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找到

小说: 七零异能小娇妻 作者: 晏辽 更新时间:2019-07-12 06:57:43 字数:2591 阅读进度:205/234

宋一然悄悄的靠近老夏的住所。

虽然有办案人员对老夏的住所进行了查封,但是他们都是在外围看管,门上连封条也没有贴,想来还是要取证的,所以没有进行彻底封存。

宋一然很容易就进了屋。

屋里有些凌乱,有很多翻动的痕迹,虽然屋子里的光线很暗,但是宋一然夜视能力强,还有透视异能,所以屋里有没有光线对她来说问题不大。

她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老夏是废品收购站的员工,但是他为什么不住到宿舍里去,非要住在废品收购站呢?这里的环境可不怎么样,他就算是为了工作,也没有必要这么拼吧!

那个老夏可完全不像是个优秀员工,他住在收购站里的原因是什么呢?

宋一然思索着。

除非是有什么东西,让他不得不留在这里,因为那东西带不走,又必需要亲自看管,他才能放心。

宋一然心想,那件带不走的东西,或许就是被老夏藏匿起来的尸体?

她的目光在屋里搜索起来,屋子面积不大,很容易就看了一遍,宋一然看得很仔细,连地下都用异能看了,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难道是她猜错了?

蓦然,宋一然朝着南面的那堵墙看去。

老夏的床正好抵在那面墙上,墙上还钉了好几颗钉子,上面挂着不少衣物,毛巾什么的,看起来平平无奇。

一个单身汉的屋子,好像乱一点也是正常的吧?

宋一然继续用异能看过去,透过墙体表面看到了墙体内部。她的心蓦然一紧,眉毛也皱了起来,一股杀意突然从心底窜出!

墙里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大概是因为空间密闭的关系,尸体没有完全腐烂,表皮已不可见,部分肌肉却如同被福尔马林泡过一般似的,还能够依稀看到肌肉的形态和轮廓。此外,胸腹处有明显塌陷,不知道是死前造成的,还是死后造成的,头骨上有致命创伤,裂痕明显。尸体呈侧躺姿势被砌在墙里,面目狰狞。也不知道在临死的那一刻,死者究竟有多害怕,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宋一然可以清晰的判断出,死者是年轻女性,从她盆骨闭盒的程度来看,她应该还没有当过母亲。

宋一然心情沉重的离开了收购站。

第二天一大早,雷千钧和纪雨霖早早的起来了,两个人昨天研究了大半宿,都觉得老夏住在收购站这件事非常有问题!他们的思路基本上与宋一然一致,觉得老夏住在收购站,肯定一种变相遮掩。所以两个人早早的起来,想着再去现场看一看。

没想到刚推开门,就看到宋一然站在门外。

纪雨霖今天的心情比之前好了一些,人啊,总得学会自己把眼前这道坎迈过去!

“弟妹,真早啊!”纪雨霖回头看了雷千钧一眼,“你们聊,我先到前边路口抽支烟。”

宋一然点了点头,转身看着纪雨霖离开。

“你怎么来了?”

宋一然问他:“你以前的战友?”她特意去办案局问了纪雨霖的住处,还好上次她在医院的表现让局里不少人印象深刻,所以也没对她隐瞒,直接告诉了她纪雨霖家的住址,她这才找了过来。

“嗯,现在在办案局。”

“昨天,你们……”宋一然想了一下,“他女朋友是不是失踪了?”

雷千钧点了点头,叹气道:“我们怀疑这事儿跟那个老夏有关系,昨天他抓老夏的时候,在老夏的屋里发现了他女朋友的钱包。而且他们在箱子里找到了一只头骨,初步判断是名男性的头骨。但是他女朋友的……还没找到。”

宋一然道:“我昨天晚上去了收购站。”

雷千钧一愣,紧接着脸上闪过一抹心疼,“然然,这种事情以后不用你插手!”

“尸体在南面的墙里。”宋一然道:“我能感受到很大的阴气!你去把墙砸了吧!”

什么?

宋一然的话,让雷千钧大惊失色!

“确定吗?”

宋一然没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雷千钧替纪雨霖难过,快五年的时间里,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肖筱,但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个结果。

“你先回去,等我消息。”

宋一然点了点头,“你跟你战友还是先去吃点东西吧!”她怕砸完墙以后,谁都没有心情吃东西!人不吃东西,再有诸多负面情绪加身,身体会吃不消的。

“好!”雷千钧握着她的手,“下次可别再做这种事情了!然然,我希望你一直都好好的,过没有坎坷,平顺的生活。”

她吃的苦已经够多了!

宋一然笑了笑,回握他的手一下,“净说傻话!”有的人吃的是身体上的辛苦,有的人吃的是精神上的辛苦,就算是富可敌国的大佬,衣食无忧,养尊处优,但也会有这样,那样不为人之的痛苦。

人生来就是受苦的!

两个人没再说话,雷千钧先走一步,带着纪雨霖去吃早饭。

“你和弟妹的感情真好啊!”纪雨霖长叹一声,心里不是滋味,曾经,他和肖筱也是让人羡慕的一对。

“先别说这个,我昨天喝了不少酒,胃有些不舒服,先陪我吃点早饭。”

纪雨霖是吃不下去的,但是雷千钧都这么说了,他也只好陪着。

两个人喝了点小米粥,然后去了收购站。

这里已经被办案局的人封锁起来,闲杂人等是不能进的!纪雨霖虽然不在查这个案子了,但是他的身份毕竟不是闲杂人等,所以他还是很顺利的把雷千钧带了进去。

场面很乱,因为废品收购站里什么都有,所以气味不是很好闻。

“从哪儿下手?”纪雨霖也是一头雾水,收购站这么大,他们已经把这里翻个底朝天了,结果还是没有任何收获。

此时此刻,他心里升起一股迷茫和无助感。

雷千钧的目光偶尔落在南面的墙体上,心里很不好受。

“老纪,把昨天你们问过话的那个看门大爷叫过来问一下吧!”

纪雨霖点了点头,派人把老大爷叫了过来。

老大爷其实也就五十出头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被老夏的事情吓到了,看起来战战兢兢的,精神不太好。

“大爷,您不用害怕,我们就是例行公事,问你一点问题。”

老大爷看纪雨霖态度还算不错,就点了点头,“你们问吧!”