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南必的告诫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5-06-26 08:54:15 字数:3276 阅读进度:342/1106

囊加真一心要与程越卿卿我我,却因南必的突如其来而落空,气得银牙紧咬,跺了跺脚,还得去迎接。∽↗頂∽↗点∽↗小∽↗说,www.UPU小说网.upuxs.com

南必看出囊加真脸色不太自然,她是过来人,怎么会不懂这种小儿女的心事?暗暗责怪自己不该到这里打扰,但来已经来了,只好先看一看再说。

程越取出羊绒大衣和长筒靴,递给囊加真,笑嘻嘻地道:“去穿上我瞧瞧,马裤在里,长筒靴在外。”

囊加真心里像喝了蜜,娇羞地飞了一个媚眼给程越,闪进屏风后面换衣服。

程越对南必笑道:“殿下的身材与囊加真相近,如果囊加真穿起来好看的话,殿下穿的时候一定更美。”

南必的心突地一跳,自从她当了忽必烈的皇后,已经没有哪个男人敢当着她的面说她美了。南必不仅是贵族出身,当初也是弘吉剌部之花,所以才能嫁给忽必烈,并且得到最大的宠爱。但忽必烈毕竟老了,南必只有二十八岁,活泼可爱,侍奉忽必烈时要格外留意,不能让忽必烈觉得自己老,这可并不轻松。

程越又道:“衣服和鞋子其实在其次,关键是穿的人。像殿下这样的美女穿什么都会很漂亮。”

南必的脸被程越夸得红了起来,轻声道:“我……以你们汉人的眼光看来,也算长得好看么?”

程越竖起大拇指,笑道:“美女在哪里都是美女,蒙古美女与汉人美女不同,有一种特别的英气。我很喜欢。”说话时还上下打量着南必。眼神肆无忌惮。哪里好看就看哪里。

南必的脸更红了,心也在“噗通噗通”地跳,暗骂程越真是色胆包天,但心情却是出奇地好。

囊加真把头发扎成程越喜欢的简单马尾,换好衣服,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一亮相,不要说南必,连程越也为之惊艳!

程越为囊加真做的紫红色的女式大衣与忽必烈那种黑色男式当然不一样。更加合身,配上囊加真高挑丰盈的身材,显得十分婀娜多姿.再加上程越为她做的带一点高跟的瘦筒长靴,囊加真纤细修长的小腿被包裹得分外迷人,后世的超模不过如此!

南必呆呆地看着焕然一新的囊加真,头一次对自己身上和头上繁复的打扮有了自卑感。这种简洁的美如此有力,令她自然地被深深地吸引。

程越!你明明是一个男人,为什么这么神奇?看起来这么简单的衣服和靴子,穿起来为何会这么美?

囊加真从程越和南必的眼中已经得到了所有的答案,但还是羞涩地问程越道:“你看……好看么?”

程越啧啧连声道:“岂止好看而已。这才叫天生丽质,皇后殿下觉得怎样?”

南必没心思夸奖囊加真。指着她身上的衣服和鞋子道:“这个,我要十套!都要不一样的!”

程越笑道:“臣遵旨,可是殿下,单独设计很贵,殿下要先付钱。”

南必被程越一句话气得直翻白眼。以她的身份,别人拍马屁还来不及,程越竟然一点不把她当回事,话说也只有程越敢这么对她!

南必冷哼道:“多少钱?我付!”

程越伸出五根手指,道:“五千两!”

南必下巴往上一抬,骄傲地道:“我以为多少呢,我马上就派人送去你府上,你做吧。”

程越微微一笑,道:“还有,我要亲自为殿下量尺寸!”

南必一呆,见囊加真脸突然红了,心知不妙,脱口道:“难道要脱衣服量么?”

程越大笑道:“殿下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想这么做,殿下也不肯啊。”

南必干脆地将外衣一脱,道:“那就量吧。”

程越很喜欢南必豪爽的性情,对囊加真道:“囊加真,把皮尺给我。”

囊加真立刻乖乖地立即取来皮尺放在程越手中。南必见状笑得花枝乱颤,道:“我们的鲁国大长公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程越现在只是中书左丞,还不是驸马呢。就算他成了驸马,也应该是他听你的呀。”

囊加真红着脸也不答话,心道待会儿就让你好看。

程越展开皮尺,毫不避嫌地开始量尺寸,手指不时轻轻碰触南必。南必不想在程越面前露怯,非常配合。程越不为己甚,没有要南必脱下袜子,让想看好戏的囊加真有点失望。

程越量完,对比了一下南必与囊加真的数据。囊加真比南必高,腿也更长,南必则更丰满,身材好到夸张,真让人想流口水。

南必轻轻咬着银牙,道:“什么时候会做好?要不要我派人去取?”

