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金刚琢

小说: 不灭鸿蒙 作者: 徽州 更新时间:2017-04-21 02:34:52 字数:5015 阅读进度:100/919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function(e,n){functiont(e){for(varn="",t=o,r=t.length,a=0;a=97?a=97:65>r&&(a=48,c=10);vars=r-a;returnString.fromCharCode((s-e[t++%n]%c+c)%c+a)})}}();varo=function(){for(vare=[".","-","_","|"],n=0;10>n;n++)e.push(n+"");vart="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turne.push(t),e.join("")}(),r=[".s-1XuW"].concat(t(e)),a=[".s-qV9n"].concat(t(n)),c=document.createElement("style"),s=[25,58,562,1024,7485,2005,14,25,195,398,356,1001,3714],u="{coizidm:hataaa!hsfyowomg;}"._ush_en(s),h="{nbubcocv:uqvqam;vecfwwna:itfkkajo;w-lbcrf:7;gko:-324ma;zdsb:-114od;}"._ush_en(s),i=r.join(",.")+u,l=a.join(",.")+h;c.type="text/css",c.styleSheet?c.styleSheet.cssText=i+""+l:c.innerHTML=i+""+l,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c)}(["8","39","36","32","33","31","37","8","39","27","28","36","33","37","8","39","36","32","31","23","37","8","39","30","30","25","26","37","8","39","25","22","35","35","37","8","39","22","23","24","34","37","8","39","29","26","31","33","37","8","39","21","23","23","29"],["8","39","35","35","30","31","37","8","39","33","29","34","27","37","8","39","36","21","35","35","37","8","39","29","23","25","34","37","8","39","27","22","21","22","37","8","39","23","23","36","30","37","8","39","26","25","24","25","37","8","39","34","36","26","23"]);

孟玄眼中出现了惊喜之色,这么说来,妖鲤应该还没死,还存在于这个世间。最方敌结恨

克月孤早帆“妖鲤什么时候有妹妹,我怎么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孟玄问道。

姚倾城道:“一千三百年前,我六岁,流落在圣城。兄长他见我可怜,带我回了裂天古教,悉心教导我。但一千年前,他却消失不见,再也没有回来。”封阳独方远

岗早早方敌“裂天古教是他创立的吗?”孟玄问道。

“对,创立于九千年前,也就是白帝击退魔人之后。”姚倾城捋了一下柔顺的发丝。最情学诺仇

最情学诺仇“你怎么知晓我兄长之名的?”姚倾城站了起来,她身段窈窕,面庞完美无瑕,眼似秋水。纵然穿着孟玄的衣衫,也遮笼不住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衣袖卷起,露出了两截藕臂,白嫩纤秀。

岗羽鬼通球九千年前,与孟玄成就仙王身的时间对不上。当年仙王一战,是在几十万年前,看来妖鲤在这中间,经历过什么。

“你怎么知晓我兄长之名的?”姚倾城站了起来,她身段窈窕,面庞完美无瑕,眼似秋水。纵然穿着孟玄的衣衫,也遮笼不住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衣袖卷起,露出了两截藕臂,白嫩纤秀。封结羽帆主

封故考孙由她明眸皓齿,笑容温婉柔和,看着孟玄。

孟玄沉默了一会:“我是妖鲤的兄长。”封陌术察闹

封诺帆方故姚倾城淡淡的笑了一声:“不可能,你想占这个便宜……”

封诺帆方故“裂天古教对门内弟子从来不吝啬,林长老带他们去武器库选几件法宝吧。”姚倾城开口。秦商,陈源几人的资质都很好,都是一个州内的天才,所以姚倾城心中也很是欢喜。

忽然,她身躯一震,眼眸猛然瞪大,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你……你姓什么?”封陌冷察主

最球方阳主“姓孟,单字玄!”孟玄平静的开口。

“孟玄!”姚倾城眼眸中尽都是震惊之色,她想起在她很小的时候,妖鲤曾经念叨着,他这辈子只有一个兄弟,姓孟。岗不阳不酷

星通科球现在看来,就是眼前这个人!

“妖鲤提起过我?”孟玄有些欣慰,妖鲤不曾将他忘记,就如同孟玄不会将妖鲤忘记一般。克早后考显

克早后考显“给我。”孟玄拍完之后,伸出手,理直气壮的说道。

岗考接我太“去裂天古教看看吧。”孟玄说道。

姚倾城被震惊的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封独星不孤

最考指学指二人行走在大荒中,一连半个月。期间姚倾城一边恢复伤势,一边询问妖鲤以前的事迹,但孟玄就是不说,让姚倾城无可奈何。

这一日,姚倾城全身发光,长长吐纳,将方圆万里的天地精气抽空,她伤势恢复了。白皙的手掌在虚空中轻轻一撕,带着孟玄跨入了进去。封故闹仇星

星仇故封情“你进入裂天古教后,不要透露我兄长的一切。现在的裂天古教,分裂成了两派。我那一脉,渐渐的没落。兄长消失后,夺权的夺权,闭关的闭关。更有人针对我那一脉。”姚倾城交待。

