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小说: 霸道盛宠:龙少的心尖宝贝 作者: 水晶之城 更新时间:2019-02-11 18:41:10 字数:4302 阅读进度:241/241

第328章

龙腾以前就连睡觉也不改以往的脸色,紧紧的皱起眉心,帅气的脸颊上带着几分阴沉的表情,整个人从内而外都散发着一种十分强大的气息,这种强大的气息几乎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隐隐的让人不敢轻易的靠近,胆子小的人根本就不敢靠近。

而龙腾的睡眠状态十分的浅,浅到有一个细小的声音,他都有可能会从睡眠中醒来,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会。这绝对是龙腾这六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觉,睡得最沉重的一次觉了。

而如今软香玉在怀中,龙腾就连睡觉脸颊上都带着一股淡淡的笑容,以往紧皱的眉头也都缓缓松开。手臂紧紧的环住夏温琪纤细的腰肢,将夏温琪整个人都紧紧的搂在怀中,嗅着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是那般的好闻,那般的让他神清气爽。睡眠质量就如同是吃了安眠药一样,一觉睡到天亮,简直比安眠药还好用。

龙腾已经六年没好好睡觉了,一直以来睡眠中是非常的浅,刚开始他还没当回事,直道夏温琪离开他的一年,那个时候他连十分钟的睡眠都没有。因此,他还看过不少的心理医生,吃过很多的安眠药,这几年的睡眠质量似乎都是用安眠药来,刚开始一颗两颗的安眠药油费上四五个小时,直到第六年五颗安眠药才能勉强睡上两个小时。这几天绝对是龙腾这六年来睡得最安稳的觉了,绝对是龙腾睡眠质量最好的几天,仿佛已经回到了他的青春时期。

夏温琪就是龙腾最好的安眠药,就是龙腾的精神支柱,只要有夏温琪在龙腾的身边晃悠着,别说是龙腾的睡眠质量会变好,就连脾气也会渐渐的变好。谁让夏温琪是龙腾的心尖宝呢!别说是为夏温琪改变脾气性格,就算是为了夏温琪丢掉性命又如何吗?对龙腾而言只要夏温琪能够待在他身边,他便觉得十分的幸福,什么也就不会强求了。

第二天一早

龙腾率先在诺大的床上醒来,缓缓的睁开黑白分明的双眼,脸颊上依旧是面无表情,可眼底却带着一股深情的温柔。

龙腾用一种十分温柔的目光,低头看了看怀中熟睡的夏温琪,脸颊上带着一丝丝淡雅的笑容,心中顿的感觉特别的幸福。软香玉在怀的感觉真好,这样幸福美好的感觉,他希望每天都可以拥有。

龙腾将夏温琪脸颊上的碎发别到耳后,在夏温琪额头上落下淡淡一吻,深情的目光望向夏温琪,十分温柔的语气道:“早安,我的小宝贝。”

龙腾动作极为轻柔的将夏温琪放在床上,轻小的动作从床上起身,到浴室里梳洗了一番,又从更衣室里换上一套蓝宝石色的西装,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蓝宝石西裤,一双黑色闪闪发光的手工定制皮鞋,皮鞋看上去一尘不染,闪闪发光如同一面镜子。

龙腾脚步轻柔的走出卧室,其间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每一个动作都是非常的轻小,小的不发出任何声音。由此可见龙腾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也是一个懂得心疼女人的好男人。

如今这世上这样的好男人,可真的是不多见了。

龙腾脚步刚一踏出卧室,脸颊上的表情瞬间便焕然一新,脸色变得冷漠又阴沉,身上散发着一种高贵的气息,这种高贵的气息十分的强大,像是从内而外散发着。

龙腾瞬间便已经走到了楼梯口,脚步轻快的从楼梯上下来,龙腾的脚步刚下到一楼大厅内,刚准备前往餐厅时。迎面而来的便是龙管家的身影,龙管家恭敬的冲弯了腰,脸颊上带着一个淡然的笑容道:“少爷,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你是现在用餐呢?还是再等一会儿?”

