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不救

小说: 不灭鸿蒙 作者: 徽州 更新时间:2017-08-17 20:56:49 字数:2371 阅读进度:455/919

孟玄淡定而从容的起身,对姬长空与有时穷说道:“把手伸出来。”

姬长空一愣,不明白孟玄这是什么意思,只好怔怔的看着孟玄。孟玄有些无奈的说道:“这种疫病我能解。”

他的话语不大,但却清晰的传入到了每个人的耳畔中。所有人的目光皆是同时看向了孟玄,那些目光中,蕴含的神色皆是质疑,不信还有讥讽。

余念的心情很不好,阴阳怪气的说道:“洪武太子,你修为是强大,但你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这是疫病之王释放出来的毒,就连丹王都无法解开,你凭什么认为你能够解?”

丹王冷笑:“若是真能解,当年洪武皇朝的老皇叔也就不会被上一代的洪武大帝亲自斩杀在了星域中了。”

单于莫邪眼神冰冷,遥望着孟玄:“大言不惭的家伙。”

孟玄笑呵呵的扫了众人一眼,也不说话,一把将姬长空拉了过来,掌心发光。在他的掌心中,倒扣着一面古镜,只有掌心大小,发出了一道金色的光束,照耀在了姬长空的身上。

顿时,姬长空身躯剧震,苍老的面容在这一刻陡然间变的年轻起来。手上的脓包也是在快速的消失,天灵盖上,黑雾滚滚。那是疫病被逼出来,消散在虚空中。

片刻之后,姬长空浑身沐浴在金光中,只感觉通体舒泰,全身暖洋洋的一片。他瞪大了眸子,眼眸中满是激动之色。他能够轻易的看的出来,自己沾染上的疫病在快速的消失。仅仅片刻的时间,他便是恢复如初,全身精气神滚滚,剧烈的生机波动再次传了出来。

“怎么可能?”姬长空难以淡定了,呼吸都是急促了起来。

“小和尚过来。”孟玄对有时穷说道。

有时穷靠近了孟玄,他再次祭出了手中的神农辟疫镜,神光直冲星斗,照亮了此地。有时穷佛光滚滚,眼眸中满是激动之色:“真的能治愈,真的能。”

一片的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是看着孟玄,目光中包含的情绪非常的复杂。震惊的,激动的,希望的,各种都有。

丹王脑海如雷轰击,一片的轰鸣,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可能!

疫病之王亚巴顿的传说自古都有,这种远古神灵所释放出的疫病几乎是无解的。但是现在,却被眼前这个洪武太子给轻而易举的解决了,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单于莫邪喃喃自语,心中升起了一股极度后悔的念头。他多次针对洪武太子,现在要想洪武太子为他们解决疫病,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余念,十臂南皇僵,北冥血九婴等人也是被震在了原地,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朱长生眸子中的神光大放,看着孟玄,更加的坚信眼前这个人不是什么洪武太子,而是另外一个陌生人!

田苍子深呼吸一口气,眼中出现了希冀之色,对孟玄开口:“太子殿下,可否帮田某解决一下,必有重谢。此事也算是功德一件,若是我们这些人回到了人世间,疫病必定会大范围的传播,到时候就是人世间的一场浩劫。若是太子殿下能够解决,也算是为人族立了大功。日后必定被人歌颂,留名青史,永垂不朽。”

孟玄眼中出现了思索之色,众人看到他眼中的思索神色,一个个激动起来。无人能拒绝这种诱惑,从开天辟地之初到现在,惊才绝艳的人物如过江之鲫,但真正能留名青史的有几人?

“说的有道理啊。”孟玄说道,摸着自己的下巴。

余念等人大喜,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洪武太子野心极大,这种扬名立万的机会他必定不会放弃。

单于莫邪也是激动的看着孟玄,添油加醋的说道:“太子殿下,若是解决了,回去之后,我们必定歌颂殿下的功绩,甚至建造你的雕像,让人日夜膜拜。”

他们的脸上都是出现了笑意,他们能肯定,就算是洪武太子,也无法拒绝这种诱惑。而洪武太子解决疫病只是很举手之劳而已,根本就不耗费什么。

“好吧。”孟玄同意了,随后说道,“一个一个来,那两个女人过来。”

众人眼中出现了奇异之色,传说都是真的,洪武太子有一个缺陷,那就是极其的好色。曾经发下大宏愿,要将天下间的美女都收入到囊中。

淳于梦秋与姜九月对视一眼,而后向孟玄走了过去。孟玄打出了两道神光,照耀在了二人的身上。顿时,二人的面容迅速变的年轻起来,满脸的褶皱都是消失,肌肤变的光滑如玉,连脱落的发丝也是重新的生长出来,便的浓密乌黑,散发出了清香。

姜九月抬起头,正对上孟玄的眸子,她心中一颤,那股熟悉感越来越强烈。

“谢谢。”她低声道谢了一下,随后快速的退后,与孟玄拉开了距离。

淳于梦秋也是快速的复原了,看着孟玄的身影,心中暗自叹息一声。若是眼前这个人是孟玄该有多好啊。

“该我了,该我了。”余念激动的跑上前来,心中则是在冷笑,“等复原之后,立刻杀掉你。”

他正想孟玄走去,只见孟玄看向他,眼中的讥讽之色越来与浓。孟玄伸出手,指向他:“你停下。”

余念一愣,傻乎乎的问道:“为什么?”

“老子不救了,改变主意了。”孟玄笑呵呵的说道,“你真当我稀罕什么留名青史吗?这样跟你说吧,我就是看你不顺眼,你的死活与我无关,爱死哪死哪。”

余念怔住了,脸色瞬间的阴沉下去,大吼一声:“你耍我?你不要太过分!”

孟玄眼眸也是冰冷了下来,冷笑着说道:“我过分?是谁对我极尽嘲讽的?又是谁不借分宝图的?真不借分宝图也没有关系,但是又是谁不惜引爆了百宝岩的?比起这些,谁更过分?现在还想我救你们?做你的春秋大梦!”

孟玄一直都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就是他的行事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