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几点经验

小说: 重生田园发家记 作者: 一只小胖 更新时间:2019-02-11 18:29:13 字数:2163 阅读进度:773/781

“怎么样啊?”

见草莓进门,余青梅笑问。

“高兴的跟得了什么大宝贝似的,就没见过这么眼皮子浅的。”草莓一阵不屑道,“还知府家的小姐呢,我们这些做丫鬟的都比她强了。”

“不过夫人给了她们这样的好东西,万一她们琢磨上了,三不五时来你这儿打秋风,可咋整。”草莓忧心道。

“想啥呢,虽然眼皮子是浅了些,但也不是那等子无赖,就算那刘崇恬好意思,申茹芸也没脸不是,她不会同意的。”余青梅笑道,“不过什么生辰礼这些,可能就少不了了。”

“啊,还没好东西?”草莓一脸心疼道。

“意思着给就成。”余青梅说道,“夫君巴蜀一任也就三年,最多也就三个生辰礼,不值当什么。”余青梅笑道,“现在要关心的是铺子,这几日得跟冯大哥联系联系,进度得跟上了。”

“夫人,知府大人的儿媳来了。”红枣进门低声禀告。

“请她进来。”余青梅笑着说道。

没一会儿,申乐丹就缓步进门来了,头上戴着的正是余青梅给的金步摇。

“余姨好。”申乐丹低声作揖,亲切低唤。

“外甥媳妇快坐,快坐。”余青梅热情招呼,“快,上些热乎的茶点。”

“余姨别忙活,我就是来找你聊聊天。”申乐丹不好意思道。

“所以更该边吃边聊啊。”余青梅笑道。

没一会儿,草莓就端了奶茶、月饼、蛋糕、面糕进来了。

“这些……”申乐丹好奇的看着草莓端下来的茶点,这些都没见过,不愧是京城来的,吃的就是这么好看、新奇。

“不怕余姨笑话,这些我都是第一次见到呢。”申乐丹笑呵呵道。

“那外甥媳妇更该好好尝一尝了,等等带些回去,让茹芸姐他们也尝一下。”余青梅笑道,这些该有的小走动,自己不会吝啬。

“那多谢余姨了。”申乐丹笑着拿起一小块蛋糕,放入嘴里,顿时眼睛一亮,“真好吃,松软甜口,味道香浓。”

“这个是什么茶?”申乐丹端起杯子,看着染了微微淡褐色的乳白色液体好奇问道。

“奶茶。”余青梅解释道,“羊奶做成的,对身体也好,味道更好,格外适合我们女子喝。”

申乐丹喝了一口,奶味浓郁,带着清淡的茶香,甜而不腻,“好喝,余姨这可都是好东西啊。”

“外甥媳妇这就过奖了。”余青梅笑着自谦,“当初为了生计,也要供小哥读书,家里想出这等吃食法子,挣些铜板,没想到大伙儿都喜欢。”

“余姨一家子都是好手艺啊。”申乐丹夸赞道。

“余姨,你是个直率人,我也就实话实说了,今日我来,是来请教余姨的。”申乐丹认真道,“嫁入刘家几年了,桃花宴将是我第一次参加的宴会,我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不懂大户人家的规矩,想问问余姨,宴会上该如何,要注意些什么?”

“外甥媳妇,怎么不问茹芸姐?”余青梅好奇道。

“外甥媳妇也说我说话直,这有什么疑惑我就直接问了,按理茹芸姐是你的婆母,也是咱们巴蜀府的知府夫人,她懂得可不少,参加过的宴会可不少,说实在,我也是头次来巴蜀,那每年一度的桃花宴我也是第一次参加,不比外甥媳妇知道的多。”余青梅笑道。

“我家婆母,哎,心地是善良的,但为人处世方面着实有些古板。”申乐丹不好意思道,“余姨可不能跟我婆母说,我也是看余姨亲切,才说的。”

“放心,那等子小人的行径我不会做的。”余青梅笑着保证。

“而且婆母毕竟是知府夫人,而我的身份就尴尬了,知府的儿媳妇,我家夫君还只是府衙里的一个小小账房,这等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不能像婆母那般自持身份,因为我本就没身份。”申乐丹苦笑道。

“对了,今日来还有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谢谢余姨。”申乐丹真诚道谢,“如果不是余姨在婆母那说了话,我还没机会参加这次的桃花宴呢。”

“我只是实话实说。”余青梅摆手笑道,“当不得外甥媳妇谢。”

“不,余姨对我的好,我牢记心里。”申乐丹满脸感激道,“这是我自己做得荷包和帕子,余姨不嫌弃的话,就留着用吧。”

申乐丹拿出崭新的粉色的,绣着素心腊梅的荷包;还有绣了红梅的帕子。

“这个倒是很适合我呢,腊梅、梅花。”余青梅拿在手里翻看着,脸上是欢喜的表情。

“之前见到了实物,我闲来无事自己绣的,还没用过呢,知道余姨的闺名后,觉得余姨用着更合适呢。”申乐丹笑道。

“谢谢外甥媳妇,那我就收下了。”余青梅笑道。

“余姨喜欢就好。”申乐丹温和道。

“外甥媳妇,关于宴会,我就自己把控几点,这几点做到了,其它的也不需要管那么多,毕竟我们只是参与人,不是主角。”余青梅笑着分享自己的经验。

“第一,笑,参加宴会你不只是代表自己,更代表了家族,所以对任何人都要露出笑容,无论喜不喜欢,面上是不能表现出来的,该有的礼仪全部要到位;第二,合群,就是你不能自己呆着,不能独处,因为如果有什么事,那都是落单的人讨不得好;第三,少说多听,这般才不会祸从口出;最后一点最重要,留个心眼。”

“什么意思?”申乐丹惊讶道。

“宴会无论是不是在自己的地盘,都要留心眼,因为人多,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容易出事,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余青梅笑着说道。

申乐丹一阵触动,余青梅这是对自己认真教导,说得都是切中要点的,“余姨,我不知道说什么,感觉说什么都是不够的,以后我会好好对余姨的。”

申乐丹来时是带着揣测的,回去的时候却是带着满满的感动,一到谦逊斋,就直奔申茹芸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