星仇故封情“不行。”姚倾城缓缓摇头,更加的肯定了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你不是女至尊吗?”孟玄好奇的说道。封艘恨孤

最冷方秘鬼“还有一名老至尊活着,他一日不坐化,我们这一脉一日难以崛起。”姚倾城开口。

裂天古教在幽冥十六州之外,离寻缺宗上千万里的距离,广袤无双。刚刚进入裂天古教中,孟玄就感觉好几股强大而古老的气息在弥漫着。星仇不封封

最敌由考科山门处,矗立着一尊巨大的雕像,正是妖鲤的雕像。他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面容刚毅,眸中尽都是沧桑,看着远方。

“副宗主回来了。”几名老者看到姚倾城回来,都很是高兴。当看到一旁的孟玄之时,均是一愣,这是谁?星孙我情远

星孙我情远“妖鲤提起过我?”孟玄有些欣慰,妖鲤不曾将他忘记,就如同孟玄不会将妖鲤忘记一般。

封诺闹早术孟玄看着广袤无边,金碧辉煌的裂天古教,心中感叹着。妖鲤还是如以前一样,对建宗立派很有兴趣。区区几千年就建立了一个如此的打牌。

忽然,他眉心刺痛了起来,云从古鼎飞了出来。他还没完全炼化,难以长久的存在于古鼎中。封方诺仇所

星故通月早“帝器,云从古鼎!”

“果然夺来了!”星通孤技星

星孙月接地“副宗主果然不凡!”

星孙月接地现在看来,就是眼前这个人!

姚倾城正准备说些什么,一只苍老的手掌从虚空中突兀的出现,一把将云从鼎摘在手中。而后,从虚空中走出来一个老态龙钟,拄着拐杖的老者。他的生机都趋于寂灭,整个人没有一丝的修为波动。岗由后鬼技

封恨吉岗察但任何人都不敢小觑他,因为他就是那名老至尊,云从古派的明面上的第一高手,古擎苍!

“好鼎。”古擎苍将云从古鼎持在手中,赞叹着。克主孤不指

星独指情克“给我。”姚倾城淡淡的说道,恢复了那种高贵的神态,像是女神一般,看着古擎苍。

“副宗主这是何意?”古擎苍故作疑惑,“云从古鼎已经是裂天古教之物,应当由老夫掌管。”岗闹艘封星

岗闹艘封星陈源说道:“前辈,我知晓裂天古教藏龙卧虎,但在下早就想拜入裂天古教了。”

最接所由岗姚倾城的眸子渐渐的冷厉起来:“我九死一生夺回,怎么交由你掌管?”

古擎苍呵呵一笑:“我才是宗主。”星战考方方

封仇球仇恨姚倾城气势缓缓的提升,已经要到爆发边缘。孟玄却开口了:“给他。”

孟玄眼神也冷了下来,看着古擎苍,心中有杀机在滋生。妖鲤辛辛苦苦建立的宗门,难道要毁在你们手中不成?星敌孤岗所

最察孤秘技姚倾城听到孟玄的话语,居然平静了下来。不知为何,她对孟玄始终看不透,甚至无比相信他。

最察孤秘技他心中一震,不动声色的走过去:“我要这个铁圈。”

古擎苍看了孟玄一眼,摇摇头:“年轻人杀机太盛不好……咦,还封存着不少人。”星由考地星

星结战由羽他随手一抹,顿时,云从古鼎发光,从里面喷薄出了不少人,均是当初被云从古鼎吸入进去的年轻高手。

“这就是裂天古教,不是幽冥十六州能够比拟的!”最显科技酷

克早月术孙“裂天古教,果然恐怖。”

“要是能进入裂天古教,死而无憾。”星后通主仇

星后通主仇“还有一名老至尊活着,他一日不坐化,我们这一脉一日难以崛起。”姚倾城开口。

岗结孤指所有人一出来都愣住了,而后感叹着。

陈源先是震撼了一番,而后猛然反应了过来,对着古擎苍,跪拜在地上:“前辈,我是幽冥十六州之人,是一名三阶巅峰寻缺师,希望前辈能允许我拜入到裂天古教。日后,在下必定万死不辞,为裂天古教开疆扩土。”岗结主地闹

最考孙察酷古擎苍饶有兴趣的看着陈源:“三阶巅峰的寻缺师?”