龙管家眼神轻轻的瞄了一眼龙腾的身后,发现龙腾的身后空空如也,没有看到印象中的人。龙管家的眼中有一股淡淡的失落。他原本以为夏小姐会随着少爷一起下楼,可没想到只有少爷一个人下楼。

龙腾脸颊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道:“现在用餐吧!”他等一会还要去公司开一个高层会议。

龙管家年轻的时候跟着龙爷,天南地北到处闯荡,眼力劲儿这东西他当然是懂得。因此,他也清楚的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他当然不会傻不拉叽的去问。

道:“少爷,我这就去吩咐厨房上菜。”

龙腾脸颊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依旧是那么的平淡冷漠,如同他这个人冷漠中包含着一丝丝温暖。但这丝温暖龙腾已经全部给了夏温琪,并且给的一丝也不剩,对着别人只剩下冷漠与冷漠,最终还是冷漠。

龙腾不冷不热的语气道:“嗯。”

龙腾的这句话虽然不冷不热,但到底还是礼貌性的吭了个声。并没有仗着自己的身份不同,就因此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不把他人放在眼中。

龙腾的手腕虽然强悍了些,心思狠毒、霸道阴狠、冷漠不近人情味了些。但龙腾的这些狠毒,绝对不会用在正常人的身上,通常都用在的对手以及仇人身上发生,或者是谁不小心得罪了他,应当也要受到应有的惩罚。

一顿早餐龙腾吃了将近半个小时。

龙腾将手中的刀叉放下,拿起旁边的餐巾纸优雅的擦擦嘴唇,接着把餐巾纸扔到垃圾桶里,眼神看向一旁的龙管家道:“温温昨晚累坏了,现今还在卧室里休息,你先不要去打扰她,让厨房将早餐都热着,等她醒来再去也不迟。”

龙腾的这句话虽然带着淡淡的冷漠,但语气中却是满满的关心,每一个字都是那般的宠爱。

龙管家在当听到龙腾的话时,脸颊上的表情显然有一抹惊讶,可当他转念一想又不觉得奇怪了,少爷这几天为少夫人破的例还少吗?先不说别的什么事,就说少爷为了上夫人脸颊上都挂起了笑容,这可都是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呀!

道:“少爷请放心,只要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去打扰少夫人休息。”

等等等等,少爷刚才说的什么话吗?

少夫人昨晚累坏了。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吗?

难不成是……,看来龙爷和夫人的心愿不远了。

龙腾在听到龙管家所说的话时,心中有那么一丝丝的放心,冷冷淡淡道:“那就好!”

只要没有人打扰她的休息,那就好。

可只要一旦有人敢打扰她的休息,那就别过他的心狠手辣了。

龙腾向来都是一个极其护短的人,更别说是对方想把手伸到夏温琪身上,这分明就在自寻死路,把自己的所有后路都封死了,把自己夹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就等着死亡的降临。

龙腾脑海中闪过一抹娇小的身影时,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个淡雅的微笑,轻轻地扬起嘴角道:“对了,让厨房炖上皮蛋瘦肉粥,温温比较喜欢喝皮蛋瘦肉粥。”

龙管家嘴巴更是惊得能塞下一颗鸡蛋了,简直就是一泼未平,又来一泼。,整个龙家庄园谁人不知吗?少爷,最讨厌的就是平淡瘦肉粥了,而今天少爷既然还主动的吩咐厨房备下,为的就是讨少夫人一个欢心吗?这还是他那霸道、冷漠、阴狠、无情的少爷吗?

道:“我这就去吩咐厨房去做,保证少夫人一定会非常的喜欢。”

龙管家的表情惊讶归惊讶,龙腾吩咐下的事情他照办不误。

云澈大步流星的走进餐厅了,看到坐在餐桌前头发交椅上的龙腾时,瞬间便停下了脚步,恭敬的冲龙腾笑了笑道:“少爷,车子已经备好了,我们现在就去公司了。”

龙腾脸颊上带着一丝丝的清冷,将手中的水杯稳稳地放在长桌子上,修长的大长腿一下子变成座椅站起身,拿起挂在一旁的西装外套,动作优雅的穿在身上。整个过程中脸色除了清冷之外,再无任何多余的表情。

