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皇上果然威猛啊!

小说: 重生为后:冷帝宠入骨 作者: 紫绾 更新时间:2019-07-12 06:55:11 字数:2300 阅读进度:546/593

第546章皇上果然威猛啊!

谢安听见脚步声,扭头一望,忙的躬身行礼,“皇。”

轩辕烨立刻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抬手,示意她退下。

谢安看了看缩在被窝里浑然未觉的人,无奈的只能先走了。

轩辕烨走到床边,看着那一团被子里,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怎么?跟他圆房就羞成这个样子?

坐到床头,他食指轻轻戳了戳那一团。

云绾歌朝里挪了点,闷声闷气,“谢安,你出去,本宫想静一静。”

唔,就这么圆房了?她根本就没心理准备啊。

而且,他不是喜好男子吗?他不是不能人道吗?

为何昨晚那样勇猛?

呜呼,她可被折腾惨了。

这要如何出去见人?羞羞。

被子外,又被戳了一下,云绾歌有些气恼,“谢安,出去。”

她想静一下都不行吗?

她,现在浑身难受不算,脑子还乱的很。

她觉得,她对轩辕烨了解甚少,甚少

又戳了下。

“喂,死丫头,你有完没完?”云绾歌一恼之下,掀了被子,黑黢黢的大眼睛狠狠的瞪着。

这一瞪,入眼的却是男人英俊帅气的脸,她一时蒙了,“皇,皇上?”

惊愕间,想到什么,她慌的扯被子,妄图再裹住自己。

不想轩辕烨快她一步,直接将被子扔到了角落。

“你?”云绾歌瞪他,瞪着瞪着,自己先红了脸,只想找个他看不见的地方躲起来。

她不敢看他,心发慌。

小脑袋垂的低低的,那酡色的红晕,一直从脸颊蔓延到了耳后根,那莹润小巧的耳垂,越发娇俏可爱。

轩辕烨忍不住心生怜惜。

他的小丫头还太小,承受不住太多。

只是,她这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又叫人忍不住想要欺负欺负。

修长干净的手指抬起,轻轻的挑起了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漂亮的眼睛眯成了一道深邃的线,就那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怎么?不敢看朕?”

“谁,谁说的?”云绾歌一时心慌意乱,眼眸闪烁,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轩辕烨轻笑,两指在她下巴上摩梭,“哟,这舌头是叫猫叼了?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做什么呢?”她不安的挣了挣。

“你说呢?”轩辕烨定定的望着掌下的她。

她的脸好小,差不多只有他的巴掌大,而此刻,却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双颊透着酡色的红晕,又像是晕染了最上等的胭脂。

她的眼睛更好看,像小鹿一般,透着慌,叫人恨不得揣进怀里好生疼爱。

云绾歌无辜的望着他,她说?她要说什么?她怎么知道他要做什么?

就像昨儿个,迷迷糊糊就被他吃干抹净了。

看她慌的快撑不下去了,轩辕烨终于发了善心,饶她这次,道,“起来,朕带你出去逛逛。”

“逛?逛哪儿?”云绾歌很是迷糊,可以说,到目前为止,受累的不止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大脑,反应都迟钝了。

轩辕烨直接在她脑袋上敲了一记,“不是一直想出宫吗?朕今日得空,带你出宫走走。不过,你要不愿,就算了。”

他话还没说完,云绾歌忙不迭的喊了起来,“愿意,我愿意。”

出宫玩,哪有不愿意的?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谁知道下回出宫得什么时候?

她忙不迭的要起身穿衣,可刚一起身才发现不对。

喵了个呜的,她浑身上下只套了件薄衫亵裤的,刚才裹着被子未觉得,后来被他一搅和,也没留意,这会子,才发现穿的这样单薄直白啊。

再看轩辕烨那厮,从头到尾没提醒过一句,还那样一本正经的跟自己说话。

云绾歌突然火大,朝他吼道,“喂,转过去,流氓。”

“小绾儿。”连称呼都换了,轩辕烨看着她突然气鼓鼓的样子,很不地道的笑了,“这时候才叫唤,是不是晚了点?”

云绾歌拿起枕头砸他,“出去,出去。”

外头,谢安和琉璃听见动静,一阵恶寒,咋的了?皇后叫着让皇上出去?

琉璃冲谢安使了个眼色,悄声道,“皇上果然威猛啊。”

“哼。”谢安冷哼,何止威猛,还急色呢?

皇后都一天一夜没下床了,这才醒,皇上又要?

两人正在窃窃私语呢,冷不防一道身影站在了后头,轻咳了一声。

“皇,皇上?”二人唬的脸色都变了。

轩辕烨只当没听见他们刚才那话,只站在廊檐下吩咐,“进去伺候。”

“是。”谢安忙不迭的闪了进去。

琉璃也想跟着进去,被轩辕烨叫住了,“明日去找风一,替朕办个差事。”

“啊?”琉璃瞬间垮了脸,“皇上,能不能换别人?娘娘这边”

“娘娘这边不需你管。”轩辕烨冷眼盯着她。

琉璃缩了缩脖子,可想到风一那张百年不变的寒冰脸,顿时又不怕死起来,“那,属下跟风二一起去呢?”

“你敢抗旨?”轩辕烨声音沉沉,透着威严。

琉璃顿觉压迫感袭来,心里叫苦不迭,果然,背后议人没好事啊。

“属下,遵旨。”

她懊恼的应承,心里觉得委屈,皇上定然是听到刚才她的话,这才惩罚她。

呜呜,风一,想到那厮,她好头疼啊。

屋里,在谢安的帮助下,云绾歌很快更衣梳妆。

只是,再出来的样子,让轩辕烨还有琉璃都惊呆了。

“你确定要这个样子出门?”轩辕烨笑问。

云绾歌咬着唇,狠狠的瞪他一眼,“还不是拜你所赐?”

刚才换衣的时候,她才发现,这从头到脚,就没好地方,脸颊、耳侧、脖子上,甚至右脚的脚背上都有一道浅浅的齿痕。

呜呜,想起来,脸就烧的慌。

不将自己裹的严实,她还要怎么见人?

亏他还这样问?哼。

不理这混蛋。

她抬脚就走,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谢安和琉璃,都看好戏似的看着轩辕烨。

轩辕烨突然一个冷眼递来,二人唬的忙又垂下了头。

轩辕烨这才大步跨出去,追了云绾歌。

不管她气呼呼的模样,愣是从后扯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捏在了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