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8.相谈甚欢(二更)

小说: 重生七零小媳妇 作者: 潇湘宝宝 更新时间:2019-06-13 06:56:18 字数:2844 阅读进度:937/945

大家都是做长辈的。

这基本上的长辈,都不会说为了别的事情,去害了自己孩子的一辈子。

虽然说余老确实是很想要一个属于余家的孩子,当初也故意这么提出来了,还得到了宋相庭的同意。

这算是一个试探。

等到了人同意之后,余老本来是想要算了的,可是人都是有那么一点偏的心思,他也不例外,想要那么一个属于余家的孩子。

至少说,让自己的心里头可以好过一些。

因此现在在这边他就大大方方的提出了这个想法,也是想要看看宋家怎么想的,如果说宋家对这方面是比较在意的,余老没有办法,只能做出退步了。

毕竟自己的孙女,如今已经是宋相庭的人,他也做不到棒打鸳鸯,让两个有情人为了这些事情所为难。

这样哪怕以后结了婚,也会是不高兴的。

这一番话说的,倒也是真情诚恳。

其实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宋相庭是有些意外的,毕竟在他看来,自己是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来说服自己的父母,去做这件事情,可是没想到的是,余老竟然松了口。

这是把最终的选择,放到了宋家人的面前。

他敢肯定,但凡宋家父母还是坚持不同意的话,余老会选择退步。

只是这对一个老人家来说,多少有些残忍了。

宋爱国有些沉默,双手拘泥的放在两侧,没好意思在这么一个老人家面前抽烟,只是这会儿有些烦恼的时候,就会自然的想要拿起旱烟来抽两口。

看出宋爱国的局促,毕竟一眼看过去,余老就知道这宋家人都是老老实实的本分人,没那些歪心思,自己也能放心的把水儿嫁过来。

这样的话,余水儿也不会受什么委屈。

余老安抚的笑了笑:“我的年纪比你们大,你们也不要觉得有什么压力,想说什么就说,咱们都是为了儿女小辈在忙活一辈子的,什么话都是能摊开来说的,不是说不能理解,是不是”

他知道这事情比较难做决定,也知道无论是做什么决定,对于宋家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换做是自己,怕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决定了。

只是这话就像是余老说的一样,都是为了儿女在忙活,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很多方面能说出来就说出来。

余老是个生意人,很多事情只做跟自己有利益关系的,年纪轻的时候,更是个敛财的能手,可是到了之后,自己的儿子儿媳妇遇难死了,他倒是一下子就变了许多。

多做善事,不能总是把什么心思都放在赚钱上,也正式因为如此,所以在自己孩子死后,余老对余水儿也就多了几分疼爱。

做好事给这个唯一的孙女积福。

只希望她这一辈子,平平安安的。

听到余老的话,宋爱国喝了一口宋母递过来的水,却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得,突然看向了余老,开了口。

“您年纪大,我也该叫你一声余叔,你的想法我也都明白了,换作之前我是不能接受的,毕竟我们家的相庭,是个儿子,哪有儿子结了婚,孩子不跟自家姓的我们家都是农民,比不上那些大富大贵的家庭,但是能保证,肯定会让儿子对水儿好,至于您说的孩子姓氏的问题,我想了想,昨天我媳妇也跟我说过,我是这么一个想法,头一个跟我们姓,第二个跟余家姓,您看怎么样”

总归还是存了一点点的私心、

不过倒也让余老有了几分安慰了,至少说对方肯让步,那么就是一种进步。

本来的话,余老都已经做好了,对方拒绝自己的准备了,现在这么一说,算是意外的一种收获。

他自然是当即答应:“我看可以,你们能做出这样的退步,我真的很高兴了。”

“余叔,你放心吧,既然你选择把水儿嫁到了我们家来,我和我家这口子,都会对水儿好,把水儿当成是自己的亲闺女一样看待,这是我能给出的保证。”宋爱国知道,其实孩子跟谁家姓都无所谓。

余老要的是,她们宋家能对余水儿好。

他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又怎么舍得这样的嫁出去了呢,因此,这也算宋爱国代替宋家给的承诺了。

而这个程诺,在余老看来,却比什么都要来得重要。

差一点便是老泪纵横。

能够把孙女嫁给这样的人家,不受委屈,这就是余老一直希望的。

当初余老一直担心,自己的孙女会嫁给什么样的人,对方万一是冲着自己家的钱财来的怎么办,万一对自己孙女不好怎么办。

其实这钱对于已经一只腿入土的余老来说,根本不是那么的重要,只是这些东西,是可以保护自己孙女的。

现在好了,自己孙女的眼光好,找到了一个好人家,那他就放心了。

这一番谈话,自然是其乐融融了后面。

宋相庭听着两方谈的是高兴的很,便也就没有在继续呆在这,准备去找一下自己跑去哪里的都不知道的小媳妇。

一般来说。

余水儿顶多就是跑去找宋相思。

而宋相思一般都在后厨。

这个想法一定,宋相庭大长腿迈动,就直接去揪人了。

这会让余水儿还正跟宋相思说着话,谈的可高兴了。

“相思姐,我觉得你真厉害,我要是有你这么厉害的话,我爷爷就不用整天担心我被人给骗了,可是我真的没有那么笨蛋,反而我觉得吧,还是我爷爷老眼昏花一点,当初那个杨子寒,总是往我身边凑,我心里头有数,这人肯定是看中了我家的钱,所以才对我有什么心思。”

这一点还真是让余水儿给说对了。

杨子寒就是冲着余家的身份去了,只是可惜,半道上被阿莫斯给发现了,不然的话,现在就是另一场人间悲剧了,哪有这样的喜剧效果。

看余水儿还能看明白这点,宋相思倒是有些意外,挑了挑眉,“你还知道这个”

“我当然知道,这个杨子寒对我就压根没安好心,你是不知道,杨叔叔带着他来京都做生意,我爷爷就好心留他们在我家里头过年,可是那个杨子寒可恶心了,总是动不动的就粘着我,有一次还闯到了我房间里来”

这话刚说完。

耳畔就传来了一道阴沉的声音:“水儿,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是宋相庭的声音。

他刚从堂屋里走出来,还没走近厨房,结果就听到自己那未来媳妇在里面说话的声音,凑近了听,就听到了后面几句。

这脸色顿时难看了。

这事情他不知道。

余水儿也从来没说过,所以这件事情,他听都没听起过。

不过余水儿是跟自己说起过一个叫杨子寒的,对自己的妹妹,也就是宋相思敌意很深,也总是跟他献殷勤。

可是他不知道,人竟然还闯到过她的房间。

这种恶心的事情,听在宋相庭的耳畔,自然是不好受了,如今更是愤怒的想要打爆人的头。

本来这就是余水儿和宋相思之间的闲聊,余水儿就是不想让宋相庭烦恼这些事情,所以没有说过,可是没想到,人竟然听到了,其实她就是吐槽吐槽,没想让宋相庭听到,这事情都过去了,没必要再提起来,这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余水儿怕宋相庭误会什么。

现在一听到宋相庭的声音,立马浑身都紧绷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人,就瞧见了宋相庭那脸色难看的样子,她咽了咽口水,有些想哭。

“相庭”

见到余水儿这个样子,宋相庭知道她是有点害怕,努力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脸色,不过语气依旧不善:“水儿,你为什么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些事情,那个畜生,有没有对你做过什么”

他现在恨的是杨子寒,只觉得这种恶心的东西,丢尽了男人的脸面,恨不得看到对方的话,就揍他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