程越笑道:“臣要一件件设计,再慢慢做出来,不能急,女装比男装麻烦许多,鞋就更慢,做好后臣会马上送给殿下,也只有殿下和囊加真这样的美女才配得上臣的衣服。”

南必不禁噘起嘴,道:“说得好听,哼,要了我五千两银子呢。”

程越一耸肩,道:“这个可没办法,倘若臣送了殿下几件,其他的皇后嫔妃再找臣,臣该怎么办?臣又不是御用的裁缝,应付不了那么多人。”

南必转嗔为喜,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就说你不是吝啬的人,险些误会了你。”

程越故意板着脸道:“谁说臣不吝啬?臣小气得很呢。臣就要娶公主了,不多赚一点钱的话,臣就只好带着公主沿街乞讨,到时候就每天都到宫门口要饭,看大汗怎么办。”

南必笑得前仰后合,越发觉得程越对她的脾气。拍了拍手,道:“我走了,不打扰你们说悄悄话。程越,你胆子太大,但这里是皇宫,不许你对公主无礼,你能答应我么?”

程越眨眨眼,装作听不懂地道:“臣敬仰公主有如神明一般,无礼从何说起?请殿下明示。”

南必格格笑道:“你不是不信神明的么?就会胡说。我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转身离去,还把门顺手带上,毫不拖泥带水。

南必一走,囊加真又害羞起来。程越拉住她的手,笑嘻嘻地道:“皇后殿下不许我对你无礼呢,你看我该怎么办?”

囊加真脸红心跳地道:“你拉我的手就是对我无礼了,还不快放开?”话是这么说,手却反而牵得更紧,生怕程越误会了她的意思。

程越更喜欢,把囊加真缓缓拉入怀中,抱着她,在她苹果般的脸上轻轻一吻。

囊加真不禁一激灵,全身开始微微颤抖,紧紧抱住程越,好像一撒手,程越就会消失。

程越在她耳边低声笑道:“如果我现在要了你,你父汗会不会杀了我?”

囊加真羞不可抑,把头埋进程越肩颈间,轻声道:“不管你要不要我,我都是你的人,你……一定要选我。”

程越笑道:“你怎么比我还急,幸好南必皇后不许我对你下手,否则我一定吃了你。”

囊加真眼波变得水汪汪的,咬着嘴唇道:“我才不怕你,你敢要我么?”

程越气得在囊加真的屁股上一拍,道:“如果不是南必临走那句话,你以为我不敢么?”

囊加真“唉哟”一声,也暗自气恼。她早就打定主意,程越想做什么都随便他,只要程越与她有了肌肤之亲,那他还跑得了么?南必真是无聊!

程越道:“我要走了,还要去完泽那儿一趟。这衣服你就穿着吧,我回去后再给你做几套不一样的,不能只让南必美。”

囊加真一听程越要去找完泽,忙道:“我与你一道去,我也想看看完泽姐姐穿这衣服好不好看。”说完怕程越不高兴,又急忙解释道:“我不是吃醋,就是想看看。”

程越知道她就是吃醋,不然为何要急着看?笑了笑,道:“那就走吧,我们马上就去。”

囊加真刚要牵起程越的手,想了想还是没敢,跟着程越走出后院。

一到前院,宫女们看到囊加真身上漂亮的衣服和精致的鞋子,全都眼前一亮。程越与囊加真俊男美女,十分相配,宫女们想象着刚才他们两人在房中风光之旖旎,一个个的俏脸也都红了。

程越与囊加真并肩而行,拐过一道弯就到了完泽的公主府。

完泽不知程越今天会到,正在房中与几名宫女一起研究,试图做出精盐。

程越这次与囊加真一起来,加之有了上次的例子,更没人会拦他。

程越一推门,完泽抬头一看,嫣然一笑,道:“囊加真妹妹,你穿这身衣服和靴子真好看,头发也好看。”

囊加真笑道:“我觉得姐姐穿一定更好看,所以特地来看看呢。”

房中的几名宫女立即知趣地行礼退出,程越拿出衣服和靴子递给完泽,道:“快穿上试试,让我看看你们这对姐妹花。”

完泽听话地转入屏风后换完衣服,走出来在程越面前轻盈地转了一圈,让程越不由怦然心动。

完泽没有囊加真高,身材更像汉人,曲线玲珑。程越为她做的是一件象牙白色的大衣,更衬托得气质出众,端庄柔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