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重梦:魔牙洞 上

小说: 重生:龙女与梦 作者: 逸兮仙与 更新时间:2019-04-16 06:54:01 字数:2268 阅读进度:286/312

幽寂,冷落无人,转眼又剩小荨一个。小荨忐忑不安,走出来,四下探看。

“小姑娘。”身后忽然有人唤。小荨惊回头,一看。“啊!”顿时吓倒在地,冷汗直出。怎么了?一头怪物。只见它血盆大口,满嘴钢牙,通身鳞甲,穷凶极恶。什么怪?鳄鱼怪,便是鳄王。小荨认出它来,慌忙后退。鳄王问:“小姑娘,可认得我?”小荨颤然问:“你,你想做什么?”鳄王一笑,道:“听说,你乃水灵转世,普天至宝,若能吃上一口,便可起死回生,与天地同寿。”小荨立马摇头,道:“我不是,我不是!”起身就跑。

谁知,没跑几步……鳄霸出来了,将她拦住。小荨大惊。鳄霸看她,直流口水道:“小姑娘,教我吃上一口,可好?”小荨胆战心惊,道:“不好!”转身便往别处逃。

就片刻,一个女子赫然现出,碧裙若水,模样。何人?水貂精,碧貂。小荨见了,惶恐。碧貂妖声问:“小姑娘,到我府下作客,如何啊?”小荨摆手退步,道:“不用了,不用了!”转身继续逃。谁料,碧貂忽然作法,伸手变出条水青绳子,丢了出去。小荨走不及,登时被绳子捆了,摔倒在地,千惊百恐。“哈哈哈哈……”鳄王与鳄霸近前来,放声大笑。碧貂也是笑。小荨害怕至极,蓦然间,晕过去了。

“小荨。小荨。”隐约,有人在唤。小荨心一动,微睁眼。朦胧之中,见到有两张脸,一个少女,一个狐狸。谁?便是地莲,山娃了。地莲摆摆手,问:“小荨,睡醒了么?”小荨略定神,讶道:“地莲姐,山娃。”地莲喜道:“你终于醒了!”小荨坐起身来,环顾四下。只见一个山洞,不大,很是陌生。地莲问:“你可还好?”小荨脱口便道:“又是这样!”地莲听了,不解问:“怎么了?”小荨回过神,摇头答道:“没有,没有。”地莲道:“既如此,走。”小荨讶问:“去哪?”地莲便道:“老规矩,盗宝。”小荨愕然。

茂林下,无怨川前,只见一个洞府,魔牙洞。离洞不远,此时有两个小男孩,一大一小。谁?便是小茯、天宝。天宝道:“茯哥,话就不说了,辛苦了。”小茯道:“之后的事,交给你了。”天宝便道:“行,去吧。”小茯放心了,走两步摆个架势,道:“有请关将军!”摇身一变。变谁?壮身铠甲,红脸瀑髯,手握青龙偃月大刀,便是关羽。

却说关羽如梦初醒,看四周茂林,心下恍惚。想起什么,他急忙出手,摸颈脖,无伤无损!“又是梦?!”关羽不觉又愣了。

依旧,天宝蘸点口水抹在脸上,大喊道:“关爷爷!”声色凄凉。关羽大吃一惊,回头见又是天宝,顿时好想哭。天宝疑道:“关爷爷,你怎么了?”关羽怯怯然,反问:“你,你究竟想怎样?”天宝便道:“陪我……去一下。”指指手。“去哪?”关羽追问,有些忐忑不安。天宝干脆道:“救公主!”果不出所料,关羽震惊,登时道:“关某无能为力,请你……另寻高明。”天宝一愕,便问:“关爷爷,你想抛下我等?”关羽微垂首,惭愧道:“关某技不如人,此番前去,必也是徒劳无功。”天宝一听,冷问道:“莫非,将军怕了?”“这……”关羽难以开口,只觉无地自容。

天宝便激道:“昔日威震群雄,斩颜良诛文丑,睥睨天下之神将——关云长,今日何在?”感慨万千。关羽愕然,一时间汗颜无地,难以应答。天宝又道:“大丈夫当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以还。此话,可是出自你口?”关羽惊讶,便问:“小次郎伤势如何?”略担忧。天宝心一动,回道:“将军若想见他,便随我去救公主。将军有难之时,他必现身。”关羽一听呆住了。天宝见状,不禁愤然道:“将军若是怕了,自可离去。天宝不才,愿只身前往妖洞,搭救公主。纵然身死,亦死得其所。”

关羽一愕。

“告辞!”天宝抱了拳,转身就走,十分坚决。关羽大惊,忙喊住:“且慢!”天宝立即止步,却不回头,激他道:“何事?将军若不认得路,我指给你。”关羽无路可退,只能道:“某与你同去,是生是死,但凭天意。”天宝一怔,忽然回过头眼中含泪,道:“关将军!”关羽动容,应道:“孩子。”心下十分惭愧。不想,天宝几步上前来,泪道:“吓死宝宝了。将军若再迟疑,宝宝,该如何是好?”关羽愕然,目视他,竟无言以对。天宝不管,精神一振,道:“关将军,走!”转身就走。又上当了,关羽顿觉哭笑不得,无奈只得跟他去。

片刻,他俩来到洞前,放眼看去。洞状如鳄鱼伏地,鳄口处,便是洞门。洞门紧闭,门上刻三个大字,魔牙洞,笔锋尖锐。洞旁有条河,河面宽广,所见幽寂。远一些便模糊不清。却说关羽仔细看去,若有所思。“妖怪!”天宝突然喊。关羽吃一惊。“出来,快快出来!”天宝使尽气力大喊,“你关爷爷在此,快快出来接迎!”关羽愕然,冷汗直落。“妖怪!”天宝又大喊,“快快滚出来,怠慢了,爷爷揍你!”

关羽越发不安。

突然,洞门打开了,腾出烟来。天宝一见,赶紧退到关羽身后。关羽定定神。烟过后,看,依旧现出一班妖怪,面目狰狞。关羽吃惊。这回什么妖怪?鳄王、鳄霸,左右十来个水怪。鳄王喝问:“何人在此撒野?”一如既往,天宝出手来,悄悄,指关羽。

于是,众目便都看关羽。

关羽一诧。

鳄王问:“你是何人,好大的胆子?”天宝细声鼓励道:“将军,莫怕他。”关羽听了,勉强一振,握紧手中大刀道:“妖怪,速将公主放来,不然,休怪某不客气。”鳄王疑道:“公主?”天宝便出来说:“就是小荨。”又退回去。“小荨?”鳄王敛眉。鳄霸便道:“大哥,那个小姑娘。”鳄王明白了,道:“原来,她是公主。”关羽鼓足胆,凛道:“既知是公主,还不将她放了!”鳄王不语。鳄霸便道:“我若不放,怎样?”关羽沉住气。道:“某只有动粗了。”横起大刀。鳄霸一笑,冷问:“就凭你?”关羽听时心虚了,勉强道:“凭某足矣。”汗津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