龙腾冷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云澈,发现云澈还在刚才的位置上,甚至是纹丝未动。冷冷清清的语气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上。”

龙腾黑白分明的双眼也变得十分清冷,完全的没有刚才在卧室里的意气风发、春光满意、容光散发。此刻龙腾的表情变得冷冷清清、平平淡淡、眼神清冷的能冻死人。

云澈刚才看到龙腾的优雅的背影时,感觉自家少爷的背影真好看呀!他一个男人看了都合想入纷纷,那要是有点色心的女人看到了,还不得直接被少爷迷的流鼻血呀!一下子色胆包天霸王硬上弓硬是强了少爷,那画面光是想想都让人耳目发红。

因此,云澈一下子掉在了自己的思路中,一时半会儿没回过神来,这不就被龙腾给训斥了。

当云澈回过神来菲菜般的走到龙腾面前,知道自己犯了极大的错误,并且还是个不可原谅的错误。三十九点度大鞠躬赶紧的开口道:“还请少爷责罚。”

今天他的这个大错误,幸好是在龙家庄园内饭的错误,要是在外边犯这么大的错误,那可就真的不可原谅了。

龙家虽然财大气粗富可敌国,但正所谓财大气粗富可敌国,不知在明里暗里得罪了多少人,暗地里不知有多少人,花高价想要龙腾的这条命,这些人当中甚至还有政府之人。

龙腾心中清楚的知道,云澈刚才在走神肯定不是有意,可他今天要是不惩罚云澈,如何让众人乖乖臣服吗?

虽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但规矩也是做给人看的,表面功夫如果能做好,对日后必有极大的好处。

龙腾脸颊上完全没有同情的表情,有的只是一系列的冷漠,霸道又有威严的语气道:“罚你三个月的工资,你可有意见吗?”

云澈心中清楚的知道,自己刚才的错误有多严重,只是惩罚三个月的工资已经算是轻的了,他当然不会有意见了。摇了摇头道:“少爷惩罚的公平合理,云滶怎敢有意见吗?”

云澈原本以为自己会挨几十个马鞭,可没想到仅仅的只是惩罚那三个月的工资,这惩罚几乎有点轻呀!可这几乎也不像是少爷做事的风格呀!

龙腾冷眼扫了一眼旁边的众人,霸道又有威严的语气道:“日后谁要再敢犯如此低级的错误,那就给本少爷立刻滚出a市。”

龙腾的这句话不但是说给云澈,同时也是说给在场众人听,为的就是让他们以后别再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否则,下场绝对不会是这么的轻松,他一定会让他们比死还难受。

云澈当然听得懂龙腾话中的含义,猛的一下双膝跪地,一下子便跪在了龙腾的面前,脸色却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依旧是那般的恭敬道:“属下一定会谨记少爷的教诲,一定不会再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都说男儿跪天跪地中间跪父母,可那是你没有被逼到那个时候,嘴上才能说得起大话。可云澈的这猛然的一跪,是真心实意的道歉的跪,并没有添加多余的任何想法,更别说是想要因此获得龙腾的同情。

因为,龙腾这个人除了冷漠之外,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因为,他把他其它多余的任何情愫,全部给了一个叫夏温琪的女子。

龙腾眼中依旧是冷冷淡淡,没有任何多余的情愫,冷眼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云澈,龙腾并没有因为云澈的这一跪,眼光并没有因此就变得有些惊讶。因为,龙腾从小长这么大为止,不止一次接受过别人的跪拜,因此这也就变成了最为普通的家常饭,也就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啦。

。道:“要跪,等晚上回来再跪,现在先去公司处理公务。”

龙腾眼中依旧是冷冷淡淡,没有任何多余的情愫,冷眼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云澈,龙腾并没有因为云澈的这一跪,眼光并没有因此就变得有些惊讶。因为,龙腾从小长这么大为止,不止一次接受过别人的跪拜,因此这也就变成了最为普通的家常饭,也就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啦。道:“要跪,等晚上回来再跪,现在先去公司处理公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