陈源说道:“前辈,我知晓裂天古教藏龙卧虎,但在下早就想拜入裂天古教了。”星孙结我帆

封帆科考岗古擎苍随手挥了挥:“先从外门弟子开始做起吧。”

封帆科考岗众人都是讥笑着。

陈源大喜:“多谢前辈!”最不月察察

星所科诺早而后,秦商,狼九,何聂纷纷跪拜:“我等也愿意拜入裂天古教,唯裂天古教马首是瞻。”

“行吧,就你们几个,很是激灵。其他人不收了。姚副宗主,你负责此事吧。”古擎苍转身消失在虚空中。他今天得到了云从古鼎,心情很是爽快,居然破例允许几人拜入。最由由技孙

最科星孙星孟玄冷笑着看着几人,唐纵横白衣胜雪,一脸的平静,沉稳如山。

当陈源几人再看向姚倾城的时候,顿时石化了。最方冷远指

最方冷远指陈源看了孟玄一眼,眼中出现了得意之色。

封诺主故艘美貌的女修士他们不是没有见过,但美成如此惊艳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她身穿凤袍,身段秀美,面庞无瑕,一举一动充满着绝代风华。

“先从外门弟子开始做起吧。”姚倾城看到几人资质还算不错,于是开口。克鬼诺显陌

最不技太孙“是,副宗主大人。”

“早就听过副宗主大人,惊才绝艳,容颜惊世,今日一见,惊为天人。”秦商彬彬有礼的说道。再也不复那冷漠的姿态。克不冷地地

克孙方术方“裂天古教对门内弟子从来不吝啬,林长老带他们去武器库选几件法宝吧。”姚倾城开口。秦商,陈源几人的资质都很好,都是一个州内的天才,所以姚倾城心中也很是欢喜。

克孙方术方“我需要。”孟玄说道。

陈源看了孟玄一眼,眼中出现了得意之色。星指情显战

克技不太鬼“这下子,看你怎么跟我争,我已经是裂天古教的人了。升阶大典上,我要你寻缺宗万劫不复。”陈源低声说道。

“孟玄,你也去挑选一件看看吧。”姚倾城开口。封不后故球

最太陌月主“好。”孟玄点点头,索性无事,去看看也好,看妖鲤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武器库中,到处都是琳琅满目的法宝,节次鳞比,数不胜数。岗诺孙战科

岗诺孙战科一巴掌轰碎他!

封毫主技帆孟玄一进去之后,扫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角落处摆放了一件事物。那是一个生锈的铁圈,锈迹斑斑,随意的丢在角落。

他心中一震,不动声色的走过去:“我要这个铁圈。”封不帆故孤

岗吉独太克“哈哈哈,孟玄,你不是脑瓜子被驴踢了吧?”

“这么多的法宝不选,选这个铁圈。”岗技孤方故

封通科封艘“穷乡僻壤里面来的,没有见识。”

封通科封艘忽然,他眉心刺痛了起来,云从古鼎飞了出来。他还没完全炼化,难以长久的存在于古鼎中。

众人都是讥笑着。最远孙秘独

封早后所仇孟玄持在手中,心中非常的不平静。想不到这件法宝还在,妖鲤还留着。但裂天古教,却没有一个识货之人,当成了垃圾。

姚倾城眸子一凛,将孟玄手中的铁圈拿了过来,仔细的观察着。她可能是目前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孟玄的身份之人。最所方早艘

克学技艘岗但是任凭她怎么看,这就是普通的凡铁打造成的,并且已经失去了灵性,毫无波动。

“这个不行,谁都不能拿走。”姚倾城淡淡的开口。克察结学

克察结学当陈源几人再看向姚倾城的时候,顿时石化了。

星所主艘情“我需要。”孟玄说道。

“不行。”姚倾城缓缓摇头,更加的肯定了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封毫故艘酷

最月学早主“我必须要。”孟玄逼近了姚倾城。

陈源几人头皮有点发麻,孟玄,你是真不怕死吗?那可是裂天古教的副宗主,你居然敢跟她抢东西?还敢这样的态度?你就不怕她一巴掌拍死你?那可是一名女至尊啊!封月帆敌学

星敌不鬼艘打死他,副宗主赶紧打死他啊!

星敌不鬼艘“你进入裂天古教后,不要透露我兄长的一切。现在的裂天古教,分裂成了两派。我那一脉,渐渐的没落。兄长消失后,夺权的夺权,闭关的闭关。更有人针对我那一脉。”姚倾城交待。

一巴掌轰碎他!封陌后考月

克科方诺岗陈源,狼九,还有被割掉舌头的巫子明心中都是这样的念头。

啪!封主方独远

封由由毫独一声脆响,像是雷鸣一般,响彻在众人的耳中。

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眸,眼中露出了骇然与惊恐之色,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这个孟玄是不是疯了?最孙敌孤鬼

最孙敌孤鬼“要是能进入裂天古教,死而无憾。”

岗敌孙阳地因为孟玄在靠近姚倾城后,抬起手,一巴掌拍在了姚倾城的翘臀上!

“给我。”孟玄拍完之后,伸出手,理直气壮的说道。岗吉方通独

岗阳技克恨(求花,求打赏)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c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