哪位人才给朕?”

程越站直身体,头也不回地大声道:“董文用、董文忠何在?!”

群臣一阵错愕——董文用、董文忠!

忽必烈的眼睛陡然睁大,嘴角闪过一丝不易查觉的微笑。

董文用,字彦材,是被程越在江阴之战中杀死的董文炳的三弟,深明大义,忠诚勤恳,历来主张节省民力,鼓励农耕,与阿合马不甚和睦。上次程越来大都时,董文用还在山东任职。程越令郭守敬去了伊儿汗国,工部侍郎的位置就空出一个,忽必烈于是将董文用从山东调回,刚上任还不足一个月。

董文忠,字彦诚,是董文炳的八弟,勇敢善战,清廉自守,敢于犯颜直谏。他官居中书省符郎,却从未拜见过程越这位中书左丞,真金也不勉强他。

董文用和董文忠从后排越众而出,一齐躬身道:“臣在。”

程越转过身,上下打量董文用和董文忠两人。两人长相近似,都是方面大耳,身材魁梧,举止沉着,态度从容。不同的是董文忠身上更多一分悍勇之气,显见知兵甚深。

程越点头道:“董文用,董文忠,我在元宋两军对垒时击杀了你大哥董文炳,一直引以为憾,耿耿于怀。原因就在于董文炳与你们一样,文武兼备,忠诚可信,是难得的人才。”

董文用与董文忠两人的眼中瞬间现出泪光。他们的父亲董俊是元军中有名的汉军世候,出身农家,勇猛善战,器度弘远,对木华黎忠心耿耿,可惜在董文忠仅两岁时即战死沙场。大哥董文炳于是继承父志,一手把弟弟们拉扯大,真正做到了长兄如父。

当程越杀尽董文炳及其子的消息传回大都,董氏兄弟和他们的母亲李夫人悲从心来,痛哭不止,李夫人因此还生了一场病,险些追随董俊而去,所以董氏全家都对程越有所怨恨,即使明白不能怪程越。

董文用道:“回禀王爷,适逢两军交战,生死在所难免,董家上下,决不会因此以王爷为仇。”

程越叹道:“可惜啊,董文炳没有活到今天,见到元宋议和通婚,共伐无道,每每思之,殊为憾事。”

董文用和董文忠皆低头不语。

程越道:“董文用,约苏穆尔很快会伏法,我想向大汗推荐你取代他,配合廉平章治理湖广行省,你意下如何?”

董文用十分意外地道:“敢问王爷,为何要推荐下官?”

程越道:“我有一个原则,用人当惟贤。你们董家恨我也罢,骂我也罢,都随你们,我没有意见。之所以用你,是因为湖广行省百废待兴,需要一个懂得为百姓兴利除弊的大臣去帮助廉平章。你的学识、资历和品行都足以担任此职,只做工部侍郎明显委屈了你。你到荆州为官,大汗对你放心,廉大人和荆襄百姓也会很高兴,我就是这样想的。”

程越此言一出,上至忽必烈,下至文武百官,都不禁为之动容。别的不说,单以心胸而论,镇南王不愧为南宋执政!

董文用和董文忠的心情极其复杂。程越杀了他们的大哥,却当众要提拔董文用。如果接受,董文用就可继承董文炳的遗志,董家也可以重新振作,甚至不无可能再上层楼。不接受的话,就是与镇南王公然为敌,一来显得小气,令朝野失望,二来会因此得罪很大一批人,镇南王在元朝的势力从宫内到宫外,十分深厚,很多人还与董家友好,这份代价他们可承担不起。

忽必烈静静地看着程越与董氏兄弟的对话,对程越的刚起的一点疑虑全消。程越若想染指湖广行省,断然不会举荐与自己有深仇大恨的董文用做平章政事,可见程越皆出于公心,并没有自私的盘算,自己险些误会了他。

董文用踌躇半晌,与董文忠交换了个眼色,道:“多谢王爷垂青,此事皆取决于大汗,臣惟大汗之命是从。”

程越早知他会这样讲,含笑回身,对忽必烈道:“大汗,董文用就是臣看好的人才,请大汗俯允。”

忽必烈哈哈一笑,道:“好,朕刚把他从山东调进大都,打算重用他,你又想将他派出去。不过你说的对,彦材的确是合适的人选。”左右扫了几眼,道:“镇南王举荐董文用为湖广行省平章政事,众卿以为如何?”

阿合马马上站出来道:“臣以为甚为妥当,董侍郎勤政爱民,与廉平章相得益彰,湖广两地,当可安享太平。”

阿合马与董文用虽有矛盾,但此时他决不能质疑程越的举荐,否则就无法自圆其说。况且,把一直与他面合心不合的董文用打发到荆州去,对他也没什么坏处。

阿合马赞同,尚书省自然没有异议,真金的中书省更不会反对,御史台也抓不到董文用什么把柄。忽必烈等了一会儿,听到的全是赞同和恭喜的言论,心中暗赞程越有识人之明,道:“既如此,着董文用转任湖广行省平章政事,工部侍郎的官职免了吧。”

工部侍郎只有正四品,行省平章则最少是正二品,熬上几年便能升为从一品。程越几句话,董文用便一跃成为超品大员,怎不令人惊叹!

董文用跪拜道:“臣领旨,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报大汗天恩。”

忽必烈笑道:“起来吧,你被朕到处打发,不怪朕就行。”

董文用恭声道:“这都是大汗对臣的恩德,臣感激不尽。”

忽必烈哈哈笑道:“好。不过,你也不能忘了镇南王的举荐,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